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公堂相拥
    陈青云的余光瞥见了失态的她,她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的身影,一双泛红的眼眶挂满泪珠,身体隐隐轻颤着,心痛到难以自己。

    他艰难地咽下喉咙里的苦涩和疼痛,掩下拳头里隐忍的力道和血印,努力让自己平和一点,然后面色如常地走上公堂。

    他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希望她不要伤心,不要难过。

    可是他的眸光里面映出来的她,却是无法遏制的心酸和悲痛。

    他不敢去看了,眼里慢慢覆上一层薄雾。

    他跪了下去,转头看向身边被压在地上起不来的马振海道:“我日夜赶路,马不停蹄,历时十二天十一夜,终于在七月初六的辰时入京,午时敲响宣成门外的高架鼓,于申时见了当今圣上,于次日辰时离京,七月二十一日卯时回到定南府城。”

    “不你撒谎!”

    “你根本没有告御状,凭着和明珠郡主的关系,你一定能够请到世子爷!”

    “告御状,就为了收拾我而告御状,哈哈哈哈陈青云,你不会!”

    “哈哈哈,你不会的,我不会信!”

    马振海癫狂地笑道,他的牙齿磕断了,流出了好多好多的血!

    可是他根本顾不上,好像已经找到了陈青云的把柄一样!

    对于下面这个蠢货,周宁表示已经不愿意看到了!

    可是陈青云却知道,没有什么比伤痕更加能够说服人的!

    她在生他的气,也许心疼他以后,就会原谅他了吧!

    舍不得生他的气了!

    陈青云想着,便慢慢解开长衫。

    周围的百姓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马振海更是连眼睛都不眨。

    唯独她,站在僻静的公堂里,余光扫了过来,带着心痛到难以自抑的担忧和心疼。

    正值天热,陈青云里面裹了纱布,便只穿了一件长衫。

    他脱去以后,上半身露了出来,从脖子一下,基本上就没有好的地方!

    那纱布他没有解开,可是看到纱布全都缠住的,周围的百姓们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果真如传言那般,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陈青云解开纱布,周宁见他手势僵硬,很不方便,连忙找人帮他。

    一旁的李林子见状,早就颤抖着,伸手帮他。

    那纱布一层一层地解开,里面皮肉相连,疤痕交错,竟然无一块好肉。

    深深浅浅的伤口许多都已经是绛紫色,成片成片地挨着,凹凸不平,沟渠赫赫。

    醒目而刺目,仿佛让人看到,那鞭刑和钉板在眼前滚过一样。

    有些年长的妇人早已暗暗垂泪,年长的老者也暗暗蹙眉,年轻人全都禁声不语,心里多少敬佩,这陈青云虽为文弱书生,竟然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如此重伤之下,竟然还能回来?

    李心慧见他那疤痕交错的身体,有些皮肉都还翻起来的,里面殷红一片,有些可见白骨!

    她哪里受得住这等刺激,心痛不说,还生出股无法压制的愤怒!

    她一下子冲上去,狠狠地踹了一脚在马振海的脸上,然后是第二脚,第三脚,第四脚,一直死命往马振海的脸上踹。

    她像一个泼妇一样地撒泼,眼泪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连声音都哭不出来,却让围观的人都能感觉到那种无法遏制的悲伤和痛苦!

    所有人都红了眼睛,心里恨不得借给她一些力气,让她打死那个狗官!

    马振海被她打得吐血,整张脸都被血糊住,五官严重变形哪里还能看得出是个人样?

    她胡乱发泄一通以后,满是泪痕地去到了陈青云的面前!

    她伸手将他的衣服拉起来,然后帮扣好盘扣!

    她一把将他抱住,顿时哭得上气不接下起的。

    “呜呜”

    呜咽悲鸣的声音透着深深的酸楚和痛苦,围观的众人抹了抹眼泪,下意识转过身去!

    这个时候,什么男女有别,什么叔嫂忌讳,通通见鬼去吧!

    这陈家本就只有叔嫂相依为命,不想这些人如此狼心狗肺,竟然连孤寡都要狠狠欺负!

    可叹老天有眼,让陈青云这等赤诚勇敢,不畏强权低头的人给告到京城去了。

    李心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那么多堆叠的伤,她可以想象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

    而且,他还在伤势如此重的情况下,赶回来了!

    昨天她抱紧他的时候,他分明全身紧绷,遏制不住地颤抖,额头和脸颊苍白还冒虚汗!

    可是她竟然没有察觉?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笨,她搂住他,不敢抱得太用力!

    陈青云回抱着她,眼眶也开始泛红!

    他能对自己狠心,能对所有人无情!

    唯独她,看到她红红的眼眶,积蓄满满的泪水,压抑悲腔的哭声,小心翼翼的拥抱,他再也忍不住地回抱着她。

    “没事了,没事了,不痛的!”

    “比这个更痛的,我都忍过了!”

    他轻声道,试图安慰她!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一定不会赞同他去的!

    比起一辈子蜗居在一个小地方,做一对平凡的小夫妻,她更不愿意,用他身体的健康去换一个所谓的真正诰命夫人的头衔!

    可是他们历经这么久才能在一起,他这么忍心委屈她?

    心慧,对不起,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在心里说着,眼里一片柔情!

    周宁第二次看到女人如此疯狂,第一次是小妹要和离的时候,真真把他吓得半死!

    现在是眼前这个女人,她疯狂去打马振海的时候,他莫名暗暗使力,好像动手的人是他!

    再看她不顾众人的眸光,亲自给陈青云穿衣服,抱着陈青云大哭的时候,他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又酸又涨的,还假意看了看周围,可眼底还是湿润了许多。

    周围陪审的几位官员,包括徐润泽也都别开脸去,一个个面色凄然,说不出一句苛责的话!

    隐匿在外面的齐瀚眼眸闪着水光,转身时,有些狼狈地被挤出去了。

    外面的老百姓直接撸起袖子擦眼角,也不知道是谁带头喊:“李陈氏无罪,李陈氏无罪,李家无罪,李家无罪”

    人家是不是真的心疼自己人,这等情况下,众人耳聪目明,看得清清楚楚。

    做嫂嫂的如果不疼自己的小叔子,那小叔子能为她去滚钉板?

    所以这世间,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报,这一切都是有定数的。

    隐匿在人群的中的谢明坤,柳成元,张华,衣袖的擦湿了,感觉这眼泪还没有流完一样!

    张华:“呜呜,太感人了!”

    谢明坤:“子恒好福气啊,我等只怕再也找不到这样为爱疯狂的女子了!”

    柳成元:“你们两个先别说了,等我哭一会!”

    “呜呜呜呜我踏马的一个大男人,被感动得恨不得冲上去再给马振海几脚!”

    谢明坤和张华嘴角抽搐着,心里却道:“几脚怎么够?”

    踹死为止。

    远处的茶楼,谢明宇远眺的视线忽然冷凝地聚拢,嘴角勾起一抹暗含深意的笑容道:“原来如此啊!”

    “陈青云,你的软肋,竟然是她!”

    “呵呵,叔,嫂!”

    谢明宇呢喃道,叶照说,陈青云离开定南府的时候,他的两个几个属下,有三个去监工,有两个就在定南府,找媒婆询问婚庆礼仪。

    陈青云,你想光明正大地娶她?

    谢明宇的眼眸幽深一片,他终于知道,陈青云到底有多狡猾了!

    他从头到尾都不惧马振海,他要的是百姓的力量!

    叔嫂成婚,闲言碎语如此之多,他是在为他们两个人的婚事铺平道路!

    谢明宇握了握拳头,再也不去看那案子接下来如何审理!

    他得想一想,如何让这叔嫂二人,身败名裂!

    大堂上,确实已经没有什么好审理的了。

    谢府大管家指认,就是跟马振海合谋,他们谢府下药,马振海出面接管案件,如此将《老李酸汤》的和《食香阁》的陈娘子一起拉下水,关进大狱!

    可惜这一切都没有成功。

    谢府的老夫人已经死了,当年谢家恶心的腌臜事又被翻出来,那件事直接导致谢家分家,说起来也不小。

    谢家忍了三年才出手,可见这手段狠辣,不鸣则已一鸣杀人。

    这下苦主找到谢家,谢大爷虽然没有被问责,不过一家赔了一百两银子,让他十分肉痛。

    案子结束了,在马振海懵逼的昏迷中,他被判了死刑,秋后处斩。

    谢府大管家受到指使下药,也被判处死刑,秋后处斩。

    其余被冤枉的《老李酸汤》一干人等,当即释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