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洞房花烛夜中
    “嗯”

    “别,还要脱衣服呢!”

    她微微喘息着,抵靠在他的胸前。

    她亲手缝制的婚服,可不是拿来给他撕的。

    陈青云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一双赤色的眼眸幽幽暗暗,像极了黑夜中掠食的豹子,专注得足以吞噬一切。

    “我来吧!”

    他哑着嗓音道,呼出的气息很粗,手指却攀上了她的领口。

    呃?

    貌似有点不太妙,她连忙抓住他的手,急声道:“我洗过澡了!”

    他的手指却灵活地解开了她衣领的盘扣,戏谑的眸光落在她慌乱的面容上,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道:“我知道!”

    “不过陪我再洗一次!”

    他说完以后,手指研磨着他她的领口,还时不时碰到她温热的肌肤!

    她的身子下意识往后退去,然而他却步步逼近,手指依旧落在她第二颗的盘扣上!

    “你很想脱我的衣服是不是?”

    “这盘扣做得真好,一颗挨着一颗,就连我也想脱下你的!”

    他说完,手指便灵活地动了起来。

    她微微低着头,眼眸含羞,脸颊绯红,那什么禁欲的诱惑,果然不同凡响。

    尤其是,在烛光之下,他正灼灼地看过来。

    这片刻窒息的暧昧,叫她连头都抬不起来。

    一开始她想的是什么呢?

    貌似是,在一片暧昧的烛光之中,她仰着头看他,充满魅惑地帮他把婚服脱去

    可现实时,她跟一个羞答答的小媳妇一样手足无措,正等着她的大灰狼,将她把皮剥了,好下口吞吃入腹。

    心慧咬了咬唇,垫了垫脚,眼眸忽闪着,总有那么几分不甘心呢!

    “我我来帮你吧!”

    她语气轻颤道,然后慢慢扬起头来。

    青云的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她绯色动人的眼眸上,那里面的流光可真美,清波徐徐,摇曳而动。

    娇艳的红唇微微嘟起,像是在邀他品尝一样。

    染着红晕的面容,像极了粉粉的珍珠,正散发着柔和而美丽的光泽。

    灯下的美人儿,自犹不知,自己到底有多诱人。

    她伸长着手指,精致的荷叶袖口落在他的胸前,而她的手指,也再次勇敢地放在他第四颗盘扣上。

    他只觉得呼吸微滞,一阵阵心悸的感觉来袭,好似舒服的温泉将他包裹起来,让人忍不住发出满足而舒适的喟叹!

    洞房花烛夜才刚刚开始,他却已经沉醉其中,仿佛这每时每刻,对他而言,都是妙不可言的享受。

    里面的薄衫显露出来,同样是红色的,却像是透明的轻纱,将那若隐若现的肌肤都显露出来。

    他身上还有疤痕,醒目得很。

    她心里涌动的**,渐渐的,便散了去!

    她将他的婚服脱去,看着那薄衫下的疤痕,像是温柔的猫儿,瞬间便靠近他的怀里。

    他抚摸着她的青丝,而她的耳边轻轻一叹,眼眸堆满一片柔情!

    “早已经无碍了!”

    他柔声道,蹭着她的乌黑清香的发丝,闭上眼,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陪我,再洗一次!”

    他道,心里还是念着她,一起沐浴。

    她在他的怀里摇了摇头,水里的声音太大了,这要有什么动静,着凉了可怎么好?

    “我我在床上等你!”

    她羞怯道,抱着他的腰身,紧了紧!

    他有所察觉,顿时闷笑起来!

    “呵呵,你在害怕?”

    “没有!”

    她连忙否认,过了一会,觉得自己这否认没有力道,当即继续道:“嗯我是怕你身体受不住。”

    “要不,我们改天再圆房吧!”

    她语气弱弱的,感觉头顶的呼吸,像是没有了一样!

    头皮有点发麻,心里有点打鼓,她有些不安地蹭着他的身体,冷不防他会突然用力抱紧她,顿时脸上一阵尴尬通红。

    明显他很好!

    而且,是好得不得了!

    她不敢再说了,脸色一片通红,放开他在腰间的手道:“你快去洗漱吧!”

    “我我等你!”

    她飞快道,生怕他反悔,想要先躺到床上去,避免他那要吃人的眸光。

    “呵呵,胆小鬼!他笑道,看着她转身的一瞬间,已经解开盘扣的衣襟里,露出一片粉色的肌肤。

    她竟然里面竟然没有穿衣服?

    陈青云感觉自己的视线着了火,然不住就追随者她的身影。

    只见她从床边拿了两套红色的寝衣出来,丝绸轻薄,滑腻舒适,正拿了一套过来给他!

    他的眸光落在开着的衣襟那里看了又看,总感觉,比同时更加傲人些!

    心慧看着他灼灼的视线落在她的前胸,当即脸颊更红,将寝衣扔到他的怀里道:“快去洗漱吧!”

    陈青云接过寝衣,略有几分不解地道:“里面穿了什么没有?”

    心慧闻言,只感觉一股热气上涌,让她红唇都艳丽几分!

    她往前,又推了他几步道:“还不快去?”

    结果他实在是太好奇了,本就微醺的他,酒意上头,便有些想要一窥全探的执着。

    怀里的寝衣被他轻轻一抛,落在遮挡洗浴的屏风上。

    而他瞬间将她的两只手禁锢在后,转而腾出一只手解她衣服上的扣子。

    “你干什么?”

    “放开我!”

    “陈青云你混蛋!”

    她扭动着身体,这番羞人的场景,可不在她的预料当中。

    他一只手解盘扣,本就不便,她这再动,好半天都解不开一颗。

    到是他起了一层薄汗,隐隐有了不想沐浴换衣的想法了!

    “你在动我就不洗了!”

    他说完以后,顿了顿,继续一本正经地道:“洞完房再洗!”

    心慧看着他说话的时候,那眼眸里的光暗了几分,微张的红唇也透着几丝性感的渴望!

    她不敢再动了,不过瞪视着他,示意他动手快点。

    陈青云的嘴角抽搐着,看着她那羞恼的样子,心里越发好奇起来。

    到底穿了什么呢?

    这么好看?

    心慧看着好奇无比的眼神,微微抬了抬头,感觉眼前一片缭乱之色。

    还能有什么呢?

    刚刚重生的时候,十几岁的小姑娘,那身材不过刚刚发育,故而都是穿兜兜。

    现在嘛咳咳发育好了,故而穿了特制的,性感的,大红色婚庆内衣。

    哎,真是羞得:芙蓉掩面泣,明珠滚海棠。

    陈青云解开她衣衫上的所有盘扣以后,若隐若现的肌肤,白皙滑腻,正散发着淡淡莹润的光芒。

    好似一块无暇的美玉,正无声无息地引诱着他。

    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恍惚一眼,却已经叫他移不开视线!

    他往前走了两步,紧贴着她的身体,然后俯身,炙热的吻便落在她的红唇之上!

    “嗯”

    她抗拒着,步步后退。

    可是他逼得更紧,恍惚中,那灼热的视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她控制不住地轻颤着,双手在他的蜂腰处徘徊,时而紧张,时而悸动,仿佛浮萍薇草,依附他而活着。

    他凶猛地吻着她,眼睛却一直在她的身上流连,他要记住这一刻的美好,所有的一切,通通都印到脑海里去。

    他的手指挑动着她的衣襟,在她意乱情迷时,轻而易举就将她的嫁衣褪去。

    于似乎,那十分美丽的景色,瞬间跃入他的眼中。

    他只感觉一股火气瞬间包裹着他的身体,有种无法遏制的冲动接连而来。

    眼眸深了又深,抱着她的手紧了又紧,他眼眸已经一片通红之色,却在看到她娇嫩的肌肤后,眼眸赤红地退开了去。

    “娘子等我!”

    他动情时,连声音都是缠绵的。

    落入她的耳中,仿佛心里像灌了蜜,甜得她晕乎乎的。

    他站在她的面前,那外衫,长裤,一一褪去,她只觉得眼眸火辣辣的,还未细看清楚,便见他那翘臀拐了个弯,去了屏风后面。

    “哗啦”一阵水声响起,她感觉眼眸忽闪忽闪的,好似看到他一跃进了浴桶的样子!

    她顿时觉得好笑,可笑着笑着,觉得胸口有些凉意。

    低头一看,我滴个乖乖,她那嫁衣什么时候脱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