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洞房花烛夜下
    陈青云洗澡的速度超级快,心慧才刚刚躺下呢,他就过来了!

    薄薄的寝衣半湿半干地披在身上,额头上还沾着水珠,在烛光的照耀下,正晶莹剔透地闪耀着光芒。

    她靠在大红枕头上,盖着红色的喜被,看着大红色的帐子,再看着穿着一身红衣,正慢慢向她走来的青云,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尽量往被子里面躺,以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今夜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是他的新娘,怎么逃?

    他站到床边,嘴角含笑,眉目含情,浴桶里的水降不了他的火气,更何况如今,她正乖乖地躺在床上。

    “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想要的话,你会温柔的!”

    “我现在想见识你的温柔!”

    他戏谑道,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她往被子里面躺了一点,一手捂脸,娇嗔道:“我不温柔,我很粗暴的!”

    “呵呵!”

    “那正好,我也想见识你的粗暴!”

    她侧过身,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准备让自己看起来镇静一点!

    开玩笑呢,她压箱底的秘籍那么多?

    怎么就能输给他呢?

    更何况,人家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难不成她这是准备要举白旗投降,任君为所欲为?

    不不不,怎么也是她的洞房花烛夜,日后回想起来,也应该有她在上的威武啊!

    嗯嗯!

    不错不错,就是要这样的!

    她在心里想着,便转过身来!

    冷不防他已经躺上来了,正撑着手腕,津津有味地看着她的眉眼!

    “你在想怎么收拾我?”

    他玩味道,眼眸幽深一片,红唇更是吐气如兰!

    渍渍,以前真没有发现,他还有做妖精的潜质!

    轻薄的睡意系得松松垮垮的,露出大片胸膛,背光的阴影有些暗,看不到那些显眼的疤痕,唯见小麦色的肌肤若隐若现,让她口干舌燥,特别想要动手,揉搓一番。

    修长的大腿微微卷曲这,还有一半搭在她的腿上!

    看身材,修长而紧实,有料。

    看面容,清隽而俊逸,貌美。

    看眼眸,漆黑而深邃,邪魅。

    嗯嗯,她下意识点了点头,很满意!

    “噗”

    他看着她呆头呆脑的,细细打量他一遍以后,竟然自个对自个点头!

    他本就极致愉悦,这一开怀一笑,更如春风拂面,海波融融,大有公子一笑,百花凋零,自愧不如的艳色来。

    她冷不防看痴了去,那一双眼眸里,狭长而幽深,漆黑一片又星光点点。

    好似要将她一点一点地吸附进去,薄薄的红唇微微翘起,更是诱人万分。

    她一下子受不住地扑到他的怀里去,用小拳拳砸了砸他的胸口道“叫你对我笑,叫你对我笑,叫你对我笑”

    “你知不知道,一个男人性感起来的时候,比女人更加迷人!”

    “你会把我迷死的,当初那个青涩的吻,就是你诱惑我的!”

    “你都不知道你的气息有多么干净,微微染上**的时候,像是一朵桃花里面沾染了梨花的香气,让我然不住就想尝一尝,品一品。”

    “你太坏了,你一直都在诱惑我!”

    她控诉道,羞恼地瞪视着他,却又爱怜地捧着他的面容!

    他仰着头,看着她珍惜又爱怜的面孔,心里忍不住一软。

    是啊,他就是在诱惑她!

    从一开始就是,可是他也忍不住呢,也想吸取她的气息,也想品尝她的滋味。

    她何尝不像是桃花中沾染了梨花的香气,让他一再失控,连自认为傲然的自制力,在她的面前,也一样土崩瓦解。

    他看着她的眼眸,那里面全是对她的情意,很深,很深。

    深到想要揉碎她,可却舍不得碰断她的一根头发。

    “你也在诱惑我,从以前到现在都是!”

    “现在我是你的人了,我就在你的身下,你若是想做点什么,我都会乖乖配合的!”

    他继续诱哄,温柔的手覆上她的脸庞,然后微微扬起头,送上他的红唇。

    她看着他闭上眼睛的样子,真美啊,长长的睫毛轻颤着,红唇微张,透着一丝入骨的愉悦。

    她的心蓦然一软,眼眸便湿润起来。

    她的手抚摸着他的黑发,那么柔软,那么莹亮,像极了此刻的他,没有急切和粗暴,只有静静等待,遍布柔情的他。

    微微敛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流光。

    她倾覆红唇,抱着他的身体轻吻起来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接纳他的所有。

    她原本以为,他们如此相爱,洞房花烛夜一定水到渠成。

    她原本以为,她纸上谈兵的功夫这么厉害,实战也一定不在话下。

    可一切都只是她以为!

    当某人像野兽一样将她逼至墙角的时候,她的双手还在胸前使劲地挥舞着,嘴里哭笑不得地道:“下次,下次行不行!”

    “要不明天,明天也可以,你让我先缓一缓”

    心慧只差飙泪了,为毛她洞个房都被吓得不敢上床了。

    为毛这个家伙,表里如此不一样。

    禽兽啊,禽兽!

    陈青云满脸黑线地看着那个不想跟他洞房的女人,眼眸里的火一阵一阵地烧着,他都要被她给折腾死了。

    “过来,不怕!”

    他朝着她招了招手,原本,也没有这么夸张的。

    也许是她一直玩乐,久久不肯给他,这才超乎异常。

    可这能怪他吗?

    总不能因为这个不圆房了吧?

    再说,能逃得过今天,明天呢?

    他们已经成亲了!

    “听话,我会很温柔的!”

    他继续哄道,眼眸深了又深,整个人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可她在那头,还是拼命摇头。

    她知不知道,自己梨花带雨的时候,究竟有多撩人?

    更何况,一对红烛还徐徐燃烧着,那红色的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衬得那肌肤滑腻光泽,诱人无比。

    陈青云的脸色,红了又黑,黑了又红,最后不得不上前,强势地将人抱上床去。

    她的身体已经冰凉了,他的眼眸又是一冷。

    他将她塞进被子里去,然后瞪视着她道:“不许下床了,很冷的!”

    “你若是不想,我们今晚不做了!”

    她看着他深色的瞳孔,心里起了一丝小惶恐,一丝小内疚。

    她在被子里缩了缩,企图离他远点。

    可这像是一个导火索,让他彻底怒了。

    他躺下来,禁锢着她的身体,然后恶狠狠地咬了她一口。

    “睡觉!”他道!

    可是两个人,哪里睡得着!

    他的呼吸很重,很粗,很难耐!

    他的身体也很僵硬,很炙热,很紧绷!

    而她呢,紧张,紧张,紧张!

    轻靠在他的怀里,她能够感觉到他的不适和忍耐!

    其实也不少没有见过那些所谓的天赋异禀。

    只不过,那都是黑老大。

    咳咳好吧,都是她的错!

    可是他们也总不能,以后都这样!

    如果都是要开始的,那她是不是要忍着牺牲一下!

    听人家说,男人初次都不太理想。

    说不定,这不成功呢!

    嘿嘿!

    等等,为什么不成功,她今日会有窃喜的感觉啊?

    遭了,这么想被青云知道了,那她的后果,可想而知!

    她的小手攀上他的衣襟,眼眸忽闪忽闪的,好似还带水雾弥漫的红光。

    只见她小心翼翼地在他的耳边道:“我们再试一试吧!”

    陈青云闻言,倏尔睁开眼眸。

    他那眼里里,全是炽烈的火红色,深幽深幽的,盯着她看时,像两眼冒凶光的狼。

    她心里咯噔一声,刚想说后悔了。

    可某人已经忍了许久了,又好不容易抓回来,放在被窝里捂暖和了,哪里肯放。

    于是乎,一番啃啃啃只听某女一声惨叫,洞房花烛夜便就这样逗比搞笑地圆满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