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洞房花烛夜上
    挑开盖头的那一瞬间,陈青云愣住了。

    她很美,正仰着头,怔怔地望过来。

    那一双美丽的眼眸,流光溢彩,专注得让他呼吸一滞,眼眸也越来越深。

    耳边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她带着的发冠很美,垂下的流苏将她衬得如明月朝霞,顷刻间,吸纳所有的眸光。

    那艳丽的红唇轻抿着,精致的轮廓和清媚的容颜好似一副缓缓铺开的画卷,在一瞬间,让人惊叹的同时,竟然连呼吸都忘记了。

    青云在打量心慧的时候,心慧也正专注地看着青云。

    俊美深邃的轮廓,清隽柔和的五官,他正抿着红唇,愉悦地笑着,眼底的幸福像是满天星辰,正堆叠而出。

    她看着他精致的领口,那盘扣恰到好处,让她的心痒了起来,手指动了动,就想帮他解开。

    今天的他,真美啊。

    龙章凤姿,都不足以形容。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卓尔不凡,矜贵自成的气场。

    大家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个,媒婆端了生的饺子给她吃,她浅尝一口,娇羞地说“生!”

    “哈哈哈”

    周围都是善意的笑声,可她好似听不到一样,只是脸颊越来越红,看向青云的眸光也微微闪烁着,不似之前那般旁若无人地专注。

    “弟妹,给,红包!”

    柳成元迫不及待地上前,眼眸里都是笑意!

    他得意地看向青云,期盼着心慧叫一声“柳哥哥!”

    然而心慧淡定地接过去,当即就唤了一声:“谢谢柳大伯!”

    “噗”

    “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的,顷刻间整个婚房内都是爆笑如雷的声音!

    明珠郡主直接笑弯了腰,看着柳成元那一脸被雷劈的表情,整个人就感觉无比快意!

    谢明坤和张华笑得更夸张,只差捶地了!

    就他还想占青云便宜,怎么样?被收拾了吧!

    “哈哈哈哈”

    就连一向沉稳的周宁都忍不住大笑出声,周围伺候的下人全都忍俊不禁!

    真的太好笑了!

    柳大伯!!!

    “哈哈哈哈哈”

    柳成元黑了一整张脸,突然想要把自己红包抽出来的冲动!

    尤其是,看到陈青云的肩膀耸得厉害的时候,他真的有一种想要抓狂的举动!

    有了柳成元的前车之鉴,谢明坤和张华十分理智地将红包递给了青云!

    洞房玩闹过后,他们便陆陆续续去外面吃喜酒了!

    夜色才刚刚开始呢,他们还准备灌醉青云。

    尤其是,柳成元那个家伙,早就心存报复之意。

    大家都走了,只留下相对而望的两个人。

    心慧知道,酒席开始,青云要出去敬酒的。

    可怜她天不见亮就起来折腾,如今总算是可以小憩一会了。

    他帮她将头上的花冠取,然后揉了揉她的额头道:“疼吗?”

    她摇了摇头,靠近他的怀里去,揽住他的腰身,就想这样静静地抱一抱他。

    “我们成亲了,相公!”

    她柔声唤道,他的身体却僵了一下,眼眸也深了几许!

    他伸手抱住她的肩膀,紧紧的,像是必须箍在怀里一样!

    他贪婪地呼吸着,恨不得眷恋这一刻的所有!

    他微微闭上眼眸,掩下眸子里簇簇燃起的幽光,掩下那一闪而逝的不安,掩下那几欲翻涌的情潮,然后在她的耳畔嘶磨道:“我们成亲了,娘子!”

    她幸福地笑了起来,将他抱得更紧!

    他也回应着她的拥抱,嘴角的笑意更浓!

    半响后,萧泽在门外催促道:“公子,开席了!”

    “等我!”

    他温柔道,暧昧地含住她的耳垂!

    她只觉全身一颤,顿时神游天外!

    等到好不容易回神时,青云却早已含笑离去,唯独她还傻呆呆地站着!

    “夫人,先洗手吧!”

    青黛端着一盆热水进来,眼眸里满含笑意!

    心慧的脸红了红,当即取下钗环,转身到盆架上去净手。

    等到她手擦干手以后,青黛端了汤面,红樱,红菱又连忙提了热水进来,准备给她沐浴。

    心慧折腾了一天,早就饿了,整整吃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又泡了澡,别提有多舒服了。

    可是洗完澡了,她还是穿了自己的嫁衣。

    她想让青云回来的时候,看见他的新娘子还是一身红妆。

    外院的声音不大,到是漪澜小筑那边呼声震天。

    青云在陈府这边一桌一桌地挨着敬下来,又被灌了不少酒,所幸他酒量好,戌时还能稳稳当当地走回新房。

    外面候着的梁嬷嬷和韦嬷嬷行了礼,带着四个未经人事的丫鬟避到耳房去。

    陈青云进了新房,随手关门以后,便走向寝塌。

    心慧听着外面的声音,就知道是青云来了。

    洗了的头发才刚刚绞干,她还端坐在铜镜边梳头,听见掀帘的声音,她便徐徐望去。

    只见青云面色驼红,一双深邃斜长的眼眸微眯着,里面透着丝丝缕缕的暧昧红光,正站在灯下,专注地打量着她。

    她梳头的手一顿,放下梳子站起来道:“热水备好了,你先沐浴吧!”

    陈青云的嘴角勾起一丝邪肆的笑容,他眸光灼灼地看着她,像狼在看自己的猎物一样!

    她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心道:小样,别以为就用眼神就能吓到我,那春宫图,她都研究好几本了!

    不过转而又脸红心跳起来,也不知道他身体好完没有,实在不行,他若是想的紧,那她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在上面的。

    咳咳此处不宜想深了,不然等会某人该有所察觉了。

    房间里,都是红烛的光,一闪一闪的,迷了他的眼。

    入眼的红,入心的意,入情的欲,他又不是圣人,早已迫不及待!

    可又深深地压制着,转而先去倒了合卺酒,然后端过来与她。

    他与她交腕,两个人的身体靠得越近,那起伏延绵的呼吸声,那似有停顿的心跳声,以及那缠绵悱恻的眸光,都像是这杯中的合卺酒,烈而浓荫,辣而甘甜,满是回味。

    “日后,同甘共苦,死也不离!”

    他的眼眸一直望着她,然后喝下合卺酒。

    她被他的眸光烫到,感觉身体一颤,那酒水就入了喉咙。

    她用力地眯了眯眼,感觉喉咙一片火辣辣的感觉。

    他拿过她手中的酒杯放在一边,转而就要迫不及待地来吻她。

    她闻着他的酒气,感觉会灼人,将头歪到一边,推拒道:“嗯,我先给你脱衣服,洗澡!”

    她还准备了一套舒适的丝绸寝衣,面料轻薄而柔软,滑腻而舒服。

    摸上去,有点凉,可再混着肌肤的热,必定让他爱不释手。

    她坏坏地在心里笑了笑,转而攀上的领口。

    她做的婚服,满满都是禁欲的诱惑。

    他站在那里,任凭她的手慢慢地动着,全身上下,如同红色蔓延的婚服,全是一簇簇燃起来的火,那么旺,汹涌而炙烈。

    他低头看着她的衣领,立起来的,遮挡了白皙细腻,最为柔软的肌肤。

    可是莫名,却叫他的火气更旺,有种想要不顾一切撕开来的冲动。

    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感觉身体都已经开始紧绷了,而且,斜长的眸子里,那晦暗不明的幽光,正在一簇簇地开始聚拢。

    她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动,她在给她脱衣服,这个过程有点磨人。

    偏偏,她还慢慢地一颗一颗地解。

    来不及了,他不想解了,他眼眸里的红光一闪,当即一把禁锢着她的腰身,然后用力将她往怀里一带,重重地撞在他的身上!

    “啊”

    她惊呼一声,感觉到他的急不可耐。

    她眼眸倏尔一变,当即紧紧地抓着,才刚刚解开三颗扣子的衣襟。

    还剩下五颗啊,难不成要撕

    她眼眸忽闪着,正要说话,却见他的红唇印了下来,重重地在她的唇上研磨这!

    “嗯”

    她被迫承受,然不住就轻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