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暗夜之悲
    青云回来了,整个院子像是一下子有了生机一样。

    花儿娇艳,绿叶葱葱。

    土壤芬芳,清风自来。

    短暂的相拥过后,青云去洗澡换衣,心慧则去了厨房忙碌。

    她想给青云做些好吃的,补补身体。

    人参蒸鸡肉不错,补益气血,十全大补汤也不错,补阴阳气血,调理五脏六腑,杜仲瘦肉筋骨汤也好,补益肝肾,强腰健膝,还有灵芝炖牛腩,鱼头豆腐煲,冬虫夏草全鸭,龙杞三鲜,山楂杜仲猪肚汤等等。

    心慧在厨房忙碌的时候,那边的厢房里,萧泽和萧沐在给青云上药。

    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又不能沾水沐浴。

    脱去薄薄的长衫后,里面都是用纱布缠起来的伤口,密密麻麻的,伤口浅的地方,很多都已经结痂了。

    伤口深的地方,也有了收拢伤口的趋势,宫里拿来的伤药都的顶好,至少没有化脓。

    可就算这般,待那纱布拆下来,还有斑斑血迹的时候,萧泽和萧沐忍不住眸光一暗,顷刻间连呼吸都清浅许多。

    “公子,这伤再有半个月顶多也就是全部结痂,可也好不全啊!”

    萧泽出声道,明天案子一审,夫人什么都知道了。

    到时候扒开衣服来看,还不吓一跳?

    “没事,先上药吧!”

    他只是不想,她太过心疼而已。

    能避过一晚,便先避一晚。

    萧泽和萧沐将那些修复极好的药膏慢慢地涂抹上去,然后再用薄薄的纱布包起来。

    之前换下来的纱布,他们直接扔在浴桶里面,浑浊的水混着药味和血腥气,他们二人连洗澡木桶都搬出去了。

    午膳时,大家聚到一起。

    心慧给青云盛了些汤,希望他多吃一点补补。

    明珠郡主见青云坐着稳稳不动,还能谈笑风生,面上虽然不显,心里却暗暗咂舌。

    “外面的事情怎么样了,都安排好了吗?”

    明珠郡主问道,她还想见见大哥呢,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陈青云颔首点了点头,淡淡道:“都安排好了,各司其职。”

    明珠郡主心下了然,这时只听青云又道:“外面都在传,镇国大将军班师回朝,皇上要下定南府相迎,就在七月底八月初的时候。”

    “那岂不是你们成亲的那几天?”

    明珠郡主附和道,她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赢了胜仗,迎一迎很正常啊!”

    “可不是一般出宫就行了,怎么还来这么远?”

    心慧狐疑道,感觉有点怪怪的。

    明珠郡主知晓她心有怀疑,当即便道:“我皇伯父跟萧大将军的关系很好,这一次萧家在西北的驻军损失惨重,也许有点为他撑腰的意思吧!”

    心慧闻言,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毕竟不关她的事。

    吃完午饭大家还要一致对一下口供,还有之前拖出去养伤的那些伙计,都要事先交代一番。

    等到忙完,天色都已经下晚了。

    而此时,一辆破旧的马车正朝着谢家大房快速驶去。

    谢明宇回来了,在知道皇上要下定南府,朝中罢朝的时候,他一意孤行地告假,日夜兼程地追着陈青云他们的身后赶来。

    谢家大房的周围肮脏不堪,臭气熏天,连大门都是紧闭不开的。

    还是常随叶照有些功夫,带着谢明宇翻墙进去。

    谢家出事,谢大爷不得不返回来照顾老母。

    可绕是这般,看到谢府如今乌烟瘴气的,小厮护卫都被抓走不少,若不是因为老母病重,神志不清,已经在落气的边缘,估计连老母都要被抓进去。

    只要一想到,这些都是谢明宇那个逆子带给谢家的灾难,谢大爷就忍不住憋了一股想要杀人的戾气。

    因为下人都少了,护卫也没有了,谢大爷便派了两个老婆子去照顾老母。

    谢明宇来的时候,便看到那两个人掰开祖母的嘴巴在灌东西,明明祖母已经吃不下去了,她们还在灌。

    “住手!”

    谢明宇厉声呵斥,阴鸷的眼眸里全是弑杀之意。

    那两个婆子冷不防被吼,当即被吓得一跳。

    她们都是庄子上过来的,根本不认识谢明宇。

    听说之前谢家好多人都被刺客杀了,当即以为是刺客,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嘶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刺客”

    谢明宇的脸黑得像锅底,还未出声,叶照就将先他一步,将两个婆子都打昏过去。

    谢明宇上前一步扶起床板上,嘴角全是汤汤水水的祖母,眼底一片暗红之色。

    “祖母”

    谢明宇轻喊道,只见祖母的嘴角似有血迹流出,脸颊和下颚高高肿起,一片青红暗紫之色,显然之前被人狠狠地掌掴过。

    谢明宇用力握了握拳头,忍着眼中的泪水,身体气得发颤。

    谢老夫人说不了一句话了,她牙齿都落了,嘴巴和喉咙里面肿痛得厉害。

    她的眼眸转了转,落在谢明宇的面容上,“呜咽悲鸣”地哭泣着。

    她伸手去捏着谢明宇的手,那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手,拽着谢明宇的手在床铺里面摸索着。

    谢明宇知道,祖母的架子床后面,有一个暗格,小时候他就知道了。

    祖母最疼他,小时候当着他的面藏银票,都是说要留给他的。

    “祖母我不要我不要了!”

    谢明宇的眼泪落了下来,他不要,他真的不想要了。

    最疼爱他的娘亲,最疼爱他的祖母,如今都要离他而去,而且都是因为他。

    这让他如何能够原谅自己?

    “呜呜呜呜”谢老夫人继续哽咽着,呜呜地,想要说什么,可是说不出来。

    她还是想拉谢明宇的手去开那个暗格,可是她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那已经骨瘦如柴的手,碰不到那个暗格的地方了。

    谢明宇咽下喉咙里的酸楚和悲痛,快速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他伸手将祖母扶起来来,然后将她的身体往前移一点,可是当他的手伸进被子里去的时候,顿时心早已凉成一片。

    原来那被子里面,竟然全是湿哒哒的屎尿,根本没有清理过。

    谢明宇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他那个所谓的父亲,其实真的可以去死了。

    他抱着祖母继续往前移,跪在那脏污的床铺上,企图尽最后一点孝道。

    谢老夫人亲手暗下了那个暗格的机关,那里面早就堆满的值钱玩意一下子就滚了出来。

    两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一堆整整齐齐的银票,还有一些难得的珍品首饰等等。

    谢老夫人在里面翻了翻,找到了一封黄色的信封,然后捏着递给谢明宇。

    谢明宇接过去,心里一片酸涩疼痛。

    谢老夫人的眸光难得聚拢,殷切地望着他,悲痛又绝望。

    谢明宇不忍与她对视,将信封拆开。

    他看着信封里面的内容,眼眸深如幽潭,无悲无喜。

    他将信封收在怀中,看向祖母道:“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谢老夫人闻言,总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再次抓着谢明宇的手,去触摸那些银票和值钱的东西,意思让他带走。

    谢明宇的心哽咽着,他用力捏紧那些东西,感觉像是有刀在慢慢地割他的肉一样。

    祖母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可是她到现在,都还念着他,希望他以后过得好。

    谢明宇握着她的手,埋首在她的身上大哭起来。

    谢老夫人摸着他的头,笑了笑,眼睛里面全是浑浊的泪水。

    她一直坚守着,不肯死去,就是想见自己孙儿一面。

    她的孙儿果然还是心疼她的,明知道风间浪口还赶回来,她知足了。

    失去生存意志,早就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谢老夫人,当晚逝世。

    而谢明宇悲痛地守了一夜,谢家无人问津,直到天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