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我爱你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以后还有我们的孩子!”

    她的温柔道,不想让他一个人品尝这孤寂的滋味。

    陈青云握着她的手,待到那墓碑前,将他的妻挨着介绍给他的亲人。

    磕头的时候,心慧想,这其实比拜堂的时候,更加虔诚!

    她能感觉到他的认真和呵护,她也能理解他的伤感和落寞!

    她的手也如同他刚刚那般,一一抚摸过那些墓碑,心里默默地念着:“爷爷,奶奶,爹,娘,青山,你们都安息吧,从今往后,我会好好陪着他,让他这一辈子,都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回去的路上,心慧还在想,这个中秋节,或许对她和青云而言,都是极富意义的。

    天色下晚的时候,他们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将带来的桂花酒拿出来满上。

    心慧甚少喝酒,可是今天,她想喝。

    满桌子都是她喜欢吃的菜,一品茄柳,醋焖全鲤,香茶萝卜饼,油焖双菇,四喜月饼,飘香南瓜卷,肉丸蒸蛋,青椒牛柳,椒香猪肝,滑溜里脊。

    这种满院都是香味的感觉,许久许久都没有感受到了。

    她笑弯了眉眼,开心地边吃便说。

    青黛和青鸾向来对她做的菜根本没有抵抗力,吃得比她还欢。

    桌上的六人,唯独她最没有酒量。

    却还是偏偏逞能,喝下了三杯。

    陈青云看到她连眼睛都红了的时候,便不许她再喝了。

    好在她虽然醉酒,神智缓慢,却很清醒。

    说话调理清晰,唯一的异样就是傻笑,一直都在傻笑,而且说话的语速很慢。

    等到下了桌子,她连走路都不稳了,还是青云扶着去了房间的。

    青黛和青鸾收拾伙房,烧水给她洗澡。

    房间里,青云给她脱衣服,见她还盯着他傻笑,当即道:“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呵呵,你是青云啊,我相公!”

    她道,忽闪忽闪的眼睛像是亮晶晶的红宝石,闪到他心里去。

    她那脸颊又红又烫,红唇微微嘟起,艳色无边,正无声无息的诱惑着他。

    陈青云眼眸微动,解她衣服的动作快了些许。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她突然道,还用特别愕然的眸光看着他!

    陈青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转头看着她道:“我是哪种人?”

    “禽兽,趁人之危的伪君子,色狼!”

    她说完,还歪着头想,好像这几个形容词不够!

    陈青云失笑,当即道:“我不是你相公吗?”

    “相公帮娘子脱衣服,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呃?

    好像是!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却差点把头都垂到地上去了!

    “公子,水已经放好了!”

    “嗯,你们下去休息吧!”

    陈青云抱起她,走向浴桶边!

    有点冷,她下意识往他的怀里拱!

    陈青云抱着她的手一紧,差点就想转个方向,压倒算了!

    可又想到她此番昏昏沉沉的,也许洗个澡会好受一点!

    将她放入水中以后,陈青云发现她根本坐不住!

    他若是手一松开,她便立即能够滑到到浴桶里面去!

    “你今日是不是故意折磨我的?”

    他声音沙哑道,一只手撑着她的身体,一只手解自己的衣服,还不忘控诉她如今折磨他的行径。

    可她却迷茫地转过头来,呆呆地盯着他看,好半天才蹦出一句道:“你要跟我一起洗!”

    陈青云见她如小兽一般的眸光,懵懵懂懂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可那红色的眼眸里,沾染上了水珠,更添几分诱人的魅惑!

    他心思一动,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小妖精,你给我等着!”

    他道,三下五除二脱完,直接跳进浴桶里。

    那激起的水花落在她的脸颊上,红彤彤的脸庞像极了娇艳的海棠,沾染水珠的海棠,更是让人心神一动。

    他将她往怀里有一扯,眼眸幽深,紧绷的神色透着几分**的渴望!

    只见他坐到浴桶里面的凳子上,然后将她拉过来,认真地给她洗澡!

    “嘶疼!”

    她有些不舒服地动着身体,那毫不配合的样子让他差点发狂!

    他禁锢着她的身体,将她的面容直直地对着他,然后便诱哄道:“我是你的相公,现在你是不是应该要服侍我洗澡?”

    她愣了一下,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容颜,当即凑上了红唇!

    青云:“”话说,喝醉的人,有权放肆!

    “你这么一点都不主动了?”

    她喃喃自语道,错开红唇的时候,她便靠在他的颈窝出喘息。

    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不过手使不上力气,身体也软绵绵的。

    她太清楚了,脑袋里像是慢放镜头,那些可以说出来,想说出来,想做的事情,都在迟钝地表述,可是又表述不好。

    他哪里受得了这番撩拨,也不管她是不是清醒的,当即便想上下其手。

    温热的水波撞击到了浴桶上,再反弹回来,落在她的的身上!

    她颤栗着,有点冷,脖子往后仰,身体支撑不住,像是想找一个依靠的地方!

    而他,恰好在她的身后,给了她一片温暖的胸膛!

    浴桶里面的水波而缓慢,时而晃动,好似一阵清风春拂过,波纹连连。

    她轻哼着,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眸。

    辗转到了床铺上时,她看到他跨上床的身影,感觉他的动作还是好慢。

    “快来啊,一个人睡好冷!”

    她嘟着嘴巴,像是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

    想到她往日情到深处时,也会委屈地哼哼!

    那声音,如这般无二!

    此番连醉了都要撒娇!

    陈青云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珠,然后上床抱着她道:“还冷吗?”

    她眨了眨眼睛,好似有点迷糊了!

    冷啊,可怎么说不出来呢?

    “我陪着你的!”

    她眸光灼灼地看过来,那焦距锁在他的身上,然后抱着他的腰窝,微微用力道:“我陪着你的!”

    “我爱你!”

    “我没有忘,今日是你的生辰,我想让你快乐!”

    这或许,是他听过最动听的话了!

    他的手抚摸上她的脸颊,哪里正娇羞地红了一片,眼眸里沾染了**,更是耀眼。

    可这都不及她的呆到深处自然萌的憨态,叫他的心柔软成了一团。

    原本还想着,此番她醉酒,不好欺负太过,以免她事后算账!

    哪里知道,她竟然这般招惹疼?

    他当即将她揽入怀中,亲吻着她的额头和眼眸,心里万分爱怜!

    她多想就这样永远地抱着他,就感受着,他爱她的那种力道和渴望!

    他从未见过如此热情的她,像是一把火,凑上来,将他点燃了!

    在这曾经堆满记忆的老宅中,他的心意还没有完全地倾诉!

    这里才是他们的家,才是最初温暖他们的地方!

    “心慧,我爱你!”

    “很深,很深地爱你!”

    他在她的耳边呢喃道,炙热的气息挥洒在一边,他无法遏制内心的喜悦!

    而她亦然!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我想让你一直快乐,我不想看到你孤单的背影,很落寞,像是只有一个人!”

    她的声音轻颤着,像是迷路不安的小兔!

    陈青云受不了她这番动情醉人的话语,连抱着她腰肢的手都控制不住力道了。

    她只觉腰肢摇摇欲坠,像是枝头的红梅,摇曳着,被他紧箍得厉害。

    这一夜,两人纵情而为。

    然而,天亮时,某人昏昏沉沉地被抱上马车,一路睡回了定南府。

    其间,一直在哼哼!

    “疼!”

    陈青云心里懊恼自己,明知道她喝醉了,说的话十分具有挑逗意义!

    可是他竟然趁机作乱!

    即将她好一番侍弄!

    现在

    他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将人抱到怀里来,想着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将功赎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