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是我甜还是它甜
    玉米都收得差不多了,只余下一些向阳不太好的隐僻之地。

    收过玉米的地方杆子直接都砍断了,留下些不太高,不太密集的杆子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青云和心慧慢慢走过去,毫不犹豫摘到四五个嫩玉米的时候,心慧回头去看,只见他们距离烧烤的地方已经很远了。

    “去年荒灾,这些玉米种植得都晚了。”

    “而且胡大哥又领兵出征,若是他在,只怕早就收完了。”

    青云将那些嫩玉米都用布袋装起来拎着,然后这才慢条斯理地道:“若是这一片都荒芜了,我们也不可能来玩。”

    “再加上今年秋闱推后,到是有点闰月的意思!”

    两个人再往上爬了爬,又摘了十几个,这才原路返回。

    心慧想吃玉米杆子,青云就去帮她削了一根。

    “嗯,好吃!”

    “甘蔗太甜了,这个就很好,水多,过瘾!”

    青云见她含住那玉米杆子,一个劲地咬咬咬,然后嚼嚼嚼,最后再吐出来,砸动着嘴巴,一脸满足样子!

    他觉得心火有点旺了,盯着她砸动的嘴巴一直看。

    心慧吃得香,见他像是眼馋的样子,当即便道:“你要是想吃就自己削一根啊!”

    “确实想吃!”

    他道,下意识添了添唇。

    心慧冷不防见他如此魅惑,那深幽的眼眸斜长微聚,光泽时暗时亮。

    她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不敢置信地道:“你不会是想干坏事吧?”

    “想!”

    他看着她沾满水渍的红唇,心里的**越发大了。

    “这里是荒郊野外啊,你疯了吧!”

    她玉米杆子也不吃了,拿起来,直直地对着他,十分防备。

    陈青云见状,好笑道:“我当然知道荒郊野外啊,我就是想亲亲你而已!”

    “你在想什么?”

    心慧闻言,脸夹飞上两朵红云。

    她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啃玉米杆子道:“算我想多了,这玉米地里到处都咯人!”

    所以,影视剧里面,睡芦苇地,滚玉米林啥的,一定是忽悠观众的。

    陈青云见她傻乎乎地说什么玉米地咯人,心思一动,见有一块光滑的大岩石,当即便冲上前,一把将人儿抱了起来!

    “啊!”

    “疯子,你想干什么?”

    心慧笑也不是,慌也不是,只见他抱着她几个大步,便歇在一处宽敞平坦的大岩石上。

    她看着他猴急的样子,不敢置信地抽搐着嘴角!

    “你你来真的?”

    “别闹了,他们都还等着呢?”

    她立马翻身爬起来,开玩笑,这荒郊野外的,要是被人撞见,那脸还要不要了!

    他本意逗她,见她反应如此大,心里的趣味更浓!

    他压向她的身体,撑着手将她禁锢在怀中,嘴角轻挑地笑着,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刚刚你说玉米地咯人!”

    “这里不咯,我把衣服脱了,给你垫上!”

    他说完,作势要脱衣服!

    她见状,连忙去拉着他的衣襟,不准他脱!

    “陈青云,你疯了!”

    “大中午的,在大石头上乱来,你有没有搞错啊?”

    他自然听得出她语气中的慌张,可就是想逗一逗她,他喜欢看她羞涩又无奈的样子!

    比如现在,拼命想阻止他,但眼色却左右轻瞟,害怕阻止不了的时候,有人看见!

    哈哈哈

    他在心里狂笑,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欲盖弥彰的时候,那模样有多诱人!

    他是想要她,但怎么也不能在这外面啊!

    他再饥渴,都不可能委屈她的!

    他想着,心里软成一团!

    心慧可不会相信某人的自制力,他疯起来的时候,她就像那女囚犯一样,抱着大人的长腿一个劲地求饶!

    奈何大人铁石心肠,根本不为所动!

    甚至于还动用大刑!

    渐渐的,她便品出味来了,这人的心跟旁人长的不一样

    你越是哭喊得越凄惨,他更是变本加厉!

    你若是嘤咛喏喏,他到也怜你几分!

    这不,夫妻刚刚摸出点门道,他竟然又想胡来!

    苍天啊那影视剧是不是忽悠人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家这位,有点疯魔的趋向。

    男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头兽,时不时就发一回疯!

    她也是怕了!

    “光天化日之下,也许别有一番滋味呢?”

    陈青云压着她的腿,禁锢这她的手,就是不让她动!

    心慧瞪着他,心里一慌,口不择言道:“这石头太硬了,你又是没轻没重的,别等把皮咯破了,回去跟他们说是不小心摔的吗?”

    “哈哈哈哈”

    陈青云听着她孩子气的话,当即忍不住大笑起来!

    “娘子,你好可爱啊!”

    青云由衷道,当即俯身,狠狠地啄在她的红唇上!

    心慧还是懵的,以为他这是要开始了,当即卷缩成一团,微微侧身,想要让他压在她的背膀上!

    陈青云只不过是想逗逗她,哪里就真的舍得压她了!

    当即翻身与她面对面而视,红唇更是抵在她的眉心,酥麻酥麻的感觉从眉心瞬间蹿进她的心里,她感觉呼吸一滞,便受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呵呵!”

    他在她的耳边闷笑,眼角眉梢都是春风得意!

    她微微睁开眼,见他笑得爽朗愉悦,哪里有什么无法抵挡的**?

    “呵!你竟然敢骗我?”

    她一下子发了狠,揪着他的耳朵就微微用力!

    他顺势往她怀里一靠,嘴角上扬道:“嗯,真软,真暖,真舒服!”

    心慧看着他不要脸地压着她的胸,竟然还蹭了蹭!

    她的脸艳如朝霞,眼眸覆上一层薄薄的红光,双手更是使劲地推着他的脑袋。

    “陈青云,你个耍无赖的,你还要不要脸了?”

    “要脸做什么?我跟自己媳妇出来玩,还不能靠一靠了?”

    “没事,靠疼了晚上相公给你揉揉!”

    心慧:“”

    请问,见此流氓,该如何拉下去狠狠地折磨一番?

    她推不动他的身体,也不想让他太过得意!

    自从他修习了明德大师给的内功以后,剑术和轻功都进步神速!

    她早就知道,论蛮力,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可谁让她知道怎么以柔克刚呢?

    她倾覆到他的颈窝,张嘴就是一口!

    “嗯嘶”

    他疼得眼眸一闪,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她放开嘴巴,正得意地出声道:“呵呵,小样,让你跟我逗?”

    他转头,眯乜着眼睛,透着一丝危险的嗓音道:“如何?好吃吗?”

    她虽然后怕,却也知道他根本不会对她做什么?

    她坐直身体,硬撑道:“还行吧,软软的,咬下去的时候特别舒服!”

    “比你刚刚吃的玉米杆子如何?”

    他继续问,一本正经!

    她下意识去找那根不知道滚到那根角落的玉米杆子,冷不防他忽然噙住她的唇瓣!

    “唔”

    她感觉他的吻来得又急,又霸道,还未得以喘息,他的吻便转移到她的耳畔,好一番嘶磨道:“是我甜还是它甜?”

    心慧红了脸,眼眸里的流光飞出眼角,感觉某人在腰间威胁的手向上移动,连忙出声道:“你甜,你更甜!”

    “呵呵,那我再你吃一次!”

    某人好不要脸地出声,红唇倾覆而来!

    心慧抗议不过,心里憋闷地想着,在压倒与反压倒的这件事情上,她已经被强势反攻了!

    而出头之日遥遥无望!

    “哈哈哈哈柳成元你湿透了哈哈哈哈”

    二人正好一番嘶磨,却听见山下的沟渠里,传来明珠郡主肆意开怀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