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拜堂
    陈青云牵着她的手走出闺房的那一刻,心里终于有一种,踏实而满足的幸福感!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嗷呜嗷呜”

    像是一群叽叽歪歪的狼崽子!

    他眼眸含情,嘴角含笑,长身玉立地站在她的身侧,然后去了厅堂。

    接了新娘子,还要给岳父岳母行礼,敬茶。

    心慧的头是盖住的,所有的一切,戏谑的目光,玩味的打量,善意的调侃,全都对准他砸了过来!

    他稳如泰山,心里只有他牵在手里的新娘!

    岳父岳母已经坐在高堂上了,蒲团已经摆好了,他牵着心慧的手一步一步地走近,恍惚之中,所有显眼的红色都汇集成为一束温暖的光,照耀在,曾经坠入深渊的他,让他那血液里的冰凉,一点一点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法忽略的温暖。

    这一条路,这么短,却又这么长。

    他曾经磨灭了自己的魂魄,都够不到的地方,如今他来了,牵着她的手一起。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孤单了。

    因为,他已经寻到毕深所爱。

    “爹,娘,请喝茶!”

    “爹,娘,请喝茶!”

    心慧和青云跪在蒲团上,敬茶。

    杨素珍给了女儿一个封红,李光庆给了女婿一个封红,然后两人起身,接下来便是由大舅子背出门去了。

    大舅子站在大妗子的身后笑了笑,没有动。

    陈青云的眼眸里,有抹异样一闪而逝。

    只见,穿了一身天蓝色锦袍,特意收拾一番,显得玉树临风,气势不凡的萧凤天站了出来。

    “今日,由我来背义妹出嫁!”

    萧凤天道,他的凤眸微眯着,落寞的眸光落在那大红的盖头上,只希望她日后事事如意,平安顺逐。

    陈青云看到某人那情深不减的样子,嘴角抽搐一下。

    大婚之日都要来给他添堵,这份新婚礼物,他记下了。

    心慧感觉青云捏这她的手紧了紧,当即在盖头下就忍不住偷笑起来,这个时候,还要吃醋

    她的青云,可真是一个小醋坛子!

    气闷归气闷,二品大将军背出门,这脸面自然又是不一样的。

    青云牵着心慧的手走近萧凤天的身边,萧凤天当即弯了腰,青云将心慧的手放在萧凤天的肩膀上,这才推后两步!

    周围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之前的热闹仿佛一瞬间宵禁了。

    心慧趴到萧凤天的背上,她听到了他略微沉重的呼吸声,以及他咚咚的心跳声。

    他应该是紧张的吧,心慧想着。

    “走喽,接到新娘子喽!”

    “走喽,走喽”

    几个年轻人又吵闹起来,一时间,那短暂的静谧好似不曾存在一样!

    李家的宅院虽然小,但却也是三进的。

    一路往外走,光是门槛都要跨足三个。

    心慧的呼吸很轻,比起三年前,萧凤天的身体显得更有力量,她都听不到他呼吸有一丝的起伏。

    可是他的心跳,却一直都在加速!

    短暂的距离,她能够感觉到他的不舍。

    但愿,今日他亲手将她交到青云的手中后,能够让他,彻底收回自己的心。

    她从未回应过,想来,希望他不要心有留恋才是。

    萧凤天背着她的那一刻,脑海里想的却是,她曾经在耳畔唤的那一声:“相公!”

    仿佛她温柔的气息,还散在他的颈后,她柔软的帕子,还擦着他的额头一样。

    那个时候,明明,他心里的异样那么浓烈。

    他甚至于渴望更多。

    可是,他还是压制住了所有。

    他对她的感情,就像他能走这百步,却不能陪她走完整个人生是一样的道理。

    心动过后,留给他的是,只是她的背影。

    可就算如此,这一百步,他也想背着她走完。

    这一生,他要她每一次回忆起大婚之日,都能想到他的身影。

    这是他的执念,就都留在她大婚之喜的这一天。

    他将她背到轿子里去,抬轿的,都是他的亲兵。

    够了!

    他亲手将她送至青云的手中,日后,断不会再想,再念,他对她,自此以后,只有兄妹之情,再无其他。

    萧凤天将心慧背如轿中以后,转头对着身侧的青云道:“大哥祝福你们,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陈青云拱手,认真道:“多谢大哥,我们必定会好好的!”

    萧凤天颔首,看着陈青云翻身上马,然后起轿而去。

    围观的百姓那么多,可谁不是渍渍赞叹?

    萧凤天看着堆叠而来,拥簇着他去喝酒的人,当即爽朗一笑,也不管是谁,拥着三五人,便去一旁喝酒去了。

    十里红妆,这一条路太长。

    他看不到尽头,便索性不看了。

    只是那空洞的眸光,未免显得有些悲凉。

    陈青云带着花轿绕城一圈的时候,众人都傻眼了,这怎么跟着的都是抬嫁妆的。

    这第一抬都绕城半圈了,这最后一抬还没有出门呢。

    众人一打听,据说是李家备下的嫁妆不多,奈何添妆的人太多。

    这不,个个都想趁机跟李家和陈家拉拉关系,能露面露面,不能露面的,那也就是吃个喜酒,沾沾喜气,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陈青云骑在高高的枣红马上,这匹是义父送他的千里马,名为赤焰,昨日才驯服的,今日就来迎亲了。

    炽热的太阳晃着他的眼睛,一层细密的薄汗在墨发当中悄然而出。

    若非她给他做的婚服轻薄又舒适,估计这会他已经要热到咽口水了。

    等到入了陈府外面,自然又是好一通热闹。

    挽了的同心结的红绸递过来,他将她从花轿里面接了出来。

    他们没有什么高堂,可今日堂上高坐的,却是当今圣上。

    他牵着她,跨过火盆,然后一步步地走向喜堂的位置

    这里是陈府,有官兵戒严,不是特定的宾客,根本不能入内。

    因此,虽然热闹,却也清静。

    喜堂上坐在上面的,正是当今圣上,周乾。

    当他看着那一对璧人慢慢走过来的时候,眼眸顿时一亮。

    别样的喜服看起来简单又大方,精致之中,又透着低调华丽,那裙摆和长衫,好似能够随风而动,轻薄柔软,舒适贴身。

    女子身段窈窕,聘婷而立,男子温润如玉,徐徐如风,站到他的面前时,他好仿若做梦一般。

    直到秦忠喊道:“吉时已到,拜堂!”他这才猛然转醒,看着他们开始行礼。

    可看着,看着,他的眼眶却忽然湿润起来,带着惆怅,孤寂,落寞,欣慰,怀念,五味陈杂,交织成网,将他困在其中,不可自拔。

    “一拜天地!”

    “二拜皇上!”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拜堂的时候,心慧的大脑一片空白,就知道跟着耳边的声音动!

    她现在摸不到青云的手,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可是夫妻对拜的时候,她分明听到他的呼吸声,有些压抑的粗重,像是在哽咽一样。

    她的心微微一疼,就想快点掀开盖头。

    绕过后廊,去了他们的婚房。

    身边跟着的人,已经只有跟他们关系最为亲近的了。

    可是,她却莫名有些紧张和脸红起来。

    直到她坐到婚床上,才终于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她成亲了!

    跟两情相悦的青云!

    她的心隐隐期待着,紧张着,心悸的感觉一阵阵的,带着莫名的愉悦!

    “快快快,子恒,我们要看弟妹!”柳成元催促道!

    “子恒,莫要藏娇,今日我们这些当哥哥的,可都是给弟妹准备了见面礼的!”谢明坤调侃道,还顺便摸了摸口袋里的封红。

    张华也连忙拿出来晃了晃,贼笑道:“子恒,快掀盖头了,我们可都迫不及待了呢?”

    周宁见他们闹得开,当即也看得津津有味。

    明珠郡主见一帮混小子来闹洞房,当即好笑道:“青云成亲,你们急什么?”

    柳成元:“”呃,此话不好作答!

    谢明坤:“”呃,好精辟的问题!

    张华:“”他们着急看青云洞房呜呜

    陈青云笑而不语,不过眸光从头到尾,都在身侧的娇妻身上。

    一旁的媒婆说了两句吉祥话,然后递上喜秤。

    陈青云微微倾身,然后在一片静谧的气氛中,缓缓地将她的盖头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