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早有准备
    入秋后的夜晚有些微凉的气息,高高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在风中摇曳着那泛黄的枯叶,覆盖了一处处交叠的暗影。

    偌大的谢家大房人去楼空,遍地枯叶,房门紧锁。

    谢老夫人下葬以后,谢大爷便带着人去庄子上避避风头去了。

    谢明宇潜藏在谢家,品尝这家族萧条后的落寞和孤寂。

    其他挨着的几房,灯火明亮,人影绰绰。

    偶尔还传来嬉笑怒骂的声音,说不出的鲜活。

    叶照来的时候,谢明宇仿佛陷入到静谧的夜色当中,敛去了周身那张狂不羁的气息,唯独剩下的,只有孤独,深深的孤独,无依无靠,无以为傲。

    叶照低下头,敛去眼眸中的复杂。

    谢家大房之所以有这一天,主要是谢家老太爷死得太早了,谢老夫人仗着辈分大,偏心又自私。

    长年累月,其他四房早于寒心。

    现在想要联合其他几房,根本不可能了。

    叶照在心里轻叹一声,也不知道主子如今,到底还想做什么?

    “之前从西北逃难来的难民,都聚集在城外的破庙中,白日进城行乞,夜晚露宿城外。”

    “我使了些银钱,天亮以后,他们进城就会散播流言。”

    “那些人对定南府的局势并不了解,加以利用,别人想查也查不出来!”

    谢明宇闻言,颔首点了点头。

    他转头看向叶照,当即道:“明日一早流言一起,陈青云想娶干干净净,名声又好的嫂嫂,只怕是要做梦了!”

    “我现在还不能与他正面对上!”

    “可这世间的好事,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全占了!”

    谢明宇邪肆地勾起了嘴角,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暗沉的厉色。

    他到是要看一看,这一次,陈青云还有什么好的办法?

    夜色微凉,冷风瑟瑟。

    可那矗立在风中的身影,却仿佛比那夜风还冷,浑身山下,透着一股阴邪的冷意!

    《老李酸汤》的案子过去以后,定南府依旧十分热闹非凡。

    官府贴出告示,二十万大军预计在八月初二,三左右抵到定南府,驻扎在城外银盘山上。

    皇上预计八月初二,三左右抵达定南府,慰问大军,亲迎镇国大将军。

    这舟车劳顿的,少说也要在定南府歇息几日才会启程。

    定南府有些门路的人家,全都上门与徐润泽商议,这圣驾来了,住在什么地方合适?

    还有那等歌舞,酒水,宴席等等安排。

    徐润泽忙得脚不沾地,还是齐瀚出面做主道:“住在北苑,清静怡然。”

    而后商议,吃食一律交由《食香阁》安排,十三家《食香阁》,还剩下一家,外出监工的长康,陈赖皮,余江,都已经回来了,这样的安排最为妥当。

    周宁已经入住在明珠郡主的宅院,兄妹俩难得相聚,自然得好好聊聊。

    李家在筹办婚事,陈府也在筹办婚事,采买婚庆用品等等,自然也有人猜测着,这陈家,李家,是不是要办点喜事冲冲晦气。

    可还没有人打听出来,这喜事究竟是落在谁的身上时,一些恶心的流言蜚语便悄无声息地散播开来!

    “哎你听说了吧,那个陈青云的嫂嫂,据说在监狱里面被那个马狗官给奸污了!”

    “听说了,听说了,好像是怀孕了,这不,李家,陈家采买婚庆用品,只怕是想要赶紧改嫁出去了!”

    “什么改嫁?听说是小叔要娶嫂嫂,这陈青云可真是个男人,这种时候了,还不忘给嫂嫂遮挡一二!”

    “原本还想着这陈青云见过皇上的,这不皇上要来咱们定南府了,前程怎么样也不差,他又是齐院长的入室弟子。谁知道这个当口,竟然为了自己的嫂嫂,前程都不想要了?”

    “哎,谁说不是呢,他这嫂嫂对他是真的好啊,家里穷的时候,什么都紧着他来,也难怪他现在想要以身维护,这一下,可真叫人说不出一句难听的话来!”

    陈赖皮大清早地采买食材,谁知道走到哪儿都是乱七八糟的流言。

    他当即冷了脸,回去以后,连忙跟长康商议。

    长康本想着,回来以后,把唯一仅剩的《食香阁》开起来,热闹热闹。

    可是他现在没有心情了,竟然有人暗地里胡说八道?

    “你再出去打听打听,具体是这么说的?”

    “我现在去找公子,这么大的事情,总有要个章程,不然越描越黑!”

    长康皱着眉头,面容冷肃。

    陈赖皮点了点头,他游街蹿巷最在行了!

    当即便再次出门去。

    长康去的时候,萧泽和萧沐已经回禀过了!

    陈青云没有想到,这个谢明宇到是学聪明了!

    没有直接散播流言,他跟心慧有私情!

    不过现在这般,到是显得更加恶劣!

    陈青云将怀中一直珍藏的放妻书拿出来,递给萧泽道:“去知府衙门请徐大人帮个忙,出个告示。”

    “由他,齐院子,族老,里正为证,我嫂嫂之前早已不是陈家的人,本意归家再嫁,谁知道突遭厄难,念我不离不弃,拼力救助,故而出狱以后,不想舍弃与我。”

    “而我亦不想她无名无分地回来,这才倾心迎娶,日后二人结为夫妻,同甘共苦,至死不渝!”

    萧泽,萧沐,长康闻言,三人的眼眸顿时一亮。

    竟然想不到,公子竟然早有准备!

    此时,正是时机!

    这一份放妻书在出事之前就已经写好了的,而且陈家村的族老,里正,包括徐大人都是在上面签字为证的。

    一个已经不是陈家的女人,却得到往日小叔的全力救助,自然感恩,不想再离开陈家。

    可此时再回来,无名无份,如何相处?

    故而小叔感念嫂嫂照顾之恩,倾心迎娶,也算是佳话一桩了。

    哈哈哈哈哈哈

    萧泽和萧沐在心里狂笑,这背后之人,如何想得到。

    也许公子,正在等这个流言蜚语的契机呢?

    “公子,我这就去办!”

    萧泽一脸兴奋道,感觉浑身都是力气。

    萧沐也想去,陈青云挥了挥手,当即让他们赶紧走!

    长康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如此种种的算计!

    “可是我师傅的名声”

    长康担忧道,总不能就这样被污蔑了!

    陈青云闻言,眼眸变得幽深起来!

    他斜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冷意,嘴角勾起轻蔑的笑容,淡淡道:“放心吧,这件事我自会处理的!”

    “皇上到时候会来定南府,徐知府已经举荐你为大师傅掌勺,你这几日多多研究精致菜肴,皇上不喜食辣,咸,甜,口味清淡即可。”

    “还有你之前教会的那些徒弟,抽几个好的自己带在身边,我们大约九月底进京,以后归期不定,你且斟酌安排!”

    长康闻言,心里一震!

    他撑大的眼眸里,全是不敢置信的眸光。

    我滴个乖乖,给皇上当大厨啊?

    长康咽了咽口水,当即重重地点头道:“我一定会努力的,好好做些精致的吃食,绝对不会给我师傅丢脸!”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到是想在皇宫给自己安排人!

    不过长康行不行,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长康晕乎乎地回去,当即开始钻研菜谱,丝毫不敢懈怠。

    陈青云知道谢明宇想看戏,可这戏不是他想看就能看的。

    这一下,他总算是可以光明正大地筹办婚礼了。

    陈青云想着,原本遍布乌云的内心,一下子就晴朗起来。

    甚至于,连眼眸都开始熠熠生辉!

    心慧给他送药膳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他有点小贱小贱的笑容。

    她正想问问他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谁知道他一见到她来,当即就道:“婚服好了吗?”

    “先给我试一试!”

    心慧:“”

    他那满身是伤的样子,竟然还想试婚服?

    这笑得贱兮兮的模样,难不成是心急了想要早点成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