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动什么嘴?
    次日一早,夫妻两人用过早膳后,去了北苑等待送行。

    皇上归京,不仅仅是官员,还有有幸赡养龙颜的定南府百姓夹道欢送。

    周乾晨起习惯了,看到陈青云早早过来送他,当即好笑道:“朕还以为,今早看不见你的身影呢?”

    “能从温柔乡里爬起来,看来也没有枉费朕一番栽培的心思。”

    陈青云闻言,似有几分回味地惦念道:“等送完了皇上,明日应当是爬不起来的!”

    “哈哈哈”

    周乾大笑,陈青云这个年纪成亲的,在京中算不上小。

    他记得自己当年,十六岁的时候,宫中就已经赐下了两个侧妃,两个姬妾了。

    恰逢这时,齐瀚过来,师徒俩见面后,不咸不淡地颔首示意。

    之前那点隔阂,说散也散了,可陈青云心里,却始终无法再向以前那样亲近自己的老师。

    皇上见他们师徒有些微妙,当即收敛笑容,劝解道:“师徒没有隔夜仇,更何况你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也是时候交交心了!”

    皇上说完,转而看向齐瀚道:“那龙纹玉符可是给他了?”

    齐瀚颔首,接到密旨以后,私下已经给青云了。

    “回京以后,你便担任国子监祭酒之职,日后多多为大周培养优秀的学子。”

    “多谢皇上替老臣安排!”

    齐瀚正要行礼,被皇上拦了一下。

    国子监祭酒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可是却极富名望,算得上清贵名流之许。

    而且日后门生遍布朝野,可以说,是真正的一代大儒。

    陈青云站在一旁,眼眸微微眯了几许,上一世,老师也是在国子监祭酒一直到真正致仕,他后来为大周培养了不少有勇有谋,通透灵敏的官员。

    “行了,朕走以后,你们师徒二人也收拾一番,秋闱后上京吧!”

    “朕到时候在京城给你们备下酒水,为你们接风!”

    陈青云和齐瀚闻言,再一次出声道谢。

    他们此番队伍庞大,一路走走停停,估计要月余才能到京。

    而那个时候,刚好阳城秋闱,前后也不过相隔两三个月,不算很长。

    陈青云已经跟萧凤天和周宁打过招呼,此番余江进京,就是为了买宅院去的,请他们代为照顾一二。

    萧凤天和周宁自然应下,还寻思着,给陈青云买一处挨着他们的宅院,以免日后把酒言欢,得跑远了。

    齐夫人不放心萧夫人的身体,也跟着去了,留下齐瀚一个人,慢慢收拾行装。

    晨曦的太阳照到山顶的时候,那长长的车队,已经遥遥而去。

    心慧和明珠郡主站在马车旁目送,许久才收回视线。

    今日谢明坤,张华,柳成元也来了,不过他们不好挤上去说话,因此到跟心慧和明珠郡主挤到一起。

    三位怎么说也是翩翩公子,奈何明珠郡主一看到柳成元那张俊逸非凡的面孔,就会想到心慧叫的那一声:“柳大伯!”

    “嗨,柳大伯来了!”

    明珠郡主调侃道,看着柳成元笑得合不拢嘴!

    谢明坤和张华看着柳成元涨红着脸,敢怒不敢言的憋屈小媳妇样,把头扭到一边,强忍笑意。

    然而,那肩膀却一耸一耸的。

    “郡主在下柳成元,字元昊!”

    柳成元作揖,十分郑重地介绍自己!

    结果明珠郡主却眨了眨眼睛,继续戏谑道:“我知道了,柳大伯!”

    “哈哈哈”

    “哈哈哈”

    谢明坤和张华两个人很没有义气地大笑起来!

    柳成元涨红了脸,那眼睛也红起来,唇瓣也红起来,像是一只炸毛的兔子!

    可惜对于明珠郡主而言,炸毛的兔子也是兔子,还能跟她这只狐狸动嘴不成?

    等等?

    动什么嘴?

    应当是动手不成?

    “郡主你你莫要取笑我了!”

    “我当时当时就让让弟妹换我一声柳哥哥,好让青云吃闷醋!”

    “谁知道弟妹如此聪慧,当场就识破了我的计谋,害得我现在脸都丢光了!”

    柳成元欲哭无泪地道,好歹他跟青云同窗几载,同房记载,奈何青云对他下手,从来都是不留情的!

    “呵呵”

    心慧闷笑,她当时也起了玩闹的心思!

    谁知道宜姐姐竟然记到现在!

    不过想到洞房花烛夜时,有他们在一旁热闹,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她当即挽上明珠郡主的手腕道:“宜姐姐就别打趣柳公子了!”

    “不过他们年龄稍长青云,这一声大伯,我看迟早要叫的。”

    明珠郡主闻言,当即故意嗔怒地对着心慧道:“好呀,你让我不要打趣他了,你却又在打趣他!”

    “柳大伯也真是可怜,这弟妹明面上维护他,暗地里却又耍花招。”

    柳成元欲哭无泪地看着两位女姑奶奶,能不能不说了!

    他年方十八,正值青春大好年华!

    什么柳大伯,他不要啊!

    “弟妹日后,就直接唤我的名字吧!”

    心慧闻言,憋了憋笑,当即唤道:“成元!”

    “哎!”

    柳成元应了一声,眼眸闪烁着,莫名脸红,感觉有点亲密了,不知道青云会不会打他。

    明珠郡主在一旁看着他那个娇羞的小媳妇样子,当即再次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成元啊,嗯,以后我也这么唤吧!”

    “成元啊,我府上缺一名西席先生,你要不要来啊!”

    明珠郡主欢乐道,她要回京了,儿子的先生又要重新请。

    青云的同窗好友,又是三年前应届的解元,向来学问是不差的。

    这是个好机会啊!

    谢明坤和张华对视一眼,从后面踢了踢柳成元!

    “你们两个干什么?”

    柳成元正没出发泄呢,后面的那两个还敢踢他!

    结果他一回头,只见谢明坤飞快地对着他眨了眨,那种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目光,他差点以为谢明坤是让他去卖身。

    张华那厮玩乐在行,向来没有什么心眼,当即小声地道:“去啊,去啊!”

    这是好事吗?

    柳成元皱了皱眉头,还没有做出决定呢!

    只听谢明坤朗朗地开口道:“元昊啊,吃了柳家这么多年的白饭,你是不是应该要自力更生了?”

    吃自己家的白饭,有问题吗?

    柳成元一脸懵逼,怎么感觉把他说成了一个废物!

    “咳咳,元昊啊,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更何况秋闱还有大半年呢,你也是时候温故而知新了!”

    “成元啊,难得郡主亲自邀请,你便回去收拾收拾,先搬过来吧!”

    心慧也出声道,她看了看柳成元那纠结的小模样,活脱脱一个当初别扭的青云。

    再看看宜姐姐这一脸玩味,眸光狡黠的样子,这么有种,小绵阳要进大灰狼窝里去的感觉?

    她顿时恶寒地抖了一下,再看向两人。

    只见柳成元已经调整好思绪,眼眸明亮而沉静,红唇轻抿而思附,似乎真的考虑起来!

    而明珠郡主也收了调侃之意,面色明艳动人,眼眸光彩莹亮,红唇轻勾,流露一丝坦然相邀之意!

    心慧:

    刚刚,她一定是看错了。

    柳成元后来还是答应了,听说教的孩子都九岁了,而且已经在读《论语》。

    不是跟奶娃娃打交道,柳成元表示还是可以一试的。

    等到青云与他们一起回来时,心慧在马车里面便说给青云听。

    青云挑了挑眉,当即道:“这是一很好的机会。”

    “元昊日后跟贤王府沾边,旁的不说,至少入仕以后,那些言官都不会轻易找麻烦的。”

    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我看到明坤和张华暗中给成元使了使眼色以后,便知道这应当是个不错的机会!”

    青云闻言,道是没有接她的话,反而问道:“怎么突然明坤,成元,这样叫他们?”

    说到此处,心慧又是一番好笑!

    当即把今日郡主取笑柳成元的事情说出来。

    “话说,你们四人到底是怎么排的?”

    “谁大,谁小,这大伯,二伯的,叫得他们鸡皮疙瘩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好笑!”

    “哈哈”

    陈青云没有想到,柳成元也有如此吃瘪的时候!

    他当即好笑道:“若论年纪,玉衡最大,若论资历,我的最大,因此我们四人这才不分这些,都是叫表字。”

    “日后你只管叫玉衡,元昊,珍明,便可,不用特意在乎大小。”

    “我入师门最早,按道理,他们是要叫我师兄的!”

    心慧闻言,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们四个向来不以大小论处,弄了半天,是那三个家伙年纪虽长,却不肯当师弟啊。

    哈哈,这三个活宝可真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