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温柔上药
    回去以后,心慧让青云躺着,慢慢查看他的伤口。

    衣衫,裤子,全脱了,只留下轻薄的亵裤。

    他趴在软塌上,感受着她温柔的手,一一拂过那些伤口!

    有些痒痒的,不疼,可是却让他觉得心悸得厉害!

    “心慧我冷!”

    他有些赧然地开口,眼眸忽闪,轻抿的红唇透着一丝渴望!

    她收回眸光,手却将他的亵裤往下扒!

    他一下子就僵住了,动也不敢动,眼眸深深地蹿出了一丝火苗,燃得极其汹涌。

    “不要看!”

    他道,虽然知道阻止的力道微乎其微!

    可是他到底尴尬了,毕竟,那是他的屁股!

    “很好看,很翘,没有伤的话,按下去应该弹性十足!”

    她点评,看着上面结痂了,模糊一片血肉的伤疤,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他就感觉身上冷飕飕的,下意识并拢双腿,夹紧屁股!

    她无语地看着他微微颤抖的样子,像是害怕她会施爆一样!

    “看来你之前用的药都是顶好的,伤口浅的地方恢复得很好,那些药里应该有天山雪莲,再继续用,不动的话,会好得更快点!”

    “那些药还有没有?”

    她道,眸光四处搜寻!

    终于,她看到了,那条案上,整放着一个药箱!

    “你要给我上药?”

    他道,眼里闪过一片惊慌之色!

    虽然他很享受,但现在他不能动啊

    这是煎熬!

    **裸的煎熬!

    “让萧泽和萧沐来做就可以了?”

    “你去休息吧!”

    陈青云委婉地拒绝道,他真的难以想象,她那一双手轻轻触摸在肌肤上,均匀地涂抹着药膏的时候,他到底会有多难受!

    那种感觉,光是想一想,都够让他惊颤的。

    心慧将药膏拿来,眯乜着眼,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瞧。

    只见她红唇轻勾,露出魅惑的笑容道:“怎么?”

    “你现在也知道怕了?”

    “不怕,我会很温柔的!”

    心慧说完,当即将药膏涂抹在掌心,然后再用掌心顺着他颈窝后的伤口一点一点地慢慢往下擦,她温柔地涂抹着,掌心的药渐渐擦拭干净以后,她便再次放药。

    陈青云趴在床榻上,闭着眼睛,有些难耐地忍着。

    似痛,似痒,长长的睫毛抖动着,那紧抿的红唇透着一丝紧张,大腿更是僵直,连身体都像雕塑似的。

    心慧有心捉弄他,却又心疼他,到最后,便只是认真地给他上药。

    她的力道比萧泽萧沐的轻多了,凡是有伤位置,都没有避讳开去。

    可后背上完了,挺翘的臀部紧绷绷的,就是不肯翻身。

    心慧的眼眸一转,当即就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尴尬了。

    她看着他后背密密麻麻的伤口,跟马蜂窝似的,前面指不定更惨!

    “快转过来,前面要上药!”

    陈青云闻言,埋首的头使劲摇了摇,不行,那太丢脸了!

    他压都压不住,怎么还能给她看见?

    她略带几分生气地拍了怕他的肩膀,呵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矫情什么?”

    “再说,迟早都是要给我看的!”

    “不要!”陈青云还是拒接,他耳根都红了,眼眸羞得没有睁开,将头埋进枕头里,就是不动!

    她若是看到了,吓坏了怎么办?

    再说他现在这副样子能给她看背面都算是积蓄了极大的勇气!

    他久不转身,她又怕他受了凉,拉了薄被给他盖上。

    “现在可以翻身了吧,我不看,伸手进去上药如何?”

    她道,像哄孩子一样!

    陈青云慢慢吞吞地转过身来,一双深邃的眼眸满是赧然。

    他的双手抓着被子,又想她上药,又排斥她上药,各种矛盾。

    心慧见他把被子拉倒脖子那里,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害怕她会突然掀开一样,那羞答答的样子,像极了初次承欢的小媳妇!

    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俯身而下,轻靠在他的额头上:“怎么这么可爱?”

    “你在怕什么?”

    “我只是心疼你!”

    现在这种情况,她哪里有一刻的旖旎心思?

    她的手指触摸上他胸前的那些伤痕,眸光一点一点地变深,然后流露出心疼和难过。

    他看着她深色的眸子泛着水润的红光,忽闪忽闪的,像是他潜藏在心间的红宝石一样。

    “养养就好了,疼一时,以后就都不疼了!”

    她的搁在他蜂腰上的手停了下来,那些伤口粗粝无比,她触摸上去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凹凸不平的沟壑。

    满目苍夷的伤口,要有怎样强大的意志力,才能云淡风轻地说这些话!

    她轻靠在薄被上,听着咚咚的心跳声,闭上眼睛道:“有时候两个人的感情,是一场缘分,也是一场劫难。”

    “但愿,这劫难已经渡过了!”

    陈青云伸手抚摸着她的发丝,他的心柔软成一片。

    深邃的眼中满是柔情,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来自心间的愉悦,轻声道:“已经渡过了!”

    她接着给他上药,她理解他的尴尬,避开了那些隐秘的地方,然后将他的双腿都擦完了。

    薄薄的被子盖着他的身体,她睡在一旁,伸手揽住他的腰身,只想好好地陪着他睡一觉。

    在她睡着以后,他睁开眼眸,将身上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然后满足地闭上了眼睛,睡着时,嘴角都是微微上翘的。

    李林子没事了,当即跟爹娘回了自己家的小院。

    可远远的,便看到晴雨扶着她爹站在他家门口,父女两个,正望着他们归来,眼底和脸颊上都是无法遏制的欢喜。

    李光庆见柳福明都能下床走动了,当即走过去道:“柳老弟怎么不好好休息休息!”

    “听说林子没事了,睡不着,过来看看!”

    “你看这婚期是不是商议个近一点的日子,权当冲冲晦气!”

    柳福明开心道,可身体底子大不如前,说话时还带喘气。

    李光庆正有此意,当即道:“八月初六如何?”

    这样儿子先娶媳妇,再嫁女儿,接连都是大喜事。

    “好好好,八月桂花香,最宜嫁娶!”

    柳福明开心道,杨素珍也难得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连忙招呼柳家父女进门说话。

    李林子一个人站在大门口,看着晴雨和他爹就这样进了他家的房门。

    还有那什么商议婚事?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一把,天哪,他没有做梦吧?

    他爹竟然同意他入赘了?

    看样子不像啊,难不成是晴雨她爹松口了?

    嗯嗯,这个的可能性更大!

    李林子快速地往家里钻去,脸上露出一个得意无比的坏笑,哈哈哈哈,终于要娶媳妇喽!

    李光庆看着儿子一蹦三尺高的样子,当即笑骂道:“行了,好好坐下说话!”

    “这是你跟晴雨的终身大事,得尽快商议出一个章程来!”

    “好勒!”

    李林子满口答应,不过坐凳子的时候太用力了,当即臀部抽痛,连忙又一下子站起来!

    “林子哥,你没事吧?”柳晴雨担心地问道,眼眶还泛着水润的红色。

    李林子连忙摆了摆手,当即道:“不碍事不碍事!”

    “我与你柳叔叔商量,你们成婚以后,他和你们都住在这栋小院里,我跟你娘去北苑住,齐院长要离开定南府了,新院长与我关系甚好,我们住在那里,清静又舒适,你们不用担心!”

    “红酸汤的三家店面,都由你跟晴雨操持,不过以后要谨小慎微,我与心慧商议过了,日后将厨房摆到明面上来,让客人都可以看得见具体步骤,便可以避免别人再次诬陷。”

    “爹娘你们不跟我们一起住了?”李林子意外道,他觉得有些心酸,不想爹娘单独出去住!

    李光庆看着柳家父女低下去的头,心里莫名暗爽。

    只见他斜倪了一眼儿子,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道:“我本来就不曾与你们一起住,这次趁着你成亲,有人照顾你了,你娘也是时候去照顾我的起居了。”

    “别觉得我跟你娘受了委屈,我还在北苑当账房先生,是难得回来的,那边的西红柿也多,你娘过去也方便照顾,就这样安排了。”

    李光庆说完,看向妻子。

    杨素珍经过这次牢狱之灾,也知道了,儿子是时候成亲了。

    只要不是上门,跟岳父住也算是一种孝道,她自然没有意见。

    再者,她也想跟着丈夫,两老口还有力气,都能自己养活自己,过过清清静静的日子也好。

    李林子见她娘都没有意见了,当即便放下心来,不过心里决定,以后好好经营《老李酸汤》,换大大的院子,把爹娘都接过来,一家人高高兴兴地住在一起。

    李家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儿女婚事的时候,殊不知,一场恶语散播的流言,再次侵袭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