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娘子,不是你说快一点
    心慧和青云成亲的第三天要回门的。

    一大早李家就杀鱼炖鸡,就等着这青云和心慧过来。

    青云和心慧备了一车的礼物,吃过早膳就来了。

    柳晴雨是识字的,又得了心慧留下的食谱,这几日都在练手,就等着小姑子上门,她这个当嫂嫂也好表现一二。

    柳福明也早就接过来了,李家三进的小院添了两个丫鬟,两个婆子,一个守门的小厮,殷实富足,也已经绰绰有余了。

    李林子酒量好,好不容见妹夫来了,这别的本事没有,喝酒到是在行。

    于是李光庆,李林子,柳福明,陈青云,四人开始聊天喝酒。

    心慧和她嫂嫂一起陪着她娘在后院的一起说话,到是其乐融融。

    “你跟青云准备什么时候上阳城赶考,宁可走早一点,可别迟了!”

    杨素珍叮嘱道。

    “过了八月十五就去!”

    八月十五是青云的生辰,借着今年秋闱推后,还能好好陪陪他。

    “你们自己有安排就好,我看萧夫人给你那两个嬷嬷很能干,你这福气也不知道怎么修来的,日后可要好好过才行!”

    “娘,妹妹这福气算是熬出来的了,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您别担心了!”柳晴雨出声道,她一直觉得,像小姑子这样能干的女人,日子那只能是越来越好。

    再糟糕的都过去了,更何况现在鲜花着锦!

    杨素珍跟这个儿媳妇相处以后,发现她性子软绵,说话温柔细雨的,跟她这冲脾气到是没有冲突地方。

    她嫁进来以后,先学厨艺,再学管家,又能约束林子。

    杨素珍的心里是很满意这个儿媳妇,觉得自己儿子的眼光真是不错。

    至少没有给她娶一个添堵的。

    杨素珍想着儿媳和女儿都是成亲的时日都是差不多的,当即便一块叮嘱道:“这女人成亲以后,一般快的,两三个月就有身孕了。”

    “你们切记不要干重活,寻常走路也要注意,不要摔跤,撞倒桌角!”

    “还有就是,让你们的男人克制点!”

    柳晴雨:“”

    心慧:“”

    因为母亲大人的叮嘱,晚上青云又准备折腾心慧的时候,心慧当即道:“今日你岳母大人说了,让你克制点!”

    青云埋首的动作一顿,爬起来,眸光火热地盯着心慧道:“那我今晚克制一点,一次!”

    心慧闻言,看着某人蓄势待发的灼热,眼眸一闪,别扭道:“那你快点!”

    青云闻言,嘴角玩味地勾了起来,眸光里的火,簇簇点亮,那火光耀眼无比,视线触及之处,都汹涌地燃起了扑不灭的燎原之火。

    一番狂风暴雨后,心慧溃不成军,苦苦哀求道:“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

    呜呜呜此人,乃禽兽!

    青云闻言,双手禁锢着她腰,又是一番冲撞。

    只听沙哑的声音性感无比道:“娘子,不是你说快一点!”

    “呜呜那我还说一次呢,你怎么不听?”

    “是一次啊!”

    “一次?这都好久了!”

    “确实一次呢!”

    某人洋洋得意道,倾覆上去,又让她好一番验证!

    心慧:“”

    欲生欲死是什么感觉,某女悲愤答曰:你大爷的来试试?

    根典籍记载,男子天赋异禀,那物异于常人者,龙精虎猛,一夜可御七女而只出一次也!

    后半夜,窝在某人怀中卷缩而眠的心慧心颤道:男人的话不可信,古人诚不欺我!

    她应该早就知道的,定个次数算什么?

    她丫的,忘记定时间了!

    艹,还不能定半个时辰,要定一炷香啊!

    呜呜呜

    八月十二的早上,柳成元携带着一车的行礼,以及随行的小厮兼护卫的柳江,去了明珠郡主的府邸。

    高竟已经从她娘亲的嘴里得知,有一位新的先生要来教他了。

    这位先生是跟干爹同窗同门的柳成元,柳先生。

    柳先生是上一届的解元,学识自然不在话下,又跟干爹那边带亲,高竟心里知晓不可怠慢。

    他自幼重病缠身,早慧得很。

    见到柳先生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先生他喜欢!

    长相俊雅,唇红齿白,更重要的是,那双眼睛清澈明亮,不像那等世俗之人。

    柳成元见到高竟的时候,也小小地惊讶了一把。

    这个孩子,太漂亮了。

    吹弹可破的肌肤,眼睛又圆又大,一张殷红的唇瓣,鼻梁挺拔,眉头清淡。

    有点像是小仙童,尤其是穿着一袭白色绣黄色虎图的长衫,当真是怎么看,给人的感觉都是和煦温暖的那种惊艳之感。

    “这是我的儿子,高竟!”

    “是跟高家没有关系的高竟,我的儿子!”

    明珠郡主强调道,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任由柳成元去猜!

    柳成元一看高竟,这孩子美得不像话,当即就喜欢上了。

    明珠郡主跟英国公府和离,那事情闹得京城人尽皆知,传言是因为明珠郡主所出的小世子离世了。

    现在看来了,这个小世子竟然还活着。

    柳成元看起来是有点傻傻的,不过是因为他沾染的腌臜事情少得很。

    他爹喜欢经商,只喜欢银子,不喜欢女人,当然,除了他娘。

    所以他家没有什么姨娘庶妹,只有他一个独子,自小因为家中宽裕,基本上就是想要什么有什么!

    高竟的年纪摆在这里,跟明珠郡主又有几分相似,而且还让明珠郡主如此费心教养的。

    除了亲儿子,他想不到别的可能!

    不过那都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他只要负责教导高竟就可以了。

    “这个孩子取了表字没有?”

    柳成元问道,一般叫学生,都是叫表字。

    明珠郡主摇了摇头,竟儿年岁小的时候,不敢取,怕压不住!

    不过现在,到是可以取了!

    “请柳先生给竟儿取一个吧!”

    柳成元颔首,看着高竟精致的眉眼和温和的神情以后,便道:“竟乃由始至终,完整之意。”

    “即是如此,便就唤他:敦和!”

    “郡主觉得如何?”

    明珠郡主闻言,细细品味一番,敦和,敦厚诚实,温和有礼。

    儿子心疾无法根治,一辈子做一位谦谦君子,正是她的念想。

    “很好,那就叫敦和吧!”

    “竟儿,快来拜见先生,谢谢先生赐字!”

    明珠郡主对着儿子招了招手,示意儿子向柳成元行礼。

    高竟当即作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敦和谢先生赐字!”

    “嗯,我们今日便开始上课吧!”

    柳成元道,伸手摸了摸高竟的头,很是喜爱!

    明珠郡主见他一双清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温柔,心里不觉一软!

    儿子向来听话,可是有一位疼爱他的先生,想来应当对他的学习有些益处。

    明珠郡主让儿子带着柳成元去上课的书房,她则让龚嬷嬷挑了两位漂亮的小丫头侍候柳成元。

    柳成元的房间在东厢房,处处细致妥帖地布置下来,跟柳家并未区别。

    再加上柳家准备搬迁,近来诸事繁多,柳成元也想借机找个清静的地方。

    高竟还年幼,每日辰时到巳时上课,然后是午休,未时三刻到申时三刻上课,余下的时间,便可以自行休息。

    柳成元是想试几天,如果明珠郡主不满意,那他也好早早走人。

    也许是他年纪尚轻,又出身在富足之家,这三年历练一番,也有些见识。

    给高竟上课的时候,什么说起来都是头头是道,而且还不迂腐于那些什么之乎者也。

    明珠郡主去书房的时候,从窗外暗暗看去,只见儿子仰着头,正听得津津有味,小嘴下意识勾起,笑得眉眼弯弯,一脸崇拜的样子。

    而柳成元早已放下书本,正讲到兴奋之处,连眼眸都异常明亮。

    明珠郡主眼眸好似被闪了一下,悄然退下后,对着身边的龚嬷嬷道:“我有意给竟儿找一位品行皆忧的老师,今晚你让”

    龚嬷嬷一听,当即神情一震。

    半响后,只见她点了点头道:“郡主的意思老奴明白了,您只管等着消息便是。”

    明珠郡主颔首点了点头,眼眸闪过一抹深思。

    她是信得过青云的挚友,不过这柳成元去了京城都快三年了,那些纨绔子弟的浪荡之风有没有沾染,她可得好好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