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自作孽
    明珠郡主正在等消息,接二连三发现谢府动作的暗卫和护卫都回来了。闪舞



    萧泽也回来了。



    “那个死老太婆是想玉石俱焚了!”



    “萧泽萧沐,你们两个现在去厢房那边,点穴也好,强行带走也好,反正不准心慧他们任何一个人过来!”



    萧泽萧沐闻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他们两个疏忽,这件事到是给了谢家一个撕开口子的机会!



    他们当即连忙往厢房那边奔去,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明珠郡主的手指敲击在桌面上,当即对着身边的人道:“你去将谢府的大管家,连同他的证词一起拿过来。”



    “另外再去通知谢家其他四房,就说他们家的老太太出来陈府闹事了,徐知府那里也通知一声,出动衙役,以免谢家趁机生事。”



    明珠郡主一一安排,不过她的身份,谢家的人是不知道的。



    她到是想要看看,谢家这个老东西,想要闹到什么地步?



    谢老夫人大病一场以后,心焦如焚,又被儿子一气,雪上加霜。



    刺杀陈青云的人一去没有音讯,她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好不容易吃了点虎狼之药爬起来,感觉走几步都会打哆嗦,说话办事到是清楚,不过有些话还不能说快,说快的时候,感觉嗓子里没有声音。



    身体冰凉,胸闷气短,谢老夫人享受了大半辈子的富贵,临了了,可不想死得窝囊,更加不想谢家大房就此沉寂,还牵扯出她最骄傲的嫡亲孙儿。



    她想着,只要逼出小寡妇那个贱人,她若是愿意和解,她就不动李老头了。



    她若是不愿意,她就杀了李老头,让所有人都知道,李家的人根本没有在监狱,所谓的什么逼供,酷刑,都是假的,这样谢家也能避免受到牵连,可以说是诬告等等。闪舞



    谢家还有翻盘的机会。



    谢老夫人把一切都想到了,方方面面,周到得很。



    可是她大脑迟钝了,忽略了徐润泽竟然有胆子软禁马振海?忽略了陈青云能一路平安上京?更加忽略了,她没有证据证明李心慧等人在陈府里面。



    陈府的大门被撞开,所有人都围在外面看热闹,谢老夫人让身边的小厮带着李光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冲进了陈府。



    官府的人还没有来,谢老夫人的目的还没有达到,随即将看热闹的百姓们被关在门外。



    可百姓们早就被谢家这一手给勾起了探知的心思,一个个竖起耳朵,准备爬墙。



    陈府的院子跟定南府第一家《食香阁》相连,《食香阁》是关门的,那墙太高,他们根本爬不上去。



    众人寻思着,又连忙去找梯子。



    且说谢老夫人气势汹汹地带着人冲进去以后,发现那主院的前厅竟然坐着一位气势不凡,仪态尊贵,面容精致美艳的妇人。



    她的身边站着两个丫鬟,两个护卫,一个婆子。



    看起来到是挺有派头的,不过谢老夫人回头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数,当即冷哼一声:“把人带出来!”



    被麻袋捆绑着的李光庆被带出来,麻袋掀开,明珠郡主见真的是李先生,而且嘴角还有血迹,当即面色一冷。



    谢老夫人见状,心里更是得意。



    只听她冷声道:“小寡妇那个贱人呢?”



    “让她出来,不然今日我就跟她爹同归于尽!”



    谢老夫人抽出早已准备的匕首,横在李光庆的脖子上,微微一用力,只见血珠立即就倾涌而出。



    明珠郡主眼眸一眯,寒光四射,当即怒斥道:“住手,你以为只有你有人质吗?”



    “来人,把谢府的大管家带出来!”



    明珠郡主冷戾道,不一会,只见一个体型偏胖的身影一下子就蹿出来了。



    “嘭”的一声,谢府的大管家腿软地跪在地上,明珠郡主斜倪了地上的人影,对着护卫道:“把这谢府大官家的供词都给这个老婆子念一遍。”



    护卫当即将早就准备好的供词拿出来,从谢老夫人接到京中书信,再到下毒暗害杀人,栽赃谢府,伙同马振海设局暗害《老李酸汤》的一系列罪状都供诉得清清楚楚。



    谢老夫人的心里闪过一丝惊慌,不过她知道,自己目的不是这个。



    “我要见小寡妇,让她出来,不然我就杀了她爹!”



    明珠郡主闻言,当即冷声道:“在监牢大狱里面的人,怎么可能出来?”



    “你敢动,我便将人连同证词送入官府。”



    “到时候你的好孙儿,一样得跟着陪葬!”



    说到自己的孙子,谢老夫人心疼了!



    她不要,明宇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能为了小寡妇和泥腿子的李家陪葬?



    这些人都是贱命,如何跟她的明宇相比?



    谢老夫人冷戾地看着眼前的妇人,当即道:“让我放人也行,把供词改成,是五房的谢明坤给我写的信,如若不然,横竖谢家都活不了,我一个老婆子,还不介意多拉一个垫背。”



    明珠郡主气笑了,知道大家族就这点肮脏事。



    妻妾成群,子嗣繁荣。



    到头来,竟然自相残杀,龌蹉至极。



    真是庆幸,早就脱了离高鸿那个贱人。



    “谢家下毒暗害栽赃,这个时候还想撇清,你们一直想找的人证在我的手中,现在抓人威逼,还想谈条件,老太婆,你是不是疯了?”



    明珠郡主气愤道,她的暗卫早已遍布周围,而且老太婆身后那些人,正一个接一个地被点了穴道,僵直着身体。



    现在何惧之?



    她到是希望这个老太婆多说一些,让人恶心至极的话。



    这样,谢家的嘴脸,也才能够被人看得更加清楚。



    李光庆感觉脖子有点刺刺的疼,这种疼像是很锋利的剑齿草划伤一样。



    不是很严重,他也没有丝毫惧意。



    他动了动手上的绳子,已经松了一些了。



    他咬断了两股,只剩下两股了,再继续挣扎下去,未必不能震断。



    可就在他准备用力多试几次时,忽然有人从背后将他半拖着,然后往后掠去。



    李光庆心里一片震惊之色,回神时,早已被带往漪澜小筑。



    谢老夫人被明珠郡主激怒了,当即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叫嚣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我?”



    “你住在陈家的院子里,一定是陈青云的相好!”



    “看你这年纪不轻的模样,指不定是哪家院里耐不住寂寞的小娼妇罢了!”



    “跟我逞威风,京城王府,勋贵之家,我哪样没有见过?”



    “嗤”明珠郡主嗤笑,满目阴霾。



    她强忍着没有当场发作的怒气,随即站起来,好似逞凶逗狠一样厉声道。



    “所以你仗着谢家势大,便下毒栽赃《老李酸汤》,还勾结马振海,准备严刑逼供,屈打成招!”



    暗卫救到人以后,退进漪澜小院。



    满院的墙头,不知道何时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们。



    谢老夫人不查,冷声笑道:“呵呵,是又怎么样?”



    “谁让他们叔嫂惹到不该惹的人,别以为告了御状,钦差大臣来了他们就没事了。”



    “我告诉你,那背后之人不会让他们好过的,一定生不如死。”



    “他们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更何况惹到他们的人。”



    “我劝你还是把谢府的管家给我,把供词改成谢明坤那个不肖子孙,不然我便将”



    谢老夫人握着匕首往下看,顷刻间呆了。



    地上只有零星的血迹,哪里有人?



    她慌张地往后看去,只见她的人都还在,黑压压一片,男女都有,一个个杵着不动!



    “人呢?”



    “李老头呢?”



    “你们这群饭桶,死不足惜的窝囊废,人呢?”



    谢老夫人拿着匕首挥舞着,像是疯癫了一样,她本就脚步虚浮,这番颠三倒四地走,一下子栽倒在地。



    明珠郡主冷笑着,一步步地逼近她,丝毫不惧她那握着匕首不停抖动的样子。



    “自然是被我救走了,你抬头看看,这周围都有谁呢?”



    “你刚刚说的那些,足以让谢家跌入万劫不复之地!”



    “而你这个狠毒恶心的老妇,只怕死了都要下十八层地狱,连谢家祖坟都进不得。”



    谢老夫人看着眼前妇人那阴冷毒辣的眸光,身心一慌,茫然地抬首,只见陈府那高高的围墙上,竟然拥挤了大片大片陌生的面孔,那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鄙夷谩骂之声传来。



    她只感觉胸口一热,浑身冷得像是魂魄离体,当即“噗”的一声,仰头就吐了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陈府的大门,被衙役狠狠地再次撞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