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凤天归来
    心慧将药膳放下,然后用汤碗盛出来。

    今日她给他做的是“归元菊枸羊蹄汤”,这个汤放了枸杞子,桂圆肉,当归,陈皮,生姜等等,再加入焯水后的羊蹄,炖好以后,去掉陈皮生姜,再加入白菊花慢慢煲出的。

    有补血安神,养肝健脾,强筋益气之功效,对于如今体质虚弱,皮肉多出受创的青云来说,最好不过。

    那羊蹄炖得熟烂,最是入味,心慧帮他挑了些许出来,吹冷喂他。

    “婚服等你身体好一些再试吧,你的尺寸,我心里有数!”

    心慧道,她的还没有做好呢!

    要一起,配成一对才好看。

    青云也就是心血来潮,当即笑着颔首道:“那就再等等!”

    “不过成亲前三天我是不能见你的,那可真难熬!”

    陈青云看着她温柔的眉眼,心里总感觉怎么都看不透。

    她娇嗔时,眼波流转,潋滟勾魂。

    他看着看着,便会入了迷。

    还有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像是蕙兰,又像是百合,他每每靠近,都恨不得吸取所有,沉醉其中。

    “今日才七月二十八,还有好几天呢?”

    “再则,到时候我大哥成亲,我得去帮忙!”

    “还有齐院长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他对你都是有恩的!”

    “立场不同,就算他做错了,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放任我们了,你抽个时间去见一见他,别在怄气了!”

    心慧捏了捏青云的脸蛋,不想他因为她,而跟齐院长彻底断了往来!

    有些事情,没有美满未来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怨念。

    可是当心里不在有怨念的时候,她就觉得无所谓了。

    何必要去跟一个长辈计较,有些路看着艰难,可也走过来了。

    青云深邃的眸光落在她柔和的面容上,她眼眸中有释然,有笑意。

    他缓缓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知道,就算是跟老师维持表面的师徒情分,可到底,心里终究是不一样了。

    “我去京城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师母应该会跟随皇上一起回来。”

    “我若是猜得不错,老师应该会被收拾一顿的!”

    陈青云淡淡道!

    心慧瞅了他一眼,总感觉他这微凉的语气里面,透着幸灾乐祸的爽感!

    不过齐夫人跟她关系这么好,能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她自然是高兴的!

    “我们的婚事一切从简吧,我不喜欢铺张浪费,也不喜欢不熟悉的人装成亲朋好友指指点点。”

    陈青云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恐怕不行!”

    “呃?为什么?”

    心慧问道,他们认识的人根本不多啊!

    青云见她迷糊的样子,当即好笑道:“哪里都不会缺少趋炎附势的人,更何况,是结交朝中大臣和皇亲的机会?”

    “到时候镇国将军一家会来吧,世子和明珠郡主会来吧,说不定皇上也会想要凑热闹呢?”

    “书院那边就不说了,光是周围的知县,府衙,都会过来迎接皇上,到时候更别提定南府有头有脸的人家?”

    “大喜的日子,总不好把人拒之门外,我现在担心,门槛会被踏破了!”

    心慧:突然就这么不想成亲了!

    她冷着一张脸,没好气地瞥了一眼青云,总感觉都是他招来的。

    到时候如此大阵仗,她还成什么亲啊?

    “要不改改婚期,等他们走了,我们再办?”

    心慧打着商量道,结果某人眸光冰凉地盯着她看。

    “可以提前!”

    “我不介意今晚就办!”

    “但是,绝不可能推后!”

    陈青云认真道,他才不要推后,他等都等不及了,还推后干什么?

    心慧闻言,知晓他已经不想再继续拖了,当即便长长地吁了口气,懒懒道:“行吧,成亲是大事,听你的!”

    陈青云闻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下午的时候,天边的红霞来得很早,伴随着尚未落下山去的太阳,西边的残红亮得刺眼。

    似有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奔驰着,带着烈性十足的西风归来。

    “吁”

    一声特有的嗓音让狂躁来的马儿停了下来,萧凤天扯去面罩,朝着陈府的大门迈进。

    余江开门的时候,整个人微微震了一下。

    矗立在他面前的是,身穿军装铠甲,手执利剑归来,风尘仆仆的萧凤天和他的十几个亲兵。

    余江愣了一下,可萧凤天余江绕过他,推门而入。

    他犀利的眉峰微微皱起,一双晦暗不明的眼眸撑大,红唇轻抿着,四处搜寻他想要见到的身影。

    萧泽和萧沐出去办事还没有回来,青黛和青鸾听到声音便出来看看。

    见到他的时候,都有一刻的愕然。

    “少将军,公子在厢房休息!”

    青黛出声道,萧凤天充耳不闻!

    “心慧呢?”

    他问,深邃的眸光里,透着一丝执着追寻,仿佛只想立即见到她。

    青黛的眼眸一暗,下意识低头!

    “夫人在厨房给公子炖汤!”

    青黛低声道,大概,也许,她想,见一见也好!

    少将军不是冲动的人,也许,只是害怕夫人受委屈呢?

    青黛看向青鸾,青鸾也皱着眉头!

    她们跟萧家的亲兵都很熟悉,当即便招呼他们洗漱换衣,让长康和陈赖皮一起给他们做些吃的送来。

    青鸾找了个机会,去了漪澜小筑那边通知了周宜和周宁。

    那兄妹二人,当即跟着过来。

    与此同时,在床上半刻都忍不了的陈青云,冷着一双眼眸,阴沉着不爽的面容,慢吞吞地爬起来,准备徒手驱赶情敌!

    厨房很宽敞,支开的窗户透着亮眼的光。

    氤氲的热气在汤罐里面咕咕地冒着。

    她站在案桌前,正专注地在鲤鱼的身上切花刀,鱼身乌黑泛白,她的手指细长红润,不知怎么地,就让踏步而来,站在窗外的萧凤天顿住了。

    比起四月在西北时,她的气色好了很多。

    乌黑的发丝散发着柔柔的光芒,面容白皙细腻,透着一层娇嫩的粉色。

    眼眸清透明亮,专注的时候,像是一汪深潭中,有摇曳而过的黑金鱼,让人忍不住为之心动。

    她的红唇微微上翘,透着一丝满足的愉悦,那润泽艳丽的唇瓣,好似花期正好的海棠,让人感受到静静绽放的唯美。

    淡雅的绿色短衫,米黄色的交领里衣,玉兰色的百褶裙,她微微躬着背,视线专注地看着手中的鱼身,长长的睫毛卷翘着,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

    萧凤天的眼眶有些湿润,他也曾幻想过,铁马金戈血战之后,回到家中,也有一位温柔的娘子,为他洗手作羹汤,夜晚与他相拥而卧。

    当幻想中的人影忽然与现实中的面孔重叠时,他才惊觉,原来自己的视线早已不明,覆上一层深深的雾气。

    他揉了揉跳痛的眼珠,再次看向她时,只见她已经背过身去,手里拿着一个小碗一点一点地兑着调料,再次转身时,便将碗中的调料倒在鱼的身上,然后翻动鱼身,静放腌制。

    胸口有些闷痛,喉咙干涩无比,他想开口唤她,可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他应该说些什么呢?

    萧凤天想着,可这样自己跟自己僵持着,一直看着她,却没有开口!

    后面跟来的陈青云慢慢地走到萧凤天的身后,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萧凤天回头看去,两个人男人对视着,一双暗色的瞳孔里,复杂万分,一双深幽的瞳孔中,晦暗不明。

    陈青云正想开口,谁知道萧凤天立即点了他的穴道。

    萧凤天摇了摇头,示意陈青云不要说话。

    再看到陈青云的那一刻,他忽然清醒过来,保留了最后的理智。

    其实这样已经很好了,至少他跟青云和她都是朋友,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关怀,可以光明正大地蹭饭,可以光明正大地转悠在她的身边。

    何必还要强调呢?

    何必还要执着没有结果的结果?

    何必要三人日后见面,都尴尬万分?

    “出去说吧!”

    萧凤天用唇语说道,随即解开陈青云的穴道,自己率先往外走。

    陈青云看着厨房里,正背过他们揭开汤盖的心慧,收回眸光,掩下心里的异样!

    不知道也好,有些事情本来就不可能!

    又何必,让她也跟着烦恼?

    陈青云慢慢往回走,心里想着,萧凤天这个人,一如既往地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