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秋闱杀机
    九月初一的时候,青云和心慧动身前往阳城。

    陈赖皮已经提前去阳城打点了,临行前,陈青云将萧泽和萧沐以收拾行装为由,留了下来。

    静谧的书房里,早已收拾得干干净净。

    陈青云召来萧泽和萧沐道:“我们动身以后,你们两个收拾好行装,便潜伏到李宅和北苑两处。”

    “我已经让暗探守在那里,如果没有危险,他们不会出现,若是有危险,他们会助你们一臂之力!”

    萧泽和萧沐闻言,心里都闪过一丝震惊。

    竟然有人要对李家出手!

    “公子可知是些什么人?”

    萧泽询问道,想致李家于死地,必然是想给公子一个教训。

    陈青云闻言,眼眸转而幽深似海。

    “极有可能是高家的人,你们交手的时候,暗暗记下他们的功夫路数,日后若是再见,必要认得!”

    萧泽和萧沐知道事情的重要,当即颔首,一脸凝重。

    九月的天比八月的要凉爽得多。

    摇摇晃晃的马车并不急着赶路,颠簸的幅度也不是很大,心慧从车帘那里掀开往外看,只见路边有几棵银杏树耸立着,那泛黄的叶子正被风吹得窸窸窣窣地响动。

    稻田里一片金黄,灾荒过后,今年便是第一个丰收的年。

    阳城治下的州府,全都用了杀虫灭蝗的药方,那稻谷结穗弯腰,说不出的诱人可爱。

    心慧放下车帘,靠进青云的怀里道:“我们京城的宅院里,我想种翠竹,三叶梅,银杏,小雏菊,蕙兰,睡莲,还有金雪球,最好在凉亭的花架上种些朝颜,这样就算是到深秋的时候,也能看到花儿一朵一朵地挂着,赏心悦目。”

    青云拥着她的娇躯,眼里全是浓浓的宠溺。

    “我还是喜欢你在北苑时的那样,满园都是西红柿。”

    “一年四季,红艳艳的颜色诱人极了,吃起来跟你一样香!”

    心慧暗暗掐了他一把,那腰间紧实的肉肉比之前又硬了些!

    明明说的是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带着暧昧的**!

    “你够了啊,不要整天想着调戏我!”

    她控诉道,对于某人成亲以后的禽兽行径,她表示强烈地鄙夷。

    回陈家村过中秋节那个晚上,也不知道怎么折腾她的,那么远的道路,她竟然一路睡回去的。

    那全身跟散架的疼,还是她吃了两幅药才调理回来的!

    想到这里,她便连他怀里也不想留恋了,当即坐直身体!

    “呵呵!”

    他忍不住闷笑,伸长的手摸着她的盘起的黑发,眼眸熠熠生辉!

    “你想不想知道,萧大哥上一世娶的人是谁?”

    青云忽然对着她道,卖起了关子。

    心慧闻言,眼眸顿时一亮。

    她当即八卦道:“谁啊?”

    陈青云往后靠去,把小小的条桌随手一扔,然后跟个大爷准备干坏事的样子摊开胳膊,示意某人快快入怀。

    心慧的嘴角抽搐着,心里万分不愿让他得逞,可看他那似笑非笑的眸光,好似知道很多内幕似的。

    好吧,她确实,有点小小地心动了!

    她靠近他的怀里,然后揽着他的腰身道:“还不说?”

    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红唇,他心随意动,情不自禁地低头含住!

    “唔嗯”

    她抱着他蜂腰的手微微用力,有些气息不稳地挣扎着。

    他肆意品尝一番,眼眸一暗,似有心火暗生!

    “就这么想知道,还不惜色诱我?”

    他右手自她的颈窝穿过,然后搂住她的肩膀,另外一直手揽着她的腰身,像是抱孩子一样将她往怀里带。

    她一头黑线地盯着他看,红唇还沾染着可疑是水渍,亮铮铮的,十分诱人。

    一双清澈潋滟的桃花眸里满是愕然,极其鄙夷道:“我这还没有脱呢,你就说我色诱你!”

    “那我要是脱了,你是不是准备说,我要来强你?”

    “呵呵,你脱完以后,我早就躺下了,不用强!”

    他无耻道,深邃的眸光还在她的身上肆意打量。

    心慧的嘴角抽搐着,无语地瞪视着他上扬的嘴角。

    这人已经越来越不要脸了。

    “到底是谁啊?”

    “你下次话再说一半,你信不信,某些时候,你也只能进一半!”

    她说完,略带得意地扫了他一眼。

    陈青云呼吸微滞,眼眸也瞬间沾染了些许火星。

    他添了添唇,眼眸徐徐地望着她道:“我觉得只进半的时候,你会比我更难受!”

    “嘤咛低泣,辗转承欢,我记得你最喜欢的,便是欲浅而轻。”

    她羞愤地瞪视着他,嘴角动了动,十分憋屈地道:“你很得意?”

    “没有,我只是很骄傲,让你迷醉般的凑上来亲昵!”

    心慧:“”这日子没发过了!

    她盯着他扬起的下颚看,突然恶作剧地一扑而上!

    然后一口咬在他的脖颈那里!

    其间,还用牙齿扯着那温软的小肉肉好一番吸允啃咬!

    “嘶”

    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可那声音暗哑极了,像是带着绵绵的软糯!

    她的脸颊一红,心也跟着发颤!

    往后退了退,她戏谑地看着他,邪邪地勾起嘴角道:“谨遵相公之命,凑过来亲昵!”

    陈青云拥着她的手紧了紧,车里颠簸的起伏不大,他却还是怕咯着她了。

    眼眸深了又深,他愤愤道:“晚上再收拾你!”

    心慧闻言,根本不惧地给了他一个鬼脸。

    他知晓她长时间坐车以后,晚上都会有轻微的不适。

    晚上哪里有什么收拾,不过是端茶倒水,按摩揉肩的服侍而已。

    想到这里,她当即笑了起来。

    “呵呵,快说了,萧大哥到底跟谁在一起!”

    “是不是公主?”

    心慧问道,她隐隐听齐伯母提过,皇上有意将公主下嫁。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

    “皇上那位娇弱的公主可是一位狠角色,你去了京城就知道了!”

    “至于萧大哥的妻子嘛,似乎是在一场相亲宴上相中的,朝中正三品林御史的女儿。”

    “不过这一世,也许不是。”

    林御史的女儿,她记住了。

    去京城的时候暗地里打听一番,若真是一位好姑娘,她也好暗中出点力。

    心慧想着,连眼眸都带了点欢喜的色彩。

    陈青云见了,面色虽然不显,心里却是很开心的。

    九月初九的时候,青云顺利进入阳城府衙秋闱。

    而此时的定南府,也在欢庆着,这一届的秋闱。

    宵禁过后,定南府十分静谧。

    半夜凉风大作,吹得树影东倒西歪。

    而那从树影中接连一跃而出的身影,着实让萧泽暗暗心惊!

    一共十人,可个个伸手敏捷,行动无声,分明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对方来势汹汹,翻入墙内,便亮出利剑,准备血洗李宅。

    李宅的人早就被接到陈府了,此番等到杀手到到齐了,萧泽瞬间点亮了火把,闪现在杀手们的面前。

    “何人指使你们来的?”

    萧泽冷声道,那十人见对方竟然事先有准备,当即眼眸一暗,拔出手中的利剑就横扫过来。

    此番隐匿在暗处的暗探也立即加入战局,不消片刻,杀手死的死,伤的伤,已经全都押倒在地。

    萧泽点了火把走近,正想窥探这些人的面容,谁知道那黑色的面罩下,没有死的咬碎牙齿里的毒药,当即毙命。

    一个个死的时候,瞪大双眸,嘴角溢出黑血,身体青紫僵硬。

    那面罩下的轮廓黝黑粗狂,身体除了训练时的厚茧伤疤,别无其他。

    衣衫,兵器,都随处可寻,竟然连追究的痕迹都没有。

    萧泽让暗探把尸体拖去知府衙门,当即去北苑跟萧沐汇合。

    两边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抓到的活口都自尽了,别无线索!

    “我看这件事还是请徐知府出面,只说官府剿灭了一伙强盗,共计二十余人。”

    “背后之人见杀手有去无回,而且人数又跟官府剿灭的一致,心里大约知道李家如今受到庇护,短期不敢再继续放肆。”

    “等我们禀明公子,其余的,再做打算!”

    萧泽说完,萧沐当即颔首附和。

    两人当即分头行动,可北苑高高的明月楼上,却站着一道凌厉的黑影。

    当他看到萧泽,萧沐走了,那些暗探继续隐匿在北苑的时候,嘴角轻呢道:“皇宫暗探,竟然一直盘踞在定南府!”

    “而现在,掌控在陈青云的手中!”

    “皇上这一举,可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呵呵,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今日竟活了?”

    那人轻笑一声,当即身姿一掠,如惊鸿的飞鸟,顷刻间便不见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