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最动听的情话
    宽敞的马车里,换了衣衫的心慧看着没有掀来帘子的车窗,一个人暗暗垂泪。

    陈青云伸手去握住她的手,有点凉,他紧紧握住,感觉那温度传至他的心脏,让他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李心慧闻言,狠狠地抽回手,那力道很大,他猝不及防,便没有握住!

    他心里一凛,眼眸顿时暗了下来。

    他靠过去一些,像个奄奄一息的小猫一样蹭着她的身体,那幅度很小,像是只有那么一点力道。

    “很痛的我轻轻动一会都是痛的!”

    “我知道瞒不住你,我不想以后再来一个马振海,我想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我想好好保护你,我想要你做正一品的夫人。”

    “心慧,我不想委屈你!”

    “你是开在我心尖上的花朵,我用心血来滋养都觉得不够,又怎么能够容忍,别人藐视你和欺辱你!”

    “我想要杀光那些人,自然是身居高位,我一个眼色,别人就能替我宰了。”

    陈青云刨白自己的内心,他想入仕,想要改变他们目前的境况。

    成亲以后,他步步高升,别人自然会说她是旺夫,命格极好。

    当初她没有来陈家时,陈家家徒四壁,可是她来了陈家以后,陈家慢慢地就好了。

    她没有嫁给他之前,他一个举人都考不中,嫁给他以后,他却能秋闱一举放光,自此平步青云。

    李心慧多想推开肩膀上的这颗脑袋,她多气愤他的每一次诚恳认错!

    然而,转过头,该如何行事还是如何行事,屡教不改!

    她真的很想打他,狠狠地教训他,可是偏偏,她下不了手,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她在乎的在乎,是不想他因为她而放弃入仕的机会,害怕将来他有一天会后悔,而不说她想过人上人的日子!

    她在乎的在乎,是不想他因为她而受到伤害,尤其是,差点把命都丢了的巨大伤害。

    他知道心疼她,难不成她就不知道心疼他了?

    简直大男子主义,没有想到,他彻底得到以前的记忆以后,会变得如此恶劣!

    那早知道,还不如软萌的青云呢?

    哼!

    她憋了满肚子的火,都烧到嘴巴里来了,她不想说话,不想开口就伤他!

    陈青云知道,她虽然生气,但心里是心疼他的。

    他继续去握住她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嘴里继续道:“京城那些人打的板子可真疼,我屁股上的肉都沁血了,好几天在马车上我都是趴着睡的。”

    “那些钉板也厉害,我的手,脚,腿,还有肚子上都是钉子刺破的伤口,虽然伤口小,可是很深,轻轻一动,跟挑断手脚筋一样疼。”

    “最后的鞭刑,抽打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感觉鼻息之间都是肉泥混着鲜血的气味,我疼啊,太阳又大,京城的风也大,火辣辣地疼,我恨不得昏死过去。”

    “皇宫很大,有很高很高的阶梯,也有高耸巍峨的宫殿。”

    “我想带你去看一看,我曾经,一路跪着进去的地方!”

    “以后,我一定能够堂堂正正地走进去!”

    陈青云道,他的语气很软,像是生病的孩子一样,透着浓浓的依恋之味。

    她的眼泪流得厉害,哽咽的心酸在血液窜动,她压制不住地轻颤着,将手指放在唇边去咬。

    他见了,心疼地叹息着,闭上眼,将红唇凑了过去!

    “咬吧,别哭,我心疼!”

    她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将他的红唇含住!

    她使劲地咬住,可那力道坚持不到一会,便立即散了!

    她有些徒然地放开他的红唇,伤心难过地望着他道:“你会心疼,难道我就不会心疼么?”

    “陈青云,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回不来,我也许就是别人的妻子?”

    “我会给别人生孩子,我会过幸福满足的日子,没有你,我照样会过得好好的!”

    她赌气道,眼眸恨恨地望着他!

    他的眼眸越来越深,直到成为一片晦暗的暗色!

    他的手禁锢在她的肩膀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直视过来,好似要将她吸进去一样!

    “你就是我的命,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死!”

    “你是我的,任何人都抢不走,谁敢来,我杀谁!”

    他道,然后俯身,噙住她的唇瓣。

    她被动地承受着,不敢剧烈地挣扎,而他越发霸道,好似连噙住都不够,还要拼命吸允,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融入到骨血当中去。

    “嗯嗯伤!”

    她微微推拒着,不想他太过疯狂!

    可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这一世就像是偷来的,藏在心里,握在手心,刻在骨髓,都害怕会溜走!

    怎么受得了。她说的,跟别人在一起,还生孩子的这种话?

    良久,他终于舍得放开她了。

    将额头抵靠在她的额头上,他一双黑定定的眸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她迷茫般的水眸,然后认真道:“八月初八,我们的婚礼!”

    “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做危险的事情了,因为我的生命,和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因为,我要好好爱你!”

    她没有听过什么动情的情话,以前听别人说,感觉很肉麻,毕竟不能感同身受!

    可是她现在听到了,感觉心慌气短,悸动频频。

    眼眸在闪烁,不能聚焦,心跳很急,不能专注,脑袋很慌,急速运转,一团浆糊。

    好似有一股温热的力量在她的血脉之中流走,很快窜至全身,她感觉整身体都热起来,眼眸里闪烁幸福的红光,一张面孔更是艳若桃李。

    女人也许,真的喜欢听甜言蜜语吧!

    她曾经听一个同学说过她的初次,那个男人骗她说,家中父母已经知晓她的存在,并且二老要来看望准儿媳妇!后来,她那个同学就**了,因为,以为男人真的将她看做了媳妇!

    可是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男人玩的把戏而已!

    她还有一个同学,刚大学毕业就跟男朋友回乡了,男友家家境一般,那时她已经身怀有孕,没有婚礼,没有婚房,甚至于连结婚证都没有

    七个月后,她挺着一个大肚子,一个人坐着火车,回到了自己的家。

    她是隔了许久才说这一段往事的,因为当那个男人无法养着她的时候,竟然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不是他的。

    自此以后,她便对男人的花言巧语,恶心透顶,甚至于,再也不会找年薪低于二十万男人!

    这世间,正因为有深情的人,所以才让那些情场浪子得以利用,从而骗取别人的感情和身体。

    她何其有幸,遇到最深,最深的这段情,和这个将她视若珍宝的男人!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洞房花烛夜,相公是要带伤上阵的!”

    她嗔怒道,捏了捏他的下巴,对他又爱又恨,却责怪不起来!

    他得意地挑了挑眉头,圈着她的身体,无力地靠在她的颈窝道:“所以,为了我们的性福,未来的半个月,费心了!”

    “嗤!”

    她斜倪了他一眼,不高兴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贫嘴?”

    “半个月,就算全部结痂。可伤了筋骨的地方,是不能用力的!”

    “我知道啊!”

    他笑了起来,戏谑的眸光看向她微红的耳垂,含住以后,在她的耳边吐气如兰道:“可是你可以用力啊!”

    她的眼眸倏尔一红,面容也跟着热了起来。

    片刻后,车厢里面传来一声惨叫!

    而一路跟随的人,也都下意识勾起了嘴角,心道,总算是雨过天晴!

    最后的乌云散了!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接下来,便是养好身体,筹办婚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