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赐婚
    八月初五,阳光明媚,正值秋高气爽,定南府却再受震动。

    话说,这天一亮,府衙那边就张贴了告示。

    李氏心慧,因品行贞静娴雅,广施善举,特被皇上封为乐安县主,赐婚于陈青云。

    更有镇国大将军出面,收为义女,可谓一时间荣耀齐身,矜贵非凡。

    定南府众人津津乐道,本以为是这陈青云得见龙颜,一飞冲天。

    却不想,最后沾光享福的,却是他这个未婚妻。

    众人那等心痒难耐的,免不了是一番打听。

    且说那皇上来了定南府,见到陈青云以后,得知他要娶自己的嫂嫂,霎时好一通盘问。

    陈青云一一道来,嫂嫂怜悯,已经照顾他五年有余,故而不想耽误嫂嫂,请了自己的恩师,知府大人,里正,族老等写了放妻书,已经烧在大哥坟前。

    本欲送嫂嫂归家再嫁,谁知道《老李酸汤》竟然突发人命,嫂嫂深陷牢狱,他不得已只得上京告御状。

    可一身是伤回来,嫂嫂却心疼万分,不肯再嫁。

    他这才想倾心相娶,给嫂嫂一个正经名分,日后也算是真正的陈家妇。

    话说这些话让镇国大将军听到了,便念这陈氏叔嫂一个贤良淑德,心怀仁善,一个英勇无畏,重情重义,当即便要做主,只说要主持婚事。

    奈何外面污言秽语,说是这李氏已经被那狗官玷污了去?

    镇国将军夫人亲自验明正身,这李氏跟小叔相依为命,早已害怕流言蜚语污身,所以早就点了守宫砂。

    镇国将军和夫人见她年纪虽小,处事妥当,又处处彰显女子之典范,故而收为义女,皇上这又锦上添花,亲自册封为县主,还赐婚于他们二人。

    婚期定在八月初八,皇上扬言,这好不容易做了一回冰人,怎么也要饮杯水酒再返京城。

    许多版本的故事越传越烈,可众人却是再也不敢说,这李氏不洁了。

    笑话,皇家最重声誉,怎么可能封一个不洁的县主?而且皇上还亲自保媒?

    还有那镇国将军和镇国将军夫人,那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怎么就轻易认下义女,还要主持婚事?

    细细想来,这陈氏叔嫂,都算是苦命之人。

    但人家命苦心不哭,面慈心也善,光是陈青云得明德大师亲自指点,赠予“譞雲居士”的称号就了不得了,一般人能入这明德大师的法眼?

    再则,你也不看看这李氏是什么人?

    人家可不是那等不知所谓的村姑,在乡下,一个甘愿梳了头发就去婆家守望门寡,侍候婆婆直到过世,又为婆婆守孝,跟小叔相依为命,为了避免流言,早早就点了宫砂的女人。

    那是何等的有先见之明啊!

    一个人创建了定南府十三家《食香阁》,教出的徒子徒孙把陈记开得遍地都是,闹饥荒时,米行趁机抬价,可人家呢,直接关门歇业,日日施粥,救助贫苦百姓。深陷牢狱后还不忘把家财都拿去修桥铺路,广施善举,如此心胸之宽广,为人之仁善的女子,如何不能称之为当世女子之典范,之楷模。

    诸位学子,整日加以诗歌传唱,又那等受到陈青云资助过的寒门子弟带头,这《陈娘子传》《乐安县主的由来》《当世女子之典范》《姻缘自有天定》等等书籍,逐渐问世。

    一时间,这李氏心慧之美名,便传开了去,众人直说善有善报,姻缘之事,果真不可违背。

    这李氏是陈家妇,得了放妻书都走不了,可叹必定是陈家祖辈地下有知,不想儿孙错过此等的好媳妇,故而虽然波折,但结局美满。

    不论外人如何热闹评说,心慧都已经归了李宅,在家中备嫁,也顺道帮帮娘亲料理亲事。

    李家亲戚并不多,远亲来的也少,之前李家发生命案,别人不登门的,现在也不好意思登门。

    柳家的亲戚也少,亲戚少,不代表客人少。

    这不,定南府有头有脸,甚至于周围的县衙,府衙,都纷纷派人上门送礼,李光庆请了几位夫子坐镇收礼,一番忙碌下来,大喜的日子还未开始,这送礼的人,都要踏破李家的门槛了。

    三进的小院张灯结彩,从北苑借来的下人们进进出出地忙碌着,李光庆跟女儿弄了两条矮板凳,父女两个正窝在伙房叙话。

    烧着的柴火堆里通红通红的,里面的柴灰下面,正捂着好几个大土豆。

    李光庆一边认真地翻着,一边感叹道:“当年你娘怀你的时候,梦见我们家后面的大石头里面,蹦出一条金龙来!”

    “她当时就说,一定怀的是儿子!”

    “谁知道竟然是女儿,她还说梦不准,哪里是不准,我看准得很!”

    心慧知道她爹说她被封为县主的事情,她知道,虽然空有封号,可至少在贫民百姓的眼中,她早已一跃龙门,矜贵不凡。

    心慧看着烤熟的土豆,咽了咽口水,不以为意道:“是龙也好,是虫也罢,不也跟您一起烤土豆吗?”

    “这世道,三纲五常,人礼义廉耻,叔嫂之别都恨不得一笔一划刻在脑门上。”

    “青云若是入仕,难免会有人用我们曾经的叔嫂关系攻击他,可现在这番荣耀,都是他自己用命换来的,我觉得我享受的不是荣耀,是披着一身他用鲜血浇注的华丽外衣,我唯有心疼,不曾愉悦!”

    李光庆听闻女儿这番话,到是高看一眼。

    没有被眼前富贵迷住,心智清明,很好。

    “你能这样想,我跟你娘日后才能安安心心过日子,不去为你们操心。”

    “你大哥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可他厚道,踏实,勤奋,有你给的《老李酸汤》做基石,他们也会越来越好的。”

    “你嫂子没有什么大主意,甚至于还有些软弱,不过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慢慢就好了。

    “等你们兄妹两个都成亲了,我跟你娘就能真正地松上一口气了。”

    李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自从得到那些记忆以后,她跟更是亲近爹娘和大哥。

    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心底善良,宽容厚道。

    她心里一直无法磨灭的善念,正是因为父母淳淳的教诲。

    她不挣昧良心的钱,也不欺行罢市,陈记的分店,一个县城开十家,一个府城开二十家,一个大的省府开三十家,都是有定数的。

    陈记就像是复制粘贴一样,越来越多,她拿的分红也越来越多。

    加上这几年出挑的张家,谢家,柳家,她和青云早就不用为钱财发愁了。

    更何况青云还在江南一代置下了产业,这一次青云大肆造桥铺路,虽然卖了十二家《食香阁》,但银子远远不够。

    而且她从长康的口中得知,青云花的都是现银,一箱一箱地从陈府当着众人的面抬出去。

    也就是说了,当初他们从西北回来,青云说给萧家保管的东西,应该是义母他们送的银子。

    那个从沙匪宝库中挪出来的,算起来也是青云用命换来的。

    曾经在求助无望以后,她曾经对那些施舍不以为意。

    可是经过荒灾以后,如今收到的回报,以及她能够再次回到青云的身边,都是因为她有意无意的善举。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既然青云选择入仕,从今往后,她会协助青云,一起为老百姓多多做一些善事,实事。

    “明日去柳家迎亲的人定了吗?”

    心慧问道,大哥成亲,跟她的婚期又这么近,她都没有帮上什么忙!

    “定了定了,打头阵的是柳公子他们三个,另外还有萧将军送来的两个武将,这等排场,十里八乡够看瞪眼了。”

    “如今我们户籍也迁出来了,以后除了清明,也难得回去了。”

    李光庆含笑道,儿子成亲,女儿要出嫁,后面挨着的几间民房都租来堆女儿的嫁妆,和儿子成婚收到的礼物了。

    青云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嫁妆,明明他们老李家,根本拿不出十分之一,却是把老李家的脸面,撑得足足的。

    心慧挨着她爹,父女两个继续唠嗑,心道这相处的日子,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