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我会温柔的
    陈青云回到了院子里的酒桌上时,周宁便调侃道:“相隔这么近你都要去看看,这成亲以后,只怕是缠绵得紧,不知秋闱桂榜可还摘得下否?”

    周宁的话落,好几道视线瞬间投了过来。

    陈青云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汤,淡淡道:“她有旺夫的命格,桂榜我必如探囊取物!”

    “噗”

    皇上忍不住喷了一口茶。

    秦公公在一旁连忙递上帕子,只见皇上擦拭了嘴角的茶渍以后,对着陈青云笑骂道:“你个混小子,还会看相不成?”

    “什么旺夫的命格?你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陈青云抬首,看着皇上充满趣味的眸光,眼眸忽暗,当即道:“好不容易才能娶到她,总要给她一份好名声才是。”

    “因为这场祸事,她名誉多少受损,我得想办法弥补回来!”

    萧庭江正喝在兴头上,一桌子好吃的,还有他最喜欢的酱牛肉。

    酒意上涌,又想起妻子心里惦记的事情,当即豪迈道:“那些叽叽歪歪的,谁敢胡言乱语,揍一顿不就行了。”

    “你伯母想认心慧当义女,刚好今天皇上在,不如让请皇上做个见证,让心慧来给我们敬个茶,以后有我这义父罩着她,保证无人敢欺!”

    “就是,京城谁不知道镇国大将军的威名,最是护短!”周宁附和道,用手肘拐了拐陈青云的胳膊。

    萧凤天看向父亲,见他兴致勃勃,满面红光,一双如鹰般的眼眸犀利有神。

    他知晓父亲并未喝醉,如果这样能够光明正大地护着她,那确实比朋友之义相处要好得多。

    “心慧向来自有主意,这件事还是得她点头才行!”

    “再则,收为义女,作为义父,爹可准备了什么像样的礼物没有?”

    萧庭江闻言,伸手去怀里摸了摸,半响后啥也没有摸出来。

    他当即一拍脑袋,摊开双手道:“竟然连银票都没有!”

    “哈哈哈”

    周宁大笑,就是连徐润泽和齐瀚都忍俊不俊!

    “行了,你若真的喜得义女,朕便替你送上一份,如何?”

    萧庭江闻言,当即对着皇上作揖,憨笑道:“那自然好,皇上的东西,样样都是精品。”

    徐润泽早就知道萧庭江跟皇上关系匪浅,不曾想,竟然跟亲兄弟一般无二。

    他想着早已归还给陈青云的玉扳指,心里忍不住狂跳,陈青云说的妃嫔,正是后宫中的贤妃,而贤妃的儿子襄王,正是太子之位角逐,呼声最高的王爷。

    徐润泽饮下杯中酒,心里越发肯定了,日后一定要好好拉拢陈青云。

    “有镇国将军当义父,我再出一份府衙告示,一定会给心慧挣一个好名声的!”徐润泽附和道,这件事很好办!

    “萧伯父的提议自然是好的,那我这便去将伯母和心慧唤来!”

    陈青云站起来,准备着再次移步花厅。

    皇上见状,当即便出声道:“让下人把她们的桌椅都移出来,除了你们两个小的,其余的都已年长,不必诸多忌讳!”

    皇上都发话了,当即候着的下人鱼贯而出,前往花厅搬桌子椅子。

    青云再次返回花厅的时候,只见心慧正用手腕撑着头,轻靠在桌边,面对着明珠郡主说话。

    两个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正开心地笑着,眼眸里的流光乱飞。

    陈青云感觉呼吸重了一些,突然有种想要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

    他走过去,站到她的身后,只听她絮絮叨叨地道:“你们不用吓唬我,青云最好了,他才舍不得对我动粗!”

    陈青云暗暗点了点头:是的!舍不得!

    明珠郡主看到青云过来了,心里憋着笑意,眼里藏了一抹狡黠道:“哦,是吗?”

    “那难不成你们新婚夜就盖着被子纯聊天吗?”

    心慧闻言,认真地想了想。

    她喝了点酒,想事情的时候,眼睛专注得一动不动的,有点像是蠢萌蠢萌的小白鼠,让人忍不住为之心软。

    “嗯,如果青云想的话我会温柔的!”

    她一本正经地道,还自个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自己这个想法!

    “哈哈哈哈”

    明珠郡主看着陈青云眼眸微转,星光耀耀,以及那微微上翘的红唇,再也忍不住地捧腹大笑!

    “呵呵”

    “这孩子可真实诚!”萧夫人轻笑道,口气十分愉悦!

    “这个傻姑娘哦,真是不知深浅!”齐夫人轻叹,不过语气同样愉悦!

    “呵呵,不知道也好,省得怕!”徐夫人暗含深意道,眼眸都笑得飞起!

    心慧又懵了!

    怎么才过一会,一个个又开始意味深长地说话了?

    不会是青云又回来了吧!

    她立即感觉后背一凉,连忙坐直身体。

    青云好笑地看着她瞬间绷得紧紧的身体,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喝醉了?”

    心慧羞得眼眸都闭起来了,连忙摇了摇头。

    恰逢这时,下人们进来,说是要移桌椅到外面去。

    萧夫人她们顺势起来,笑着往外走。

    留了那两人,正像蜜里调油一般甜腻腻地靠在一起!

    下人们动作很快,花厅里面,桌椅板凳都空了,唯独心慧还坐着自己的板凳不挪屁股。

    而青云也由着她使小性子,两个人无声地靠在一起,一个闷笑愉悦,一个赧然羞恼。

    “你什么时候来的?”

    等到人都走光了,心慧这才转头,瞪着青云。

    她的唇瓣咬出了新鲜的齿痕,红艳艳的,泛着莹亮的水渍,让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而她根本毫无所觉,站起来后,还抓着他的手暗暗使劲捏了一下。

    青云知道她是羞的,一双潋滟的桃花眸波光粼粼,带着忽闪忽闪的羞意,正努力直视着他的眼眸。

    他看着她逞强的面容,粉粉的,像是被肆意研磨着的海棠花瓣,透出了最娇艳的色泽,也沁出了最诱人的花香。

    他俯身过去,用额头抵靠在他的额头,眼波流动,红唇轻启道:“你不是说,你会温柔的?”

    心慧的脸唰地红得厉害,眼眸一闪,当即又推了他一把!

    他握住她的手不放,轻笑着,在她的耳畔道:“乖了!”

    “等到了洞房花烛夜,我保证让你尽情发挥!”

    “你还说!”她急了,像只炸毛的小松鼠一样,当即抬脚踢了踢他的腿!

    “呵呵,我不说了!”

    陈青云闷笑,真正觉得她无比可爱!

    他牵着她的手往外走,边走边道:“萧伯父想收你为义女,我没有拒绝!”

    “这样以后,萧家也算是你的娘家了,日后去了京城,也不会有人小看你!”

    他温柔道,轮廓清隽俊朗,皓白的牙齿露了出来,笑得如沐春风!

    心慧感觉自己的脸已经丢得差不多了,此番脸颊又红又烫,眼眸更是无法聚焦!

    这样出去,跟承欢过后的小媳妇有什么区别?

    她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可惜没有什么效果!

    青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她就知道自己刚刚说了多么白痴的话!

    “你刚刚怎么不早说?”

    “现在我这个样子怎么去?”

    她埋怨青云,心里却怪自己,明明不能喝酒的,还是浅尝了不少!

    哎

    青云闻言,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他微微低着头,捧着她的脸颊,俯身轻啄了她的红唇一口!

    清亮深黑的眼眸中,一探见底,全是满满的柔情蜜意!

    “你是最美的,谁也比不上!”

    他道,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眸,那深黑色的瞳孔像是在旋转的漩涡,瞬间便将她吸了进去,

    她感觉胸口一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

    而他却转而认真地牵起她的手!

    她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要脸!

    不过她却还是傲娇地红了脸庞,亮了眼眸。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那什么娇娇羞羞的小媳妇样,去他娘的有多远滚多远!

    她是御姐,御姐,御姐她在心里默念十遍,总算是把一颗忽上忽下的心给安抚下来哈哈哈

    青云:新婚之夜,让三爷好好发挥!

    还有一章,让三爷先吃个晚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