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我是你的人,要什么脸
    八月初三,圣驾提前一个时辰入了定南府。

    徐润泽携带治下的县令和齐瀚等人,在城门处亲迎。

    另外有支起了棚子,静坐等待的周宁兄妹和陈青云。

    难得碍眼的人都走了,萧凤天修养几天,心里虽然还是惦念,可至少他看到她时,能够忍下那些想要冲破喉咙的话语。

    可是今日,那些阻碍他的人影,都走了!

    他心里纠结了又纠结,还是想要跟她说说话!

    心慧在跟长康对李家婚宴的菜单,忙完以后,这才发现萧凤天一直在院子里等她。

    她意外地挑了挑眉,疑惑道:“萧大哥怎么不去亲迎皇上?”

    萧凤天闻言,含笑道:“我等会会出城,明日跟我父亲一起进城!”

    心慧闻言,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皇上是来亲迎镇国将军的,变向慰问二十万大军。

    萧大哥是平西将军,自然是要跟镇国将军一起进城。

    “我记得伯父说过,他喜欢吃酱牛肉,今晚我就做,明天你们回来就能吃了!”

    萧凤天没有想到,她连父亲喜欢吃什么都记得!

    心里闪过一丝暖意,他轻声道:“难得你放在了心上!”

    “那是自然,我与青云身边的亲人本就少之又少,萧大哥一心维护我们,萧伯父也暗中相帮,在我和青云的眼中,早已将你们视若亲人。”

    视若亲人?

    萧凤天按住腰间匕首的手放了下来,抬眼看着心慧。

    她的眼眸怡然清透,盈盈地看着他,带着坦然的笑意。

    萧凤天感觉呼吸一滞,心里有些酸酸的疼痛。

    “我也是!”

    他道,却分明透着几丝苦涩!

    心慧似有所感,抬眸看着他的双眼,见他眼眸黑沉幽暗,似有宣泄而出的情感,正涓涓地流向她的瞳孔之中。

    “萧大哥你你难道还没有放下吗?”

    心慧试探道,她也有几分心慌!

    萧凤天见她眼里有了回避之意,心里更是揪成一团。

    他当即摇了摇头,苦笑道:“放下了,只不过想到你跟青云马上要成婚了,便也会忍不住想,若是也有那一两分的可能,如今得到这份幸福的人会不会是我?”

    他说完,眸光灼灼地看着她,好似,奢想着一个可以让他释然的答案。

    心慧的眸光有些神游,她在想,如果青云娶的人不是她,那她应该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甚至于,连这一片地方都不愿踏足!

    人之常情!

    “我们的性格太相似了,两个人就算在一起,也是相敬如宾,和和气气的!”

    “可是我和青云,应当是不一样的吧!”

    “我总是想要去逗他,看他嗔怒,看他隐忍,看他愉悦,然后期待着,他又会如何逗我开心,逗快乐,好似连言语之中,都透着浓浓的甜蜜。”

    “我喜欢宠着他,他也喜欢宠着我,我们就算明白彼此的心意,也会想着让对方时时刻刻都知晓,他其实很不听话,也经常让我担心,不过他对着我说两句软话,我便不忍心责怪了。”

    “我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任凭别人三言两句就哄了去,可是只要是他说的,我总是听得津津有味,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像是一棵树,而我像是一根藤,我总是想围着他转,借助他的身体拥抱他!”

    萧凤天:“”

    青云说对一件事,他就算来找虐的!

    努力咽下喉咙里的苦涩,萧凤天的眼眸逐渐清明。

    “我明白了,以后祝福你和青云,携手白头!”

    萧凤天认真道,他掏出身上随身所带的两把匕首。

    两把都递给心慧!

    “送给你们,日后成双成对,他总不会想着还给我了!”

    两把匕首对他来说,就像是心里的执念!

    尤其是绿色的这一把,送不出去,可留下来,却经常会睹物思人!

    心慧接了过去,黑宝石的,低调奢华,杀气腾腾。

    绿宝石的素雅沉静,大气端庄。

    心慧抬首,看着萧凤天释然的笑容,收下了两把匕首。

    “我代青云谢过萧大哥!”

    萧凤天闻言,摆了摆手,忽然觉得全身都轻松许多!

    罢了,放不放下,都是自己的事情!

    他又何苦,跟自己过不去?

    青云直到晚上才得空回来,跟着应酬一天,他早就烦闷了。

    因为有伤在身,他便跟明珠郡主一起回来了,周宁都还在作陪呢!

    渍渍,真累!

    看着心慧递上来的两把匕首,陈青云拿了黑宝石那一把,心里十分舒坦道:“就知道他迟早要给我的!”

    上一世,他跟萧凤天也是挚友。

    这一把匕首,他送给他防身用的。

    可想不到,这一世,却是因为心慧。

    可叹,命运已改,再不复孤苦轮回。

    “这两把匕首价值连城,等到萧大哥成亲,我们也要好好想一想,送点什么出彩的才好!”

    陈青云闻言,不以为意道:“不用你费心思,等到他成亲的时候,我送他一副送子观音图!”

    “噗”

    心慧忍不住喷笑,一个男子画送子观音图,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

    她伸手点了点青云的额头,好气又好笑道:“你呀,也太敷衍了!”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拉入怀中,眼眸一暗,顿时戏谑道:“现在谁人不知,譞雲居士的画可当传家宝?”

    “怎么就敷衍他了?”

    “到是你,我不过是离家一日,你怎么心心念念都是外人了?”

    心慧头疼地抚额?

    现在怎么成了她心心念念外人了?

    这个内人可真是太不要脸了!

    她伸手推了他一把,然后出声道:“行了,你早点休息吧!”

    她不想听他胡扯了!

    可陈青云拽着她的手就是不放,那群老家伙恭维来恭维去,一会战战兢兢磕头,一会小心翼翼陪侍,有几次他打了个盹,突然就被身边的人用手肘拐醒,还一副是为了他好的眼神。

    陈青云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疲倦地道:“今天被他们吓到了,你给我揉揉!”

    “上床跟我一起睡吧,我替你暖床!”

    “反正你也知道的,我什么都做不成!”

    陈青云晃荡着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此时正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心慧白了他一眼,却还是坐到床上去,伸手轻轻地给他揉了揉!

    他身上的伤痕都结痂了,热气潮涌的时候就痒,还伴随着跳痛的感觉!

    他往下躺,一开始还觉得很舒服的。

    可是她的手跟有魔力似的,所到之处必定一片火花四溅!

    他忍不住了,轻咳一声,睁着水润红光的眼眸道:“咳咳,够了!”

    “再揉我就要欲火焚身了!”

    心慧闻言,又气又恼,弄了半天,力气使了,到还成了她的不是了!

    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站起来,转身就走!

    他当即一把抓住,将她往床上一带,再紧紧的搂住道:“别走!”

    “陪陪我,今天跪了几次,我这膝盖,大腿,还有腰腹都好痛!”

    心慧压在他的身上,又怕把他压痛了!

    听闻他这软绵绵的声音,心里哪里还有什么火气?

    她的手顺着他的胸膛滑到他腰窝的地方捏了捏,低声道:“先让我起来!”

    陈青云闻言,抱着她不动,嘴里却无耻道:“嗯,就这样捏,舒服!”

    “你还要不要脸了?”

    她笑骂道,又捏了一把!

    那腰窝的地方伤口少,摸起来滑腻又温暖!

    掐上去的时候,感觉那小肉肉紧绷绷的,她可喜欢了!

    陈青云也喜欢她这亲昵的捏法,闭上眼睛,有些享受地道:“我是你的人,要什么脸?”

    心慧:“”

    心慧的手顺着他的腰窝往上滑,再次覆上他的胸膛道:“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继续揉了!”

    掌心似乎还滑过凸起颤栗的地方,心慧的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这一下,她到是要看他怎么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