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不可活
    一群衙役手提大刀,高举火把,全都蹿进了院子,将谢府的一干人等,通通围住。

    院子里瞬间被照得大亮,徐润泽身穿蓝色官府,威武不凡地踏步进来。

    在众人惊愕的眸光中,只见他径直走到明珠郡主的面前,单膝跪地道:“微臣定南府知府徐润泽参见明珠郡主,救架来迟,还望郡主恕罪!”

    啊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盯着徐润泽和那美妇人的身影。

    明珠郡主?

    有些曾耳闻,有的不曾知晓,可见知府大人都恭恭敬敬地跪地请罪,便知道这位夫人的身份更是了不得。

    一时间,众人更是看得过瘾,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生怕错过一丝精彩反击之处。

    谢老夫人早已瘫软在地,她无力地仰着早已僵硬的脖子,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散尽光芒。

    她微张的红唇动了动,面如死灰般地看过去。

    明珠郡主的眼眸光彩照人,红唇轻勾,似笑非笑地瞥了下来。

    她的神情很无害,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那可真是风华万千。

    可是谢老夫人却在那笑容里面,看到了深深的讥讽和藐视。

    仿佛捏死谢家,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

    是了,确实是这样的!

    当今圣上的子嗣夭亡的多,除了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襄王,吴王,景王,以及一位体娇弱的公主以外,宫中已经十几年没有添过皇嗣了。

    皇上对于嫡亲弟弟贤王的女儿很是喜爱,一出生就封为明珠郡主,视为皇家掌上明珠。

    谢家自诩书香门第,底蕴之家,自然对于朝堂派系,世家贵族颇有了解,更何况是皇族。

    谢老夫人感觉鼻息之间都是阴暗腐臭的味道,血腥粘连的那种腐尸之气,这代表谢家已经再无生还的可能。

    她终于顿悟,为什么徐润泽敢软禁马振海,为什么明明已经抓了谢家的把柄,却还迟迟不出手,非要弄一场惊天风波。

    原来,明珠郡主坐镇在定南府。

    对了对了,明珠郡主和离了。

    所以陈青云弄这一手,难不成是攀上明珠郡主,想要入赘皇家,成为明珠郡主的夫婿?

    谢老夫人想得脑壳痛都想不到,明明可以翻案,明明可以铲除谢家,明明可以收拾马振海,为什么陈青云要上京城告御状。

    正在她心思千回百转,脑路迂回堵塞的时候,谢家的人几房的人都来了,一个个虽然心里骂得要死,表面上却还诚恳地跪地求饶。

    明珠郡主懒得看他们演戏,连同谢府的大管家一起,交由徐润泽去办。

    谢老夫人冒犯郡主,掌掴五十,其余丫鬟小厮等等,仗责五十。

    围观的百姓们见那凶神恶煞的来太婆被掌握,一个个直呼痛快。

    谢家其余四房的人个个面红耳赤,好不容易等谢老夫人被打完了,连鼻息都懒得探,连忙抬走,生怕在明珠郡主的地盘落气了,触霉头。

    谢家大房自作孽,不可活。

    那谢大管事原本就被威逼一番,还不知道明珠郡主的身份,此番得知,回到衙署以后,徐大人问什么说什么,还主动招供谢家暗地里不少腌臜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那些百姓们并没有看到李光庆了,之前谢老夫人叫嚣的那些话,包括威逼李心慧现身等等,都没有看见。

    到是谢老夫人亲口承认伙同马振海下毒暗害,意图严刑逼供等等,听得一清二楚。

    于是这审案子的钦差大臣还没有来,定南府人人口口相传的真相,就这样被揭露开来。

    谢家大房收押了不少人,谢老夫人因为病入膏肓,神志不清,所以并没有收押。

    而后,谢家大房,连同其他几房的人,天天都有人在门口扔臭鸡蛋,烂菜叶子,以及潲水等等脏污之物。

    且说那些人都散去以后,陈府再次归于平静。

    可关于陈家叔嫂跟明珠郡主的关系,却是八卦百出。

    明珠郡主返回漪澜小筑的时候,穿过后廊,去了客院的厢房。

    李心慧刚给她爹包扎好伤口,看到明珠郡主来了,剩下的事情便由她娘去收拾,转而跟明珠郡主去了她的厢房说话。

    萧泽和萧沐来的时候,只说是谢家来闹事了,让她们千万不要露面。

    紧接着,她爹又被送来,还受伤。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谢家老夫人抓了她爹,准备带来陈府,威逼她站出去。

    想到她爹脖子上的伤口,李心慧就一阵心焦自责。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李心慧问道,她希望这个案子越早结束越好。

    拖的时间长了,没有想到谢家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猖狂起来。

    “我都已经收拾了,谢府大管家当着众人的面都已经给徐知府带走了。”

    “快了,要不了多久,等青云回来就好了!”

    明珠郡主下意识道,可话说出来才惊觉不妥。

    她心里正一阵紧绷呢,哪里料到心慧当即附和道:“是啊,等青云回来就好了!”

    原本已经够压制自己了,可是提起他的名字,她竟然会不由自主地想着他在身边的场景。

    李心慧轻叹一声,跟明珠郡主继续聊了聊,知道谢家已经翻不起波浪了,这才安下心来。

    皓月现流光,树影自重叠。

    思念当遥寄,情深唯不负。

    定南府浮波起浪的时候,青云他们一路日夜兼程,终于在七月二十一日清晨抵达定南府城。

    躺在马车里,一路几乎日夜颠簸过来的陈青云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慢慢地坐直身体。

    周宁见状,从药箱里面找一瓶生肌造血丸给他。

    陈青云接过,一次倒了五颗,混着凉水吞了下去。

    周宁眼眸微闪,想说什么,最后只余轻微的叹息声。

    像陈青云这种重情又有谋略的人,本身就有一种出众的魅力,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

    周宁也不例外,这一路的相处,两人闲来谈天说地,陈青云见识不凡,什么都能探讨一二,简直就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学士。

    这让年长些的周宁十分敬佩,早已有了交心之意。

    看着陈青云紧皱的眉峰渐渐变得柔和,那苍白的脸色也红润一二,殷红的唇瓣轻抿,再加上一双清透明亮的眼眸,清隽秀逸的轮廓,精致绝伦的五官。

    儒雅温润,君子谦谦,全身上下都透着一丝矜贵不凡的气场。

    周宁心里微微点了点头,至少他站着,一袭长衫掩盖所有的伤口,看上去与常人一般无二。

    “我等会直接去县衙,明天就亲审此案了。”

    “今夜你要把他们都送回来,还有,谢家你打算如何处理?”

    陈青云闻言,原本清亮的眼眸渐渐变得幽深,昏暗不明。

    他慢条斯理地将手上的纱布拆掉,红唇轻启道:“天亮之前我会亲自送过去的。”

    “谢家几房早已分家,谢家大房若是想要保全谢明宇,就让他们保全吧。”

    “谢明宇看似我的敌人,又何尝不是张金辰的毒瘤?”

    “狗咬狗才是最值得期待的。”

    周宁闻言,顿时就知道陈青云再打什么主意了。

    他轻飘飘地捶了陈青云的肩膀一拳,随即笑道:“好,就依你所言。”

    陈青云勾了勾嘴角,笑意不达眼底。

    谢明宇那种人还不足为惧。

    进城以后,大家都开始分道了。

    周宁直接骑上马,让驾车的士兵送陈青云回去。

    柳成元等人目送陈青云的车架运去,心里自然好一番赞叹,不过两年有余,如今的定南府,却已经是子恒的掌控之地了。

    车厢里,陈青云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他害怕她知晓了

    他不想看到她落泪的样子,心会疼!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呼吸都在磨砺心脏。

    心慧,我回来了!

    我回来娶你了!

    这一次,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说着,等到了陈府的门口时,他才惊惧,原来自己的眼眸,已经遍布浓浓的水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