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知晓
    周宁本就是贵胄,再加上大理寺的案子一向都是穷凶极恶的大案,对付人犯自有一套。

    衙役比寻常时出动还多两倍,围观的百姓渍渍咂舌,钦差带来的五十精兵全都守候在外,很多百姓难得看到如此大的阵仗,搭了梯子在外探首,二层楼高的茶馆都积满了上百人。

    他们隔得太远,也听不到那里面的犯人跟官老爷说了些什么?

    隐隐只见一个一个地盘问,若有那等说不清楚的,惊堂木一拍,当即周围一片静谧。

    远处挨着茶馆的地方,一片拥挤谈论之声。

    “坐在衙署高堂的这位,那可是当今圣上的亲侄子,贤王殿下的嫡长子,堂堂的正三品大理寺卿。人家在京城审的案子,全都是贪官污吏,最高都有二品阁老。”

    “要不说这陈青云有本事呢,一个小小秀才,千里迢迢能上京城告御状,还见到了皇上,渍渍,听说那背上的皮都扒了一块下来,他可算对得住死去的大哥了。”

    “那人家嫂嫂也对得起他们老陈家啊,听说是自幼跟陈青云的大哥订的娃娃亲,两个人青梅竹马,好得很。这陈青云的哥哥去参军,战死沙场了,老母得知,当即病倒。可怜他那嫂嫂,大红花轿都没有见一个,梳着了妇人发髻就上门伺候起婆婆,那真真叫有情有义。”

    “就是就是,瞅瞅人家叔嫂二人,偌大家业,说散就散,前些天我去肖关镇,他们那被大水冲垮的大桥都已经修好了,乡民们走路进城,省下了不少脚程,要不然怎么说善有善报呢,老天爷是长眼睛了。”

    前面的杨素珍,李林子,《老李酸汤》的一干掌柜伙计都一一交代事情经过,李心慧的口供并不多,毕竟她是被牵连的。

    周宁看到被带上来的年轻女子,梳着妇人发髻,眉眼舒朗,眼眸清亮,有着桃花灼灼的色彩,眼波流转时,自然而然透着一丝清媚矜傲之色。

    一身干净的囚服称得她的小脸雪白,精致的五官和面孔让人眼前一亮,一步步走来,殷红的唇瓣抿着,透着一丝临危不惧的气度和优雅。

    周宁暗暗点了点头,眸光下意识瞥像在一旁听审的陈青云。

    这小子眼光不错,他这名义上的嫂嫂,确实是位不可多得的好女子。

    心慧自上堂以后,一路走来,便听到不少议论之声。

    什么青云上京告御状?

    什么浑身山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什么有幸得见龙颜?

    她心里虽然惊疑,但在堂上不好开口,便忍下不问,不过余光却暗暗瞥向了青云站着的地方!

    青云见她蹙着眉头,正疑惑地打量过来,当即微微一笑,以示安抚!

    不过那笑容底下,却潜藏着一丝担忧的慌乱!

    “陈李氏,《老李酸汤》的秘方据说是出自你的手,你可能保证这酸汤绝不含毒?”

    周宁例行公事地问道。

    李心慧抬眸,只见堂上坐着的周宁相貌堂堂,仪表不凡,一双光彩照人的眼眸跟明珠郡主如出一辙。

    她心里略生几分好感,当即回道:“回禀大人,这《老李酸汤》的秘方确实出自小妇人之手,而且早在三年前,便已经在城外南山寺率先食用,经明德大师等众位僧侣都一一试验以后,确认并无任何不妥,这才赠予家母开了这家《老李酸汤》的店铺。”

    周宁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也吃过了。

    那味道确实不错,寻常没有什么胃口,吃了酸汤以后,总会多添两碗饭。

    “既是如此,那你可曾给你的母亲配过什么药没有?”

    李心慧摇了摇头,回禀道:“没有,小妇人精通厨艺,更是喜欢钻研药膳,对药理虽然颇有了解,但对于剧毒之药,却是不曾接触的。”

    “好,你且先侯在一旁。”

    周宁颔首,随即又让人传了谢府的大管家和马振海上来。

    谢府的大管家早已面如土色,双膝发软,都是衙役直接拖上来的。

    马振海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本就吓破了胆,这些日子住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夜夜梦魇,早已将他折磨得快要疯了。

    看到高堂上的周宁时,马振海仿佛看到一丝生机,当即疯狂地挣开衙役,对着高堂上的周宁喊道:“世子爷救命,世子爷救我。”

    “他们都疯了,徐润泽,陈陈青云,他们要杀我。“

    “啪!”

    “肃静!”

    周宁厌恶地拍了拍惊堂木,看着马振海虽然换了囚衣,却难掩臭味的身体,十分抗拒。

    衙役趁机将他两板子打倒在地,外面的围观百姓更是一片叫好。

    “啊啊”

    马振海被打得哀嚎着,看着周宁厌恶的眸光,脑袋一点一点地清明起来。

    他深色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冷冷地嘲讽,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瞪视着周宁道:“没有想到,你一个堂堂的世子爷,大理寺卿,竟然包庇徐润泽和陈青云。”

    “就因为明珠郡主跟陈青云的寡嫂交好,你便伙同他们,一心要置我于死地?”

    “周宁,你就不怕皇上治你一个暗害朝廷大臣的罪名?”

    “嗤?”

    周宁忍不住嗤笑,他看着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的马振海,眼里一片轻蔑之色。

    只见他对着马振海道:“你可知,正是皇上派遣本官来查办你的。”

    “皇上这怎么可能?”

    马振海吃惊道,原本就难堪的面孔扭曲着,根本不肯相信。

    周宁还没有说话,只听围观在最前面的几个百姓叫嚣道:“怎么不可能?人家陈秀才上京城挨板子,滚钉板,受鞭刑,得见龙颜,皇上正是派钦差大臣来收拾你的。”

    “就是,人家陈氏叔嫂,多好的人啊,就是去年闹饥荒的时候,人家救助了多少贫苦百姓,就你们这种贪官污吏,竟然还想害人家的性命,简直死不足惜!”

    “死不足惜!”

    “死不足惜!”

    “死不足惜!”

    外面呼声震天,吓得马振海一个激灵,不敢置信地抬首看向周宁。

    周宁的下首,还坐着两个大理寺的官员,马振海的身体恐惧地抖动着,眼眸撑大,里面聚敛的光芒一点一点地开始涣散。

    “陈青云竟然去告了御状?”

    “阴谋一定有阴谋!”

    “世子爷,陈青云之前就要杀我的,他还逼我喝自己的血!”

    “这一定是有阴谋的,陈青云仗着郡主撑腰,根本就不惧我!”

    马振海嘶喊道,可是谁信他的话?

    “哈哈哈这人疯了,竟然说起疯话来了?”

    “就是,人家陈秀才散家财造桥铺路,还独自上京城告御状,现在满城风雨,谁不知道陈秀才是孤胆英雄?”

    马振海听闻那些嗤笑鄙夷的声音,涨红着脸,他说的是真的。

    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这就是一场阴谋,陈青云是敢买通暗市杀手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要收拾他去告御状?

    到底是什么?

    陈青云图谋的,到底是什么?

    马振海的脑袋急速地转动着,眼眸越来越沉,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竟然想不到,想不到陈青云的目的是什么?

    一股无声的逼迫压在马振海的心脏上,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死亡和鲜血的恐惧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要疯魔,不要被人当成是疯子。

    他拼命握紧自己的手,拼命用指甲掐着掌心,拼命让自己清醒。

    一股未知的恐惧包裹着他,马振海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四处搜寻陈青云的身影。

    终于,他在一旁的听审处看到了他。

    穿着青色的长衫,面容俊朗,眼眸犀利,红唇轻抿着,透着一丝藐视的讥讽!

    马振海感觉胸口里最憋屈的那口气一下子就蹿了上来,他不顾一切,用力地扑向陈青云。

    可惜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陈青云的身体,便被衙役狠狠地拽回去。

    他眼眸猩红地叫嚣道:“陈青云,你出来!”

    “你根本没有去告御状对不对?”

    “你嫂嫂跟明珠郡主交好,所以你们伙同世子爷想要给我定罪,让我身败名裂,死在这里,是不是?”

    马振海的声音撕裂开来,他像是凶猛发狂的猛虎,忽然就带着弑杀的腥风血雨。

    他双眸猩红地瞪视着陈青云,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好似恨不得喝陈青云的血,吃陈青云的肉!

    “啪!”惊堂木再次拍响。

    衙役从马振海的身后,狠狠地给了他两板子。

    马振海吃痛,当即再次跌在大堂上。

    而此时,一袭青色长衫,犹如坚韧青竹般的陈青云,慢慢地站了出来!

    李心慧站在远处,看到他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候,终于发现,他步伐之间的距离,比往常小了许多,甚至于走动的时候,身体都是轻微浮动的。

    他真的去告了御状了!

    他也真的受伤了!

    挨板子,滚钉板,受鞭刑,她瞬间感觉心痛到窒息,连忙伸手去捂住嘴巴,可那蓄满眼眶的泪珠儿,却瞬间滚滚而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