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说温柔的男人,都是禽兽
    话说一声惨叫后,心慧差点疼背过气去。

    一边握紧床单骂那些忽悠人的妇女,一边使劲掐了自家男人几下。

    陈青云也是忍得辛苦,偏偏还不能肆意而为。

    额头的汗渍滴在她的脸颊上,她怒目而瞪,死死地抵靠在他的胸前,嘴里不甘地道:“说温柔的男人,都是禽兽!”

    他见她脸色都白了几分,眼里闪过一丝心疼,由着她骂。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她总算是缓和过来了。

    正待松了口气,他却忽然封住了她的唇瓣,然后一个用力,她便不由自主地张开唇瓣。

    可惜那惊呼的声音还未出来,便被他悉数堵在喉咙里面。

    她疼得厉害,眼泪忍不住就落下来了。

    他当即俯身亲吻,在她的耳边频频嘶磨道:“很快就好了!”

    很快那是个什么词

    不是一说就停吗?

    怎么还越来越用力,她微微弓起身体,感觉连心都在颤抖。

    “放了我吧!”

    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道,眼眸又红又肿,示弱求饶!

    可是他看着她的眸光那么深,那么暗,布满**的眸光猩红如血,而她的影子正在他的眸子里,来回摇曳着。

    他的十指紧扣着她的十指,用力地握着,好似要给予她承受的力量。

    他微微侧身,就趴在她的颈边,那里温热又柔软,最是他眷恋无比的地方。

    “不只是现在,不只是这几年,是很久很久了。”

    “我这么想念,念你,好不容易才能得到你,我这么能停?”

    “停不了的,心慧,你亲亲我可好!”

    他的软语在她的耳边响着,带着浓浓的欲念和执着,他拉她的手去抱他,他其实紧绷得厉害,身体上都是薄汗,湿哒哒的。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强势和占有。

    那种想要冲破一切的力量,让她有些害怕。

    可她的手覆上他腰间上的那些伤疤时,整颗心都柔软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和一点。

    然后如他所愿地亲吻上他的下颚。

    他的眼眸中迸发出一抹亮意,低头看向她时,惊喜而愉悦。

    “我会温柔的!”

    他再次强调!

    然而他的温柔对她而言,已经犹如狂风暴雨。

    她禁锢着他的腰身,不许他动得厉害。

    “慢慢的,不能用力就是了!”

    她苦命道,感觉心口的位置,一波一波,跟惊悸一样。

    他得了她的指令,又见她软了身体,心里自然好一番愉悦。

    上一世他当了权臣,讨好他的人不在其数,还有那等女子被剥了个干干净净,喂了药往他床上送的。

    可是他都不曾沾染半分。

    那等春宫图也不是没有研究过,可到底纸上谈兵。

    许是她有意迎合他,他也知晓不可硬来。

    两人再一番小意温存,到也品出几分滋味。

    后半夜时,听了半夜墙角的粱嬷嬷和韦嬷嬷听到一些徐徐渐进的声音时,暧昧一笑,吩咐红了脸的红樱和红菱准备热水,让青黛和青鸾随时候着,准备侍候。

    粱嬷嬷和韦嬷嬷那都是见过多少房事的老嬷嬷了,心里想着,这公子夫人就算贪欢二次,这半个时辰也总该够了。

    却不想

    在厨房烧热水的红樱和红菱在打盹,耳房里面听墙角的青黛和青鸾越听越兴奋。

    到是梁嬷嬷和韦嬷嬷两个老嬷嬷的老脸红得挂不住了。

    这都两个时辰了,还没有好?

    渍渍两位老嬷嬷相对两无言,暗叹夜无眠了。

    话说,青云确实也不想第一晚就折腾心慧的。

    两个人好不容易中途歇歇,她喊疼。

    疼?那怎么办,就亲亲抱抱哄哄吧!

    那被子里的身体暖呼呼的,肌肤相贴,他很快就发现了,她很怕痒,尤其是他亲吻她背脊的时候,她能全身缩成团,跟小猫儿一样往他怀里拱。

    他就是觉得有趣,想要让她忘记那种疼,多想一想他的好。

    这不,一亲,再亲,然后就亲得她舒服地哼哼起来!

    某人舒服得哼哼,卷缩起来的时候,那模样不要太招人疼了。

    而且又在青云的怀里。

    青云也是大致知道了她的弱点,反正重的时候就抓他,挠他,不过亲吻她背脊的时候,她立即软得不要不要的。

    他自知拿捏到了她的短处,这要不要的,还不是由着他一个人胡来?

    于是这才与了粱嬷嬷和韦嬷嬷老脸尴尬通红的场面。

    事后如何,心慧早已沉沉睡去,连被抱去沐浴都不知道,可叹那唇瓣上全是齿痕,周身更是斑点遍布。

    陈家无长辈,两人又不用起早敬茶认亲。

    心慧这一睡,便睡到了午时,太阳都从窗户里面照进来了。

    她是被饿醒的,一直在做梦,梦见一只大狮子不停地追她,她跑啊跑,感觉腹内空空,实在是累得急了,这才幽幽地转醒。

    她的唇瓣触在他的胸膛上,有些温热,软软的,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张嘴就咬!

    “嘶”

    “你在报复?”

    心慧听到青云在头顶的声音,冷不防吓了一跳。

    她当即爬起来,呆呆地看青云一会以后,才惊觉,他们已经成亲了。

    而昨晚昨晚的洞房花烛夜简直不堪入目啊!

    她悲愤地回想,倒在床上,默默地将床单盖过头顶。

    “呵呵!”陈青云闷笑,揭开被子的一角道:“你昨晚不是还教我如何做吗?”

    “怎么今天就害羞了呢?”

    心慧听闻他这不要脸的言论,当即老脸一红。

    她哪里是教他怎么做?

    她不过是不舒服的时候,指点一下而已!

    咳咳

    此人衣冠禽兽一枚,鉴定完毕!

    “起床了!”

    “你先起去!”

    她推了推他的腰,不想捂在被子里。

    那里面,渲染了一股**的味道,她脸红得很。

    “一起!”

    他道,被子再揭开一点,两个人靠在一起的身体,便暴露开来!

    就算成了夫妻,可这般亲密,还是让她不适地移开视线,眼眸忽闪着。

    “我知道怎么样让你舒服了,今晚一定不会再痛了!”

    他略带几分自豪道,经过一晚上的摸索,他已经找到不少的窍门了。

    心慧:“”

    退货可以吗?

    “节制,节制,你懂不懂?”

    “昨晚是洞房花烛夜,今晚就不用了!”

    “未来的七八天,我想都不用了!”

    她瞪着他,准备跟他说,七天一次!

    可某人看着她,眼眸幽深,似笑非笑!

    “昨晚一开始,你也说不要的!”

    “可是后来你的腿”

    “别说了!”心慧阻止道,往事不堪回首,就当她意乱情迷,着魔了!

    “你今晚”

    陈青云威胁道,他的手指流连在她的背脊,惹得她又是一阵轻颤。

    她羞红的眼眸用力闭了闭,顿时咬牙切齿道:“你别后悔!”

    某人闻言,悠哉道:“允许你反攻为上!”

    心慧一头埋进被子里,什么反攻为上不为上的,她现在只想远离某人,好好静一静。

    她的端庄,娴静,温柔,在昨晚的时候,通通喂了狗了。

    新婚第一天,二人一番口舌之争以后,大中午的,两个人起床洗漱后,便开始用膳。

    家里刚刚办完喜事,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

    青云去整理礼单,心慧则将管家的事情都交代给两位嬷嬷。

    梁嬷嬷总管外院,韦嬷嬷总管内院。

    两位嬷嬷跟萧泽萧沐对接,至于长康,已经被皇上点名带走了。

    陈青云对完礼单以后,便吩咐余江道:“你去过京城,熟悉路况。”

    “此番你就先跟着镇国将军他们进京,然后去榆钱胡同那边买一处宅院,那边的宅院都很大,最好买一栋带别苑的,看中以后,买下来收拾一番。”

    “九月初九,阳城秋闱,放榜大约在十月初,我们一行人抵达京城应该在十一月左右。”

    陈青云说完,抽了一万两的银票,一共六张递给余江!

    余江握着银票的手一紧,当即点了点头道:“公子放心,你们进京之前,我一定将此事办妥。”

    陈青云闻言,点了点头。

    他知道,榆钱胡同有一栋很好的宅子,正等着出手。

    可惜一下子能够拿出现银的人家不多,当官的不敢明着买,怕御史弹劾,查贪污受惠。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

    她跟了他,他必然要给她好的,榆钱胡同跟皇宫最近,是朝臣聚居之地,安防很好。

    他之前收养的那些孤儿,到是都可以带去暗探营里。

    表面上他什么都不是,这样别人才不会太过警惕。

    可该是他的,谁也拿不走。

    高家,张金辰,吴王,襄王都等着吧,不铲平他们,他如何能安心抱着她,每日只想着睡觉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