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异样
    陈青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有点害怕,有点惊颤的愉悦。

    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咽不下去,很难受。

    马车送他到了门口,便走了。

    他一个人站在换过的大门前,忽然有一种,久别归来的恍惚之感。

    陈青云慢慢上前敲门,这两日一直侯在府内等着的萧泽萧沐听闻敲门的声音,那开门的速度贼快。

    像是一直在门后守着,陈青云看见他们两个一下子拥挤出来的样子,嘴角下意识抿了起来。

    “夫人呢?”

    他问道,眉目清朗,眼眸生辉,仿佛一场磨砺身体和意志的劫难不曾有过。

    萧泽和萧沐上下打量着他的身体,见他确实没事以后,这才指了指漪澜小筑的方向。

    陈青云抬步往漪澜小筑的方向走,萧泽和萧沐见他走路姿势僵硬,步伐缓慢,便知道,他伤得很重,再加上这一路颠簸,只怕现在都是强撑的。

    二人不放心地跟了上去,近两日,大家都知道青云要回来了,因此每日都在盼着。

    大清早的,才吃过早膳,心慧还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她甚少做这些,不过容易走神的时候,做针线伤手。

    她已经把自己的手指扎成针眼了,实在是没有勇气再继续扎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她在等青云,可她不能出门,所有便只能在院子里找些事情做。

    青黛和青鸾坐在凉亭里,双手撑着下巴,相对无语地轻叹着。

    青黛:“夫人快要把月季浇死了!”

    青鸾:“那万年青的底部都开始渗水了!”

    青黛:“我刚刚看到夫人打了一桶水,随手又给倒了,然后看着空桶发呆。”

    青鸾:“我刚刚看到夫人拿粉藕糕蘸醋吃!”

    “呵呵”

    陈青云在青黛和青鸾的背后发笑,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也有如此迷糊的时候。

    青黛和青鸾转头,眸光里面闪过深深的喜悦。

    可她们两个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陈青云便将手指放在唇边“嘘”地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青黛和青鸾哪里不明白,当即闪身离开。

    两人也没有闪多远,找个能藏人的地方,悄悄地藏起来。

    萧泽萧沐老远就看到她们两个的身影了,当即也轻掠过去,四人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萧泽欢喜的眸光情不自禁地抬首时,赫然看着,就在公子站的凉亭顶上,竟然坐着两个身穿灰色劲装的男子。

    全无气息!全无气息!全无气息!

    “卧槽,我没有看错吧?”

    萧泽不敢置信道,那两个人什么时候上去的,他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青黛,青鸾,萧沐闻言,顺着萧泽的视线往上。

    当即三人的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鸭蛋了。

    青黛:“卧槽,这就是传说中的龟息暗者,皇上的专属暗卫?”

    青鸾:“别看了,我们一定是眼花了,这不可能是真的。”

    萧沐:“看来我们的警觉性已经变成死猪了,主子都有他们了,我们还有屁用?”

    萧泽,青黛,青鸾,瞬间黑脸。

    与此同时,那凉亭顶上的陈挚,陈擎突然冷戾地斜视过来,萧泽他们只感觉身体一冷,顿时身心受创,连闲话也不敢再说半句。

    陈青云和心慧没有他们那么高深的功夫,连远处嘀咕的话都听得很清楚。

    心慧看着开得很漂亮的三叶梅,忽然就想起,他们从阳城起身去杭州府的时候,那满山都是挨着的朝颜。

    多美啊,有好几种颜色的。

    粉粉嫩嫩的,白皙优雅的,紫色魅惑的,红色娇艳的,千姿百态,在藤蔓与枝叶当中探出头来,娇羞无限。

    李心慧的嘴角上翘,不知不觉就勾勒出一抹甜蜜醉人的笑意。

    她也如同那探头的娇羞花朵一样,甚至于比那些花朵还要美丽动人。

    陈青云的眼眸深了几许,仿佛透过万千世事的浮华去看她。

    而她,像是一朵开在他心尖上的红梅,哪怕白骨都已成灰,却始终不会枯萎。

    他爱她,深入骨髓地爱,他想跟她在一起,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他想让世人都知道,她入陈家来,是对陈家有恩,可她是他的女人。

    以后会是他孩子的娘亲,他们会在一起幸福一辈子,直到这一世都走完了,他和她长眠地底。

    他慢慢此朝着她走过去,心里遏制不住地跳动着,很快,呼吸都被压低了许多。

    一双深黑的眼眸熠熠生辉,灼热的视线像是汇聚这世间最美丽的光亮,柔柔的,透着情丝缠绕指尖的心动,缠缠绵绵地望着她。

    不曾言语,却早已低过万千情话。

    许是他的情深感染了她,虽未出声,她却已经抬起头来,眸光闪烁地看着他。

    她似乎早有预料,又有些猝不及防。

    一双水汪汪的眼眸积蓄一层泛红的薄雾,好似隔了万水千山看他,雾蒙蒙的,透着一丝不真实的慌乱。

    她手中的三叶梅翩然坠地,不敢置信地往前走了两步。

    再看到他没有如梦境那般翩然远去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没有做梦。

    他真的回来了。

    一身玄色的长衫,一头束起的墨发,他含着如清风般的笑容,眸光灼灼地望着她。

    那眼眸里的流光太刺眼,让她忍不住忽然就红了眼眶,感觉心里涌出了几分委屈和依恋。

    “青云!”

    她唤道,声音软软的,透着甜糯的尾音。

    陈青云站着,不想让她看出一丝异样。

    他张开怀抱,对着她柔声道:“过来!”

    她的脸颊忽然一红,好似等了那么久,她就是在等这个温暖的她的怀抱一样。

    她往前跑去,速度很快,冲撞到他的时候,她分明听到他闷哼一声!

    可是他却一把将她禁锢在怀里,紧紧的,像是搂住他生命里最最最重要的宝贝一样!

    她的嘴角流露出了满足而幸福的笑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地呼吸着,贪婪地吸取他的气息!

    而他亦是如此,他闭上眼眸,红唇流连地落在她的发丝和耳畔。

    “我很想你,每日每夜都在想!”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你准备好了吗,我的新娘!”

    他的红唇含住她耳垂,灼热的气息伴随着让她悸动的话,全都扑散在她的耳边。

    她颤栗着,越发将他抱得更紧。

    她有的是手段调戏他,可是她总想着让他尽兴一点。

    他们分别这么久,她第一次数着时间过日子的,恨不得白天和黑夜都在睡梦中渡过。

    她羞红了脸颊,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耳朵更是红得能滴血,眼眸也涌现一片绯色。

    现在的她,对他的调戏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她真的太想他了,她已经无法自拔了,她愿意沉溺在他的温柔里面,永远也不要出来。

    “准备好了,你的婚服,从里到外。”

    “还有我的,我做了不一样的婚服,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喜欢!”

    她蹭着他的颈窝,似有几分撒娇的意味道。

    陈青云的唇瓣泛着乌青色,眉峰也下意识皱起来,身体隐隐轻颤着。

    他用力握了握拳头,拼命想要忍下痛楚,不要让她知道。

    可她的手箍得太紧了,让他腰窝的地方,疼得厉害。

    “你做的我都喜欢!”

    她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停顿和略微加粗的气息。

    而且怀中的身体,也僵硬许多,像是绷得很紧一样。

    “你怎么了,青云?”

    她放开他的身体,双手握住他的肩膀,仰着头,打量着他极尽隐忍,和已经隐隐涌出密汗的苍白面孔。

    陈青云晒然一笑,瞬间将她再次楼在怀中,按着她的身体道:“是有些异样,久不见你,我也控制不住的。”

    “别动就好,让我好好抱一抱。”

    李心慧被他再次用力抱住,心里的疑虑早已烟消云散。

    她自然知道青云的意有所指,也察觉到他蠢蠢欲动的**,罢了,只要不是受伤就好。

    她回抱着他,闭上眼睛,开始享受着,这属于两个人的温馨甜蜜。

    在她沉醉于他怀中的时候,他皱着的眉峰一点一点地舒展开来,可是那乌青色的嘴角,却被牙齿咬出了深深的血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