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婚事的契机
    谢明宇自然恨得咬牙切齿,可是他还得悄无声息地隐匿,并不敢露面。

    谢大爷听闻老母过世,当即哭喊一片,让人挨着去请其他几府的人。

    这人活着的时候,虽然恨,可人死了,大家知道忙完这一通,以后真的是各家过各家的了。

    当即过来跟谢大爷商量,大房出大头,他们剩下的四家出小头。

    可谢大爷哪里会肯,如今大房是什么光景,杂乱不堪又乱成一团,公中都没有什么银子了。

    他去老母的房间收了一通,也就是一些首饰古董,卖了也不过凑了一两千。

    这点钱办丧事自然是够的,不过办完以后,大房就真的没有什么余钱了。

    外面那些田庄,近两年没有收成,现在因为谢家的名声很差,铺子也都不好,很多甚至于都已经关门转卖了。

    这是要败家的节奏啊,谢大爷此时虽然恨儿子,却也知道,也只能指望儿子。

    可儿子不在啊,送信去京城,他也不能回来。

    谢明坤再次踏入大房这片土壤,听到的,便是吵吵闹闹的声音。

    这两年崛起最快的是二房和他们五房。

    他们五房不再缺银子了,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也舒坦了。

    他那些弟弟妹妹,个个都不用看老夫人的脸色了。

    本以为井水不犯河水,谁知道刚刚回来,竟然得知老夫人妄图将火烧到五房的身上。

    还点名道姓,要让大房的管家改口供,是他给她写信,伙同马振海设局暗害《老李酸汤》一干人等。

    谢明坤是真想笑啊,他猛然一拍桌子,“嘭”的一声,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

    大家都下意识看着他,他冷戾一笑,站起来,从怀中掏出五百两银子道:“我们五房出大头,不过扶灵办丧事我们是不会管的。”

    “老夫人如今这个名声,上门吊唁的人有没有还不知道,大伯自己操心吧!”

    谢明坤带头,其他几房在再不愿意,也都掏了。

    三房,四房,各掏二百两,二房掏了三百两,如此也有一千二百两,绰绰有余了。

    谢大爷见了银子,什么都好说!

    本来大家聚一起,也不过是披麻戴孝哭几场,剩下的事情都是下人去做。

    现在大家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了,谢大爷收了银钱,也不勉强,知道这几个兄弟跟他没有什么感情,跟他娘更甚。

    当即让下人送客,这才开始采办丧葬用品,不过一切从简,好在老夫人的棺椁早就做好了,这算下来又剩一笔,抬出去也不至于丢人。

    谢明坤出了谢家大房的房门时,往后看了一眼。

    谢家大房有一处小阁楼,他回头看的时候,恍惚看到一个人影。

    谢明坤的眼眸深了几许,再次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姓氏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今日是《老李酸汤》案子亲审的时候,他还不如去给青云加油助威。

    想到这里,谢明坤的脚步便不再停顿。

    谢明宇看着他那不带留恋,翩然远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冷戾的邪笑。

    兄弟无义,家族必亡。

    他到是要看看,谢明坤跟着陈青云,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去打听陈青云不在定南府的期间,他那些属下的动向。”

    “想要搬倒谢家,还不至于让他如此兴师动众地告御状,他一定还有别的目的。”

    叶照闻言,当即领命而去。

    谢明宇看着他爹在院子里翘着嘴角,指挥下人办事的样子,眼底的暗沉一闪而逝。

    青云是后半夜送人去知府衙门的,徐润泽跟周宁还在把酒言欢,知晓这一夜估计是睡不成了。

    等到青云把人都送过来以后,徐润泽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马振海被你那一手吓得,现在见到血就晕,明天这个案子,你觉得怎么审好?”

    陈青云闻言,看向周宁道:“照常先传证人,证明《老李酸汤》一干人等是清白的以后,当即释放。”

    “至于马振海嘛,也给一通大刑,见血以后晕倒,拖下去就是了。”

    周宁闻言,疑惑地看着陈青云道:“可你这成亲的契机怎么来?”

    陈青云闻言,眼眸一转,当即好笑道:“皇上罢朝,你们说谢明宇会不会趁机赶回来?”

    “当初他敢让人截杀我,现在对他最好的祖母有难,这最后一面,他一定会来见的。”

    “我弄出这么大的阵仗,你觉得他不会奇怪?”

    “到时候契机不就来了?”

    周宁和徐润泽闻言,顿时一片眼底惊愕之色。

    “这乃,局中局啊!”

    徐润泽万分吃惊,我滴个乖乖,如果谢明宇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仍然在青云的算计之内,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周宁好笑地点了点头,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道:“怪不得皇伯伯这么看重你,你小子可真够阴险的!”

    “行了,以后如果我惹到你,麻烦你当面说一声,我好提着美酒登门道谢,万万不可背后阴我一刀。”

    陈青云闻言,饮下杯中酒,略带几分调侃地看着周宁道:“我若有空阴你,还不如回家花前月下!”

    “哈哈哈”

    “你可真是个妙人!”

    周宁大笑,决定办完差事以后,好好在定南府游玩一番,定当要跟陈青云把酒当歌。

    徐润泽也朗声大笑,许久都不曾这般痛快过,再加上皇上亲临定南府,大将军班师驻扎,他可谓左右逢源,羡煞旁人啊。

    又惦念这一切都是陈青云谋划而来,少不得又敬他三杯。

    三人相谈甚欢,直到天明才去洗漱换衣,准备着重审理《老李酸汤》一案,而关于谢家遭遇刺杀之事,早已抓了两个为非作歹之人结案了。

    徐润泽跟周宁去洗漱换衣服的时候,陈青云去了监狱里面干净整洁的临时狱房。

    杨素珍和李林子早就没心没肺地睡着了,青黛和青鸾陪着心慧坐在一旁看话本子,三人正一番高谈阔论。

    青黛:“照我说什么一见钟情都是假的,日久生情才是真的。”

    青鸾:“就是啊,我第一次看见萧沐的时候,他仗着手快抢我的馒头,我气都要气死了。”

    心慧:“呵呵,我第一次看到青云的时候,心道好俊俏的小公子,不过瘦弱得可怜,还饿肚子。”

    “哈哈哈”

    青黛和青鸾大笑,没有想到,公子还有饿肚子的时候。

    心慧也忍俊不俊,那个时候,何曾想过后来的这一切?

    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典故,有时候也不只是典故。

    她将话本子递给青黛和青鸾继续打发时间,慢慢站起身来。

    她的眸光下意识看向门外,只见青云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那里。

    她们住的这个地方跟监狱是隔开的,因此没有衙役守着。

    安安静静的壁灯亮着,衬着在灯下的他温暖如玉,身姿挺拔。

    她的眼眸当即一亮,慢慢走过去,略显几分意外道:“怎么不休息一会,你那眼底全是乌青色。”

    陈青云笑了笑,执起她的手覆在脸颊上,眼眸遍布柔情地望着她。

    “你在这里,我怎么睡得着?”

    “还有半个月!”

    他道,不过转瞬想到什么,眼眸倏尔一暗。

    她的手摸着他的脸颊,有些风霜磨砺后的消瘦,一双深邃的眼眸暗藏血丝,红唇也不似之前那般弹润有光泽。

    她有些心疼地描绘着他的轮廓,轻声道:“明天回去以后,好好补补。”

    “确实要好好补一补。”

    他道,一语双关,戏谑地望着她的眼眸。

    她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直到两人相视而笑。

    天亮了,定南府最受瞩目的案子即将公开审理。

    百姓们争相拥挤着,只盼能够一睹钦差的风采,以及马振海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