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意味深长的眸光
    第二日一早,齐夫人在北苑操办宴席。

    长康带着人一大早就去帮忙了。

    皇上和齐瀚用了早膳以后,便接见了一众官员,以及早就等候的周宁和陈青云。

    不一会,皇上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亲迎镇国将军一干人等入城。

    齐夫人见明珠郡主过来了,还帮她安排席位等等,唯独不见心慧。

    她心下一叹,明珠郡主见她颇为自责,脸色也不太好,便凑近她的身边说道:“齐夫人不必介怀,心慧她并没有怪你!”

    “今晚皇上和镇国将军移步到我那边,心慧在准备晚宴时候的菜肴呢!”

    “一会你也过去,她出嫁的时候,得要有一位有福气的夫人给她梳头啊!”

    齐夫人闻言,眼眸这才亮了起来!

    当即便跟明珠郡主围绕着心慧和青云的婚礼聊了起来!

    准备了哪些聘礼,还少点什么礼数等等。

    明珠郡主一一解答,半响后两个人越聊越欢,到是准备好好给心慧和青云操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午时,皇上与镇国将军一干人等,浩浩荡荡地去了北苑赴宴。

    长康挑了大师傅的担子,从他师傅哪里学了精致的宴会吃食,从点心茶水到主食,全都别具一格,推陈出新。

    凡是宴会上的菜肴,全都汇集了八大菜系当中的名菜。

    其中就有川菜:辣子鸡,麻婆豆腐,鱼香茄子,剁椒鱼头鲁菜:油焖大虾,糖醋里脊,三色佳藕,红烧鲫鱼苏菜:红烧狮子头,糖醋排骨,香辣蟹等等。

    这一场宴会,对于西北边关征战许久的那些将军来说,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皇上本就是想犒劳他们,酒过三巡,便让他们敞开肚子使劲吃,不必拘礼。

    大家吃饱喝足,又一番恭维劝酒,直到晚上酉时才有些醉酒的,慢慢被扶了下去。

    宴席散了,皇上换了便装,一行人微醺半醉地去了明珠郡主的宅院。

    而此时的漪澜小筑,早已准备好了两桌养身的膳食宴席,就等着客人们一一入座。

    荷叶莲子粥,枸杞滑溜里脊片,木耳红枣酱,南瓜百合糕,桂花八宝饭,百莲酿藕,红参羊奶饮,参芪玉米排骨汤,阿胶烧蹄筋,淮山药肉麻圆,天麻首乌炒肝片,清蒸竹荪

    在北苑吃了不少大鱼大肉,这一见这席面上都是清清爽爽的,还隐隐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顿时让心神一震,想要坐下来慢慢品尝。

    周宁安排了皇上,萧庭江,齐瀚,徐润泽,萧凤天,陈青云还有他自己坐在院子里,这边还能赏月对诗,花香怡人,十分雅致。

    那边的周宜安排了萧夫人,齐夫人,徐夫人,李心慧,以及她自己坐在了花厅里。

    这里暖和一些,没有冷风,都是女子,也好说些私密话!

    明珠郡主摆用了一套上好琉璃杯,一一倒满了葡萄酒。

    她在北苑就喝了一些,现在心情好,当即就遥遥地敬向心慧道:“我这一生的好运,从嫁人的时候就折腾没了!”

    “谁知道遇见你,我的好运气又来了,来来来,我周宜敬一敬我这好妹妹一杯!”

    心慧忙了半天,本以为能坐下来好好吃一顿,谁知道看着明珠郡主满脸红晕,眼眸翩飞的迷醉后,当即轻笑着与她碰杯。

    “好了,我喝了,你赶紧坐下!”

    明珠郡主高兴,她心里念叨儿子,不过却知道这个场合,儿子出来不合适。

    当即便按耐下来,一直看着心慧傻笑。

    心慧原本坐在她的对面,被她直勾勾地看着,顿时也觉得脸热。

    “宜姐姐,你喝醉了!”

    心慧肯定地道,一般喝醉的人,脑子都不太好使。

    “呵呵!”

    萧夫人轻笑,站起来跟心慧道:“行了,快坐过来挨着她吧!”

    “这丫头从小就傲气得很,难得有一个关系亲近的姐妹,现在黏你呢!”

    心慧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醉人的笑意,她站起来,与萧夫人对换位置,坐到了明珠郡主的身边。

    明珠郡主当即拉着她的手就道:“你被噩梦吓醒那天跑来找我,算算日子,就是青云受伤的时候。”

    “你们两个心有灵犀,痛也是一起,我真是羡慕啊!”

    “不过你以前好像说过,洞房的时候,疼的是你唔唔”

    “唔你干嘛捂住我的嘴巴!”

    “我是说你们洞房的时候,一定是青云痛了唔唔”

    明珠郡主撑大眼睛,她们在花厅说话,外面的人又听不到。

    心慧羞红了脸,这里坐的都是老油条。

    一个个正伸长脖子看戏呢!

    她赧然的眼眸闪烁着,一边捂住明珠郡主的嘴巴,一边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别说了!”

    “心慧,没事,他们在院子里听不到的。”

    萧夫人出身道,兴趣盎然地盯着明珠郡主的嘴巴,眼里全是八卦的意味。

    “行了,你也跟着凑热闹!”

    “你没看见,心慧脸红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齐夫人解围道,她还想找机会跟心慧单独说说话呢!

    明珠郡主见她把手放开,得了喘息的机会后,当即便嗔怒地道:“就是就是,这说说有什么关系!”

    “说不定我们还能给你传授点经验呢!”

    心慧以手挡脸,撑在桌子上,觉得明珠郡主已经醉了!

    徐夫人含笑,看着齐夫人道:“今日初四,明日就该回娘家待嫁了!”

    “说起来,当初我成亲的时候,就是一册小本子,我当时脸红得厉害,看都没有看就藏起来,后来果真吃了大亏!”

    齐夫人闻言,微微红了脸。

    她看了才成亲的。

    萧夫人看着一个个都低着头,美眸转动,流光异彩的样子,当即好笑道:“我到是担心青云,他年纪尚轻,又没有经验这要不要找个人提点一下?”

    几位真正的妇人默了片刻

    心慧想着自己从青云那里搜刮来的春宫图,当即摆了摆手。

    这种好意,她谢绝!

    “不用了!”

    心慧出声道,她微红的眸光扫视这几个妇人探寻过来的视线,一时间愕然!

    “你跟青云你们不会”

    齐夫人有些紧张地试探道,她从北苑下人的口中,也知道有关心慧身体不洁的传言。

    心慧见齐夫人误会了,连忙哭笑不得的解释道:“当然没有了!”

    “我是担心青云的身体没有好完,准备先成亲,以后再圆房的!”

    心慧解释道,可是感觉空气静了三秒。

    她愕然地抬眸,只见花厅的帷幔下,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站着青云的身影。

    他与几位夫人颔首见礼,然后自然而然地走到她的身边,将她的酒杯拿走,给她盛了一碗排骨汤道:“你不胜酒力,不要喝了!”

    “多喝点汤,养胃!”

    陈青云说完,拍了拍她的肩膀,满含笑意地离去。

    心慧歪着头,看着他眼眸里的碎金色光芒忽闪忽闪的,红唇牵扯的弧度,分明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痞气!

    她感觉身体一冷,有些不自在地抖了抖。

    青云看着她的眸光,分明有些意味深长!

    但愿,只是她想得太多了。

    眼看着青云的身影消失在花厅,明珠郡主立即拍拍心慧的肩膀道:“你完了!”

    “你刚刚话语里的意思,分明是怕青云不行,男人最忌讳这个了,你自求多福吧!”

    心慧:“”有这么夸张吗?

    “咳咳,心慧啊,那个我看你还是准备准备吧,我那里有一本压箱底的小册子!”萧夫人轻咳一声,准备贡献自己一小份力量!

    心慧的嘴角抽搐着,心道,要不要这么草木皆兵啊,青云很心疼她的!

    可接着齐夫人又道:“我那里也有一本,明天我给你送去李宅!”

    心慧的眉头皱成了川,她十分抗拒地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吧,青云的伤都还没有养好呢!”

    齐夫人:“真是一个不知事的傻瓜,青云现在哪里看得出来伤了?”

    萧夫人:“边关那个骁勇善战的王将军,被砍了一刀,回家照样睡媳妇!”

    徐夫人:“嗯,这个嘛,有备无患!”

    心慧::“”

    她刚刚一定是说错话了,眼前的这些妇女,一个个看着她的眸光,都一致地充满了同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