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你可真会勾人
    陈青云的眸光落在她的红唇之上,里面的光深了几许,呼吸也粗重许多!

    他斜抬的眼眸幽幽地盯着她看,似带委屈,似带指控地出声道:“你在折磨我!”

    那眸光似嗔,似怨!

    直勾勾看着她的时候,仿佛像是一张从天而落的网,彻底将她束缚其中。

    她的洗下意识一抖,连忙把手挪开!

    可此时,他却死死按住,不准她挪开了!

    他的手覆在她的手上,然后微微用力,揉搓着!

    “我愿意给你折磨!”

    他道,眉头上挑,还一本正经地把衣襟拉开一些!

    可惜里面露出来的,不再是迷人的蜜色肌肤,而是堆叠的粗粝的红色疤痕!

    心慧的眼眸一暗,哪里还能跟着他疯疯癫癫的玩闹?

    当即便拍了拍他的手,出声道:“行了,你先休息吧!”

    “我后日要回去帮忙了,婚礼的事情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明日你还要去应酬吗?”

    说真的,心慧知道在皇上面前露面是好机会!

    可一想,动不动就跪来跪去的,他身体还没有好完,跟着去也是遭罪。

    青云闻言,眸光微微一暗!

    他拍了拍她的手道:“明日一早皇上会去城门口接萧伯父他们,中午在北苑摆宴,晚上郡主做东,应该会在漪澜小筑!”

    “到时候少不得你要去见一面,放心,皇上个明君,不会随便发怒的!”

    心慧闻言,愕然道:“没有必要见吧,我虽然跟宜姐姐熟悉,但也不是什么官家的人!”

    “我最不喜这种场合了,明日再说吧,能避就避!”

    青云闻言,点了点头!

    不过他知道避不开的,今日皇上已经问起。

    为了她,他连御状都告了,皇上怎么可能不好奇?

    他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心里惆怅又愉悦!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里?一个人,连自己的影响力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天真得可爱,还是迷糊得可恨!

    他轻叹着,拥着她道:“陪着我睡吧,我想你,很想,很想!”

    她的心思微动,温柔的手覆上他清隽的面孔,抚摸着他深邃迷人的眼眸,轻笑道:“呵呵,你就不怕我折磨你了?”

    他微微仰着头,红唇吻着她的掌心,一字一句道:“我甘之如饴!”

    她感觉手心一热,似有酥麻醉人的感觉瞬间袭向心脏!

    她收回手,撑在床榻边,一双水润清亮的眼眸灼灼地望着他的双眸。

    他依然灼热地回视过来,透着一丝丝**的渴望,无声无息地诱惑着她。

    她感觉心脏一紧,好似有烟花般的绚烂炸开了,美丽得让她控制不住地俯身而下,倾覆在他的红唇上!

    他仿佛等了许久,就是为了这一刻!

    他伸手绕到她的颈后,温柔地抱着她的后颈,手指插入她盘起的发丝当中,将上面的簪子取下!

    喘息的时候,他抚摸着她的青丝,满眸深情地道:“现在你还是我的姑娘!”

    她感觉眼眸有些热,脸颊更是烫得发红,眼眸忽闪忽闪的,有着水雾弥漫的光彩!

    两鬓垂下的青丝落在他的胸前,他把玩着,放在唇瓣轻轻地嗅了嗅。

    “好香!”

    他道,简直迷死她了!

    “你真会勾人!”

    她道,她甘拜下风了!

    “呵呵!”

    他闷声而笑!

    再次扬起头,揽住她的身体亲吻!

    “留下来,我替你暖床!”

    他再次挽留,她很想跟他说!

    现在的天还不热,她也不怕冷!

    可是看着他期盼的眸光,她的话就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半响,她轻叹道:“好!”

    “不过,你等会可不要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是她条件?

    “好的!”

    陈青云,大不了他不翻动身体不就好了!

    能够依恋地赖着她的时候,这种感觉奇妙得像是飘在云端!

    拥着她,一会就能睡着了!

    她清浅的呼吸声,就是他最好的催眠药!

    夜晚,北苑一片怒斥追打之声!

    刚刚歇下的周乾闻声,爬起来对着身边的秦公公道:“大半夜的,吵什么?”

    秦公公也有几分尴尬,当即便道:“是齐夫人跟齐院长那边闹起来了!”

    “哈哈”

    “齐瀚那个滑头也有今天?”

    “行了,夫妻之事不掺和,随他们去吧!”

    “你也去休息吧!”

    秦公公闻言,当即含笑退了下去!

    话说,这齐院长这么憋屈的时候,也是很少见哪!

    哈哈,看来明日,只怕又有好笑的笑料了。

    秦公公想着,笑着睡下了。

    正院那边,那可真是鸡飞狗跳。

    因为长途跋涉,齐夫人并没有带着女儿和儿子回来。

    此番她是回来兴师问罪的,她大半辈子了,都没有这样跟齐瀚生这么大的气。

    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细竹条,等到下人都侍候安歇了,把门一反锁,当即就往齐瀚的身上抽!

    边抽边道:“齐瀚,你很能耐啊?”

    “我走的时候你这么跟我说的?会照顾好心慧和青云的,结果呢?”

    “呵呵,你还敢打青云,你还跟他们吵架,翻脸!”

    “渍渍,我这辈子都没有见你这么能耐过?”

    齐瀚一边疼得身体抽搐,一边眼眸忽闪,早就知道夫人心里有怨气,他连衣服都还没有脱呢,要是穿着个寝衣被赶出门去,那可就真是凄惨又丢脸。

    “佛曰,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已经知道错了!”齐瀚挑了挑眉,不想闹得动静太大。

    可齐夫人哪里会放过他?

    当即抽的力道加大,声音也更冷。

    她恶狠狠地瞪视着齐瀚,眼眸泛红,似有泪光闪烁。

    “当初十年的求子艰辛你都忘记了?”

    “若不是心慧,我们哪里还有霄儿?”

    “我们照拂青云和心慧,那点绵薄之力,算得上什么?”

    “你摆足了恩师的谱,哪里知道,今后我该如何跟心慧相处?”

    “前程,入仕,早知道你心在朝堂,当初为何装作这般淡然,两袖清风的模样!”

    “我看你就是一个伪君子,真小人!”

    齐夫人骂道,眼泪落了出来!

    她真的是气死了,青云上京城告御状的时候,她见都还没有见到一面,青云就走了。

    今日总算得见那个孩子,可心慧根本就没有来,青云那个孩子看着她欲言又止,若不说她再三追问,只怕她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是如此恶劣之人。

    齐瀚看着夫人落泪,心里自然是又心疼,又自责。

    陈青云那小子,又在背后阴他一把!

    齐瀚气得两撇小胡须抖动着,眼眸一片无奈。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都怪我没有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是我错了!”

    齐瀚不敢反驳,一个劲地认错。

    齐夫人见状,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光是认错有什么用?

    现在她都没有脸面去见心慧了!

    她提着竹条抽了齐瀚几下,当即冷声道:“你给我去书房睡,什么时候青云和心慧原谅你了,你就什么时候回来!”

    齐瀚闻言,老脸一僵!

    他讨饶地看过去,眉头皱成一团,小声地道:“你看我打地铺行不行,皇上还在呢,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齐夫人闻言,当即冷冷地斜倪了他一眼。

    “呵,你还要面子?”

    “那你当初打青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他也要面子的!”

    “赶紧滚去书房睡,不然我继续抽你!”

    齐瀚看着夫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小心肝一抖,当即果断地开门,默默地走向书房!

    抬头看天,嗯,月色不错!

    周围那些探头探脑的下人,一定是出来赏月的,一定是!

    齐瀚一路视若无睹,神情淡定地进了书房!

    可刚进去,齐盛耸着肩膀,忍着笑意道:“老爷,被子已经给您铺好了!”

    齐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