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凤天之痛
    七月中旬的西北,正值风沙最大,暑气最盛的时候。

    黄沙好似浪潮,一起一伏,像黄龙一样将班师回朝的二十万大军笼罩其中。

    萧庭江接到京中谴来的密信以后,十分疑惑地对着身边的凤天道:“皇上分明醉翁之意不在酒,照我看,只怕多半是已经将陈青云收为己用。”

    “而且他上面还说了,陈青云的婚期定在了八月初八。”

    “这小子七月才上京告御状,浑身是伤不说,怎么连婚期都订好了?”

    萧凤天闻言,眼眸深邃幽暗,面容冷肃如霜。

    他当即拿过密信,越是往下看,脸色越是难看。

    一双撑大的眼眸闪过一丝震惊和不敢置信,他捏着信纸的手一抖,差点就稳不住身形。

    萧庭江见儿子面色骤变,当即聚拢眉峰,犀利的眼眸直视着他慌乱的面容。

    “天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萧凤天将信纸还回去,眼底一片孤寂之色。

    他摇了摇头,无力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横竖都与我无关!”

    他说完,策马前行,很快就消失在萧庭江的面前。

    萧庭江看着他比风更快的身影,紧皱着眉头,眼里闪过深思。

    他去了萧夫人的马车里面,递过密信,看着萧夫人已经隆起的肚子,嘴角下意识勾起,眼里而已遍布柔情!

    “要是个闺女就好了!”

    萧庭江伸手摸了摸,心里默念十遍,一定要是女儿。

    萧夫人娇嗔地瞥了他一眼,出声道:“京城来的?”

    萧庭江点了点头,随即将儿子的异样说了出来。

    “天儿看了,面色唰地变了,我问他他也不说!”

    萧夫人闻言,当即低头,专注地看着密信。

    半响后,她一双漂亮的凤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她合起密信,递过去给萧庭江。

    “你可知道青云八月初八大婚,为何皇上想要借着迎你的名头一观?”

    “不知道?”萧庭江摇了摇头,他正是奇怪这个!

    萧夫人轻叹一声,眼眸幽深而落寞道:“因为陈青云娶的,是他的嫂嫂,心慧那个孩子!”

    “什么?”

    “那岂不是叔嫂?”

    萧庭江满目愕然,这个他可真是一点都想不到啊!

    “他上面还说,陈青云上京告御状难不成这其中还有关联不成?”

    萧庭江自认不是傻瓜,可真还是不明白其中的道道。

    萧夫人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以青云勇闯沙匪老巢的胆识和勇气,你认为他会怕一个马振海?”

    “这件事摆明很蹊跷,而且婚期又定得这么急,只能说,这是青云自己设的局。”

    “以自己为局,不顾生死安危,也难怪心慧选他不选天儿了?”

    萧夫人惆怅道,眼眸顿时一暗!

    “什么?”

    “你的意思是天儿喜欢心慧?”

    萧庭江撑大眼眸,嘴巴张得都能塞进一个鸭蛋了!

    萧夫人见他万事不知的样子,心里顿时堆积了无数怨气。

    “你怎么当爹的,儿子想什么你都不知道?”

    “他当初一回京城就到处收罗送女孩子的礼物,最后好不容易在你的仓库里找到那一把绿宝石的匕首,看上去跟他那个是一对。”

    “我看他当时满意至极的样子,就心有怀疑!”

    “直到后来,在瑶县沙漠一带见到心慧带着那一把匕首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的儿子早已心有所属!”

    “可惜,他三年前还太懵懂了,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哪个女人有多少三年可以等?更何况,这三年,青云还一直陪在心慧的身边?”

    “这一次回去,我打算收心慧做义女,以后在京城,也可以光明正大地维护她和青云,让天儿彻底断了这份念想!”

    萧夫人自有打算,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天儿从小就明白自己背负的责任,所以轻易难以动情。

    想要彻底斩断,不是撇清不再往来,而是换一种,可以继续相处,可以继续关怀,却只能以兄长名义守护的方法。

    她是过来人,不想去逼自己的孩子,如今边关战事结束了,至少三年是打不起来的,希望可以趁着这三年,给天儿成个家!

    萧庭江看着妻子打算得很周到,不过他想起自己想收青云为义子的时候,青云当场就拒绝了!

    他悻悻地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要不要提醒自己的夫人,不要畅想得太美好!

    两人正在思附中,这个时候,只听萧家的亲兵在车外回禀道:“大将军,夫人,少将军带着身边的十几个亲信,先行一步了!”

    萧庭江闻言,面色骤然一黑!

    这个死小子,现在赶着去丢人现眼吗?

    “去,把他给我抓回来!”

    萧庭江傲气道,害怕孩子一时失控,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萧夫人闻言,当即按住他的手,对着车外的亲兵道:“罢了,不用管,让他去吧!”

    萧庭江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萧夫人一瞪,立即就老实了!

    不过略显几分不甘心道:“这个时候他还去干什么?”

    “早不出手,晚不出手,现在去了也是干瞪眼!”

    萧夫人凉凉地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呵呵,你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了!”

    “你别忘记了,当初可是老娘追到西北边关才把你擒住的!”

    “天儿统领西北二十万兵马,哪里会是莽夫之辈?”

    “你现在不让他去,他这一辈子都惦记,长痛不如短痛,我的儿子,从来不是懦夫!”

    萧庭江自然知道夫人说的有理,他只不过是心有不甘,自己的儿子如此优秀,追个姑娘竟然败给了陈青云?

    这说明什么?

    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的儿子不如陈青云的!

    不过也只有陈青云那个尚未弱冠的少年,能够跟儿子相提并论了!

    不然,京城里的那些软蛋,除了景王,他一个都看不上眼!

    “那串佛珠你给了心慧,你说皇上要是看见了,会不会有什么触动吧?”

    萧庭江问道,说真的,这才是他心里最担心的地方!

    萧夫人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之前她也没有想过,皇上能够跟心慧见面啊?

    一双犀利的凤眸闪过些许无奈,萧夫人当即轻叹道:“这也许就是缘分也说不一定!”

    “而且心慧和青云那两个孩子招人疼,你看看皇上这态度就知道了!”

    “也许是好事也说不一定,若不是当初心慧敢为了青云勇闯沙漠,还为了天儿吸毒重病缠身,我也不可能将佛珠给她!”

    “而且如今她和青云的关系正在朝着美满的方向转变,冥冥之中,像是都注定好的!”

    萧庭江不喜欢这些什么冥冥之中,什么天注定的等等!

    不过他不敢反驳妻子,而且送出去的礼物,脸皮再厚也不能要回来!

    横竖到时候他要先跟皇上会面,再去参加青云的婚礼,有他在一旁盯着,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夫妻二人的话题再一转,便回到了送礼的事情来!

    这一次战事结束,三方签订了十年契约,所以萧家在西北的许多家底都已经搬至京城。

    再加上他们从沙漠中收缴而来的,到是有不少宝物!

    这些宝物最大的功劳是青云和心慧,二人商议着,趁着这个机会,到是可以好好挑一些价值连城的精品。

    通向瑶县的沙漠腹地中,萧凤天带着十几个亲卫策马奔驰,风沙中,急速前行。

    他裹着遮挡风沙的面罩,只留出一双深黑的眼眸!

    这双眼眸在风沙中,像极了狼王之眼,犀利,深邃,幽暗!

    仿佛将眼中的一切尽纳其中,又仿佛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狂傲之中带着孤寂,不羁当中带着决然!

    他虽然策马奔驰,却仿佛原地踏步!

    好似有着前进的方向,却又仿佛迷失在沙漠当中!

    这一刻的萧凤天,从未有过如此满腹愁肠,不知从何说起的酸楚和疼痛!

    风沙迷了他的眼,让他的眼睛变得暗红,透着迷雾般的水光,可是他却浑然不觉,依旧像是永远停不下来孤狼,只知道朝着远方不停地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