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谢府出手
    李光庆解决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心里自然安稳,当即便道:“余大夫说柳福明的身体还是有救的,不过是意念不强,我与柳福明说了,若是他能好起来,等你大哥回来,他们成亲以后,与他同住。”



    这也变向透露了,林子会没事的消息。



    李心慧知道她爹一向软和,这打一巴掌,给的不是甜枣,而是黄金啊。



    成亲以后,跟岳丈一起住,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您跟我娘,准备单独住哪儿?”



    李心慧问道,这是个问题。



    李光庆闻言,当即笑道:“齐院长透了口信给我了,他秋闱过后会去京城,以后估计难得回来。



    他请我帮他打理北苑,北苑那些花圃都被你翻来种了西红柿,我跟你娘刚好继续翻种。”



    “新的院长是跟我相处融洽的秦夫子,我跟你娘老了,北苑那个地方僻静,还有朗朗的读书声,最适合我跟你娘居住。”



    “到时候《老李酸汤》交到你哥哥的手中,以后他们有了孩子,我跟你娘便带去书院好好教导,希望日后,我们李家也能出一位进士。”



    李心慧没有想到,他爹已经想得如此长远。



    北苑确实好,还有青葱学子相伴,想必爹爹和娘亲也不会孤单。



    正是爹爹心境豁达,这才有这两全齐美的办法。



    “日后,若是厌倦了清静,你们便搬来跟我和青云同住。”



    “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才好。”



    李心慧出声道,此时的她根本不知道,将来的不久,她也会跟随青云进京。



    李光庆温和地笑了笑,只要儿女幸福,怎么着都好!



    不过他还想和妻子过几年清静的日子呢,妻子辛苦多年,一双满是粗茧的手磨砺半生,也是时候享享清福了。闪舞



    儿女大了,各自成家。



    以后等有了孙子孙女,在住一起也不迟,那个时候,还能帮他们带带孩子。



    李光庆心里有了主意,温和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道:“你跟你大哥都是孝顺的孩子,以后我跟你娘,住哪儿都行。”



    “今日我去接晴雨那丫头,发现谢家的人还想半道为难她,探听府衙里面的消息。”



    “安安心心地备嫁吧,别想着出去,现在风声最紧,谢家容易狗急跳墙。”



    李心慧知道,现在谢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必要的时候,她不能添乱。



    再则,青云的婚服都还没有缝制好,还有她自己的婚服,一大堆的事情呢,虽然不知道青云的契机是什么,但她相信他。



    因为青云,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了。



    现在他有城府,有心计,有谋略,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已经不需要过分担心了。



    李光庆背着柳福明去怀仁堂看诊的时候,殊不知那谢府的小厮早已盯上了他。



    谢家老夫人已知天命,自知时日无多,让那府医开了些虎狼之药,硬是从病床上爬起来了。



    刚一起来,就得到消息,那李家蜗居在北苑的李老头出来了。



    还背人去看病,跟着的那个小娘子还守了还几天府衙。



    谢老夫人当机立断,集结府中所有能用的小厮护卫,一人赏了二十两银子,若是抓到李老头和那在怀仁堂暂住的父女俩,便再赏二十两。



    怀仁堂是柳家产业,柳家跟镖行向来亲厚,看家护院都是镖师出身,谢府那些个伙计当场就被抓了三个,打残两个。闪舞



    谢府的伙计没有得手,惊动了余大夫,余大夫怕这几人是冲着李家来的,当即一通逼问。



    得知还有一拨人去抓李光庆的时候,急急去明珠郡主的府邸报信。



    可惜那两拨人都是同时行动的,因此去的晚,李光庆已经从陈府的大门出来了。



    李光庆不喜坐车,一向都是自己走路的。



    他不常出来,萧泽和萧沐送他出门以后,这才惊觉,应该亲自送他回北苑才放心。



    结果两个人追出门去,哪里还有他的身影?当即觉得不对,两人连忙去找。



    街头巷尾,夜市街区,全都没有,两人这才惊惧犯了大错,连忙一人继续找,一人去给明珠郡主报信。



    明珠郡主看着眼前低垂着头,一脸自责的萧泽,冷声呵斥道:“糊涂!”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他一个老人自己回去?”



    “你跟萧沐是不是没有带脑子。”



    明珠郡主骂归骂,连忙召集暗卫,护卫,跟着出去找。



    话说李光庆出门后被打了一个闷棍,然后带到了谢府。



    谢老夫人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女儿,当即用拐杖狠狠地打了李光庆几下。



    李光庆吃痛,悠悠转醒。



    这厅堂里的光很刺眼,肃穆的暗漆色家具摆得到处都是,好几道幽幽冷冷的眸光在盯着他看。



    他被绑着,微微能动的脖子环视了一圈,发现都是一些身穿黑衣长裤的小厮,以及一个面露狰狞,眸光凶狠的老太婆正恶狠狠地瞪视着他。



    李光庆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这老婆子应该就是谢家的老夫人,自己大意,竟然被谢家的人抓来了。



    谢老夫人冷戾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出声道:“在哪里抓来的?”



    小厮闻言,当即道:“我们一路尾随,见他进了陈府,便一直蹲守着。”



    “他出来的时候,便打晕了,扔在马车里面带回来。”



    谢老夫人脸色煞白煞白的,眼睛昏黄,隐隐泛着一丝血色。



    唇瓣潮红,一看身体就有问题。



    李光庆眯了眯眼,心里想着这些人会怎么对付他!



    “你生了一个好女儿,牙尖嘴利。”



    “那陈青云更是心狠手辣,可又怎么样呢?”



    “你还不是落入我谢府的手里?”



    谢老夫人阴狠道,随即用拐杖再狠狠地击打了李光庆几下。



    李光庆身体一直硬朗,勉强还受得住。



    更何况这个老太婆看似很用力,其实腕力虚浮,根本没有多大的力气。



    陈府根本没有人了,陈青云都上京了,这个李老头跑到那里去干什么?



    府衙进不去,里面什么光景也不知道。



    马大人被软禁了,徐大人就是跟他们一伙的。



    谢老夫人阴狠地握了握拳头,随即冷声道:“来人,备车,今日就算死,我也要死个明白!”



    “聚集民众,让定南府的百姓都去陈府看看,那小寡嫂是不是在陈府里面?”



    谢老夫人冷哼道,随即用拐杖跺了跺地板。



    孙子的前程,不孝儿子的性命。



    其他四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因为涉及命案,以避嫌为由,连侍疾都不肯来!



    谢老夫人从来没有这么恨过,当初为什么要分家呢?



    如果不分,现在那四房随便那一房出力,谢家大房也不至于一败涂地。



    她恨啊,恨得心都是痛的。



    可是再恨,她也要博一线生机。



    她愿意一命抵一命,也要将陈青云故意布局引来的一场阴谋破碎,让陈家叔嫂再也抬不起头来。



    谢老夫人打定主意,当即用麻袋将李光庆套住,一路带着人,浩浩荡荡地往陈府而来。



    颠簸之中,李光庆用牙齿磨着绳子,心里知晓这老太婆的打算。



    必定是要将他带去陈府大闹一番。



    到时候趁机逼出心慧他们,到时候他们若是出现,那必然会功亏一篑。



    他们若是不出现,一般人口舌杂乱,保不准就将青云告御状的事情捅出来。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李光庆的牙齿都磨出血了,也闭上眼睛使劲地磨,丝毫不敢懈怠。



    而此时,暗了许久的陈府亮起了微弱的灯。



    萧沐的轻功很好,他之前就怀疑是谢家下的手,果不其然,见谢老夫人关了谢府的大门,带着一众丫鬟仆妇,小厮护卫,一行三十几个人往陈府而来,一路边走,还边敲响铜锣,似乎企图吸引百姓跟随围观。”



    他当即觉得不妙,在街道上又不好下手劫人,当即连忙返回去报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