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谁有自虐倾向
    萧凤天刚刚出来,只见周宁,周宜兄妹俩结伴而来。

    两人看到他出来的时候,眼眸里都闪过一丝愕然。

    似乎,觉得有些意外!

    他的眉头皱起,这才惊觉,自己刚刚太过冒失了些!

    “咳咳凤天回来了啊!”

    “晚上一起喝酒啊!”

    周宁打着招呼,莫名尴尬。

    周宜看着萧凤天有些灰头土脸的样子,心里莫名觉得好笑!

    怎么也是年轻有为的正二品平西将军,却偏偏,输给了尚未及冠的青云!

    “咳咳,青云要养伤,我们在这里打扰不好。”

    “去漪澜小筑吧!”

    周宜提议道,事实也是避免,萧凤天在这里碍眼!

    陈青云从后面过后,伸手搭在萧凤天的肩膀上,轻笑道:“既然都来,怎么也好好好吃顿饭!”

    “心慧亲自下厨怎么?你们不想吃?”

    周宁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陈青云的手,然后再看着萧凤天习以为常的表情!

    眼眸忽闪,悻悻地道:“那自然是不能错过的了!”

    周宜的嘴角抽搐着,无语地看着这哥俩好的两人,当即摇了摇头道:“我先回去了,开饭再叫我!”

    周宁见妹妹走了,看着明显有话要说的两人,也告辞道:“那我也先去小憩一会,等会再过来!”

    碍眼的人都走了,陈青云把手从萧凤天的肩膀上挪下来,出声道:“来我的房间坐吧!”

    萧凤天听着陈青云的话,心里虽然惆怅,但是心安!

    他跟着陈青云进了厢房,随手将自己带的佩剑一扔,端详着陈青云的身体道:“伤势如何了?”

    顿了顿,他玩味地瞅了一眼陈青云,调侃道:“你小子能洞房吗?”

    陈青云闻言,脸色顿时一片漆黑!

    他斜倪了一眼萧凤天,感觉怎么看都不顺眼了!

    “不牢尊驾操心!”

    “呵呵!”萧凤天轻笑,眼眸里的那些迷雾般散去,流露出些许愉悦的笑意。

    “准备入仕了?”

    萧凤天问道,闲散地坐下来,闭上眼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奔波劳累,歇下来时,他才觉得自己原来也如穷弓末弩。

    “总不能委屈她跟我一个小小秀才!”

    陈青云也坐下来,顺便给萧凤天倒了一杯甘草合欢茶。

    “尝一尝吧,她亲手泡的!”

    萧凤天闻言,睁开眼睛,接过陈青云递过来的杯子。

    茶水泛着淡淡的黄色,好似还有花香,萧凤天轻轻嗅了一口,疑惑道:“药茶?”

    陈青云往后靠到椅子上,眼眸里闪过一丝戏谑之意,只见他红唇轻启,悠哉道:“是啊,专治“心神不宁”。”

    萧凤天知道陈青云在挖苦他,当即冷哼道:“你很嘚瑟?”

    “有一点!”

    陈青云坦白道,他还记得当初,某人口口声声要让他离心慧远一点。

    结果,三年后,他自己想靠近,晚了!

    哈哈哈这充分说明了,萧凤天这厮,对感情太过迟钝!

    亦或者,他考量诸多!

    反正手下败将,不足言勇,他没有放在眼中!

    萧凤天能够感觉陈青云在鄙视他,这种感觉,真是憋屈!

    他冷冷地看了陈青云一眼,随即喝下花茶。

    很清香,回味甘甜,微苦,温热的感觉顺着喉咙滚下,让他略有几分意犹未尽之感。

    “照顾好她,好好过!”

    萧凤天搜刮脑海里的词汇,什么白头偕老,永结同心,渍渍,真酸!

    最后也只有常挂在嘴边,祝福下属成亲的那句!

    陈青云挑了挑眉,认真道:“那是当然,你也趁早死心,别有自虐倾向!”

    “她说了,所谓情深,要说感人的,得是两情相悦!”

    “像你这种单相思的,就是有自虐倾向,明知道不可能,还非要上赶着找虐!”

    萧凤天:

    手好痒,好想打人!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然后喝下茶杯里的最后一口茶,只听陈青云道:“你不说也好,说了还要被拒绝,到时候更惨!”

    “噗”

    “咳咳”

    “你”

    萧凤天冷不防被呛住,当即咳嗽起来,脸色涨得通红,连眼泪都呛出来了。

    他指着陈青云,再一次领教了他的利嘴!

    恰逢这时,心慧推门进来!

    咯吱一声,她一进门,便看到青云悠哉地坐着,可是他的对面,竟然是呛得满脸通红,眼泪飞洒的萧凤天!

    “外院那么热闹,我还想着是谁来了呢?”

    “没有想到,竟然是萧大哥?”

    心慧意外道,她还以为是余江在跟那些工头在结算最后的银钱呢!

    萧凤天没有想到,自己最狼狈的样子,竟然被心慧看了去!

    当即死死地瞪着陈青云,心里说不出的郁闷。

    陈青云早就撇下他,坐到一旁的圆木桌上去了。

    “这又是什么好吃的?”

    “是冬虫夏草老鸭汤!”

    心慧出声道,她放下汤碗,准备再去拿一副碗筷!

    待她的身影出了房门,陈青云继续对着萧凤天补刀道:“别瞪了,我会分你一碗的!”

    萧凤天气闷,知道陈青云故意说来气他的,当即冷哼一声,上前从那汤盅里盛了一碗给陈青云,自己直接端着整个大汤盅,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陈青云:

    心慧拿了碗筷过来的时候,还未进门,只见那圆木桌上挨着的两个人呢,一个在喝汤,一个在吃肉。

    她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碗筷,决定返回厨房,好好给他们做一顿晚饭。

    八月初一的时候,圣驾到了云州城,预计八月初三未时入定南府城。

    众人欢庆当今圣上即将驾到定南府的时候,陈青云叔嫂的那点流言,渐渐被淹没了去。

    有官府贴出的告示,还有放妻书为证,这流言到是没有越演越烈,不过有那等嘴贱心黑的,自然对于那贞洁之事,颇为。

    谢明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根闷棍,到像是打在棉花上!

    原来,那寡妇竟然早就得了放妻书了?

    日子偏偏还这么巧,就在《老李酸汤》出事的前一天?

    这可不是猝不及防吗?

    “嘭!”的一声,谢明宇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案桌上,眼眸遍布阴霾!

    叶照低垂着头,当即出声道:“皇上亲临定南府,百姓们的视线都已经不在陈氏叔嫂了!”

    “这小寡妇不过是陈青云的挂名嫂嫂,望门寡,又捞了个好名声,现在想要泼点脏水,也唯有贞洁被毁?”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几个人跟着谴责,陈青云之前的那些举动,已经赢在人心了!”

    “主子,我们回京吧,收拾陈青云不急一时,可是皇上来了,光是有暴露蛛丝马迹,都会察觉到我们的!”

    叶照劝道,他不想谢明宇栽在这里。

    回京还可以慢慢周旋,可是在定南府,现在遍布都是陈青云的势力。

    陈青云振臂一呼,万人响应,连知府徐润泽都有意靠拢,他们现在势单力薄,实在是不应该以卵击石!

    谢明宇自然知道,他现在不是陈青云的对手!

    陈青云敢让暗市的人在谢家大开杀戒,就不会怕他一个六品翰林院编修。

    他现在就算出去高呼一声,陈青云告御状是为了娶自己的亲嫂嫂,可是谁会相信他的话?

    告御状是那么好告的吗?

    生死不论,可陈青云竟然熬过来了,还好好地站在众人的面前!

    若不是当时他在京城,知晓陈青云是血染钉板进去的,也许他会以为,陈青云不过是做戏而已!

    “行,这一局,我认了!”

    “陈青云,你有种,我在京城等着你!”

    “明天,启程回京!”

    谢明宇冷声道,这是他输得最惨的一次!

    家破人亡,身边再无助力。

    本以为依附的,是坚固的大树,谁知道等进入官场,才知道自己是钢索上倒挂的杂技而已,若是不小心,就会摔下来,轻则伤残,重则死去。

    不过张金辰这一手,到是提醒了他!

    官场从来就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只有能为他所用,被他所用,以及愿意用他的人而已。

    谢明宇走了,可惜刚出城门,便被暗市的人盯上了,那些人也不要他的性命,就是逮到一次打一次。

    谢明宇知晓是陈青云的报复,心里愤然,有一次躲在茅坑里被一脚踢进大粪里去。

    他气得浑身发抖,看着自己满身的蛆,当即想到“人鼠之叹”。

    他握紧拳头,心里发誓,一定要将今日所受的侮辱,他日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谢明宇鼠窜归京时,三根肋骨已断,全身上下,更是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