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庚帖
    柳晴雨的爹名叫柳福明,年轻的时候参军,后来腿受了伤,回来打铁为生,用军饷和补贴来的银子置办了些田地,娶了一个媳妇。



    可这个媳妇生孩子的难产,熬了三天就走了,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给他。



    他心疼女儿,因此不曾续弦。



    可谁知道自己谨小慎微一辈子,最后却栽在自己姐姐和姐夫的手上。



    家里值钱的都被收走了,就连给他治病的钱都是卖了打铁铺子得来的。



    女儿出去打探消息了,柳福明醒来时就看着帐顶默默含泪。



    本想给女儿找一位可靠的夫婿,他死以后,女儿不至于被人打骂虐待。



    谁知道挑来选去,竟然会被自己的亲人狠狠地戳了一刀子。



    柳福明感觉心窝子疼得厉害,身体痉挛着,让他浊泪流两行。



    李光庆跟柳晴雨刚刚进了客栈的时候,只听客栈的小二发牢骚道:“柳姑娘,你赶快带你爹去医馆看看吧!”



    “我刚刚进去给他喂饭,他都咽不下去了!”



    “他可不能死在我们客栈里面啊,不然以后我们还做不做生意了?”



    柳晴雨闻言,又气又恼,眼泪当即落了下来。



    “我知道了,我们一会就走!”



    柳晴雨握了握拳,只有在最难的时候,她才看清楚,原来之前自己有多天真。



    以为顺着爹爹就是孝顺,明明她那么相信林子哥,可却还是一次次拒接他。



    其实,她心里清楚,只要她狠心坚持,爹爹一定会同意的。



    可是她没有那么做!



    爹爹要将她许给三表哥的时候,她心里是抗拒的,可是她没有说出口。闪舞



    她就像是一个自作自受,不知所谓的人。



    她之所以羞愧,就是因为她知道,她本就不该回来找李家。



    可是满眼茫茫,等到最后心无着落的时候,她竟然只想靠近李家。



    李光庆看了小二一眼,随即便道:“你也有老父,你也会老,做人,留点仁慈之心!”



    小二闻言,瞬间涨红了脸,可又不好反驳,当即便默在一旁,不再说话。



    柳晴雨的情绪稍稍平复一些,往前带路。



    李光庆看到柳福明的时候,还是被惊诧到了。



    之前因为他对林子颇为照顾,他还跟柳福明吃过几顿饭,那个时候柳福明谈笑风生,看起来精神奕奕。



    如今头发花白,颧骨突出,眼睛浑浊,唇瓣干裂,一张消瘦的面孔蜡黄难看,像是将死之人。



    柳晴雨抹了抹眼泪,上前出声道:“爹,这位是李伯伯!”



    柳福明也看到了李光庆的面孔,他一把将李光庆的手握得紧紧的,语无伦次道:“把林子救出来,让他们好好的。”



    “这三年咳咳我隐隐知道是我误会了”



    “李兄若是林子能出来答应他们的婚事吧算我求你!”



    李光庆感觉自己的手被抓得很紧,可是自己的儿子,不是别人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



    他看着行将朽木的柳福明,淡淡道:“林子犯的是毒杀命案,若是不能出来呢?”



    柳福明闻言,身体顿然僵住。



    柳晴雨的眸光也变得黯然起来。



    过了片刻,只见柳福明艰难地闭上眼睛,哆哆嗦嗦地将怀中的庚帖掏出来,递给李光庆道:“我死了,没有人护着晴雨,她的日子会很艰难。”



    “如果林子不能出来的话,就让她去守望门寡吧!”



    “看在当年林子来,我没有亏待他,晴雨偷偷给他送饭的份上,请你们护着晴雨几分,叫她不要被她那狼心狗肺的姑父一家欺负了去。”



    柳福明说完,两行浊泪当即又流了出来。



    “呜呜呜呜”



    柳晴雨捂住嘴巴哭了起来,真正知道,爹爹要离开她了。



    她好怕,她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好!



    林子哥不在,她心里会慌,会害怕!



    李光庆接过庚帖,看向柳晴雨道:“若是林子出不来,你可愿意来我们老李家,当守寡的儿媳妇?”



    “呜呜呜呜”



    柳晴雨哭得很厉害,她好怕,根本不知道要不要做这个决定。



    柳福明见女儿没有表态,当即出声道:“你没有叔父堂兄,你没有舅家姨母,除非你想去金州,或者一个人守着房子,刺绣为生。”



    柳晴雨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她不愿!



    柳福明见状,对着李光庆道:“我这个女儿,太软弱了。”



    “当初我不允婚事,何尝不是想看看她的决心。”



    “可是她太缺乏勇气,总想着随意而安,可这世间是好的,往往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错过了,谁还会送到你面前,我若不是要死了,放心不下她,怎么还有老脸回来找你们?”



    李光庆闻言,颇为了然地点了点头。



    他再次看向柳晴雨,将庚帖放回柳福明的手中,然后出声道:“她不愿就算了,她伯母脾气冲,最不喜欢看到哭哭啼啼的姑娘。”



    柳福明手一紧,面如死灰。



    他按着庚帖的手一动不动,心里却痛到痉挛。



    孩子的路,做父母的再担心,还是不能代替走。



    罢了,也许一切都是命!



    柳晴雨见爹爹收回庚帖,心里忽然就不挣扎了,相反,还空得厉害。



    似乎有些藤刺在心里来回狠狠地刮着,她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她想要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她不要这样的结果!



    可是她的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泪却哗啦哗啦地掉得厉害。



    眼睁睁看着,李伯伯就要走了,柳晴雨当即跪地道:“李伯伯,我同意,我同意守望门寡的!”



    “我只是怕,我心里好慌,我不想林子哥出事,我不想!”



    “呜呜我愿意去李家,您收下庚帖吧,除了李家,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我会做饭,会做衣服,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您和伯母的,就算林子哥回不来,我也会安安心心做你们的儿媳妇,绝不会哭哭啼啼的。”



    柳晴雨伤心道,边哭,边说,还连忙擦去眼泪。



    不过是一个没有长大,历经世事的小姑娘而已。



    李光庆轻叹一声,对着地上的柳晴雨道:“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就选什么样的路!”



    “选了,便不能心有怨言,再苦,再难,都要自己熬!”



    “嗯晴雨知道了,晴雨想待在李家,想替林子哥伺候你们二老!”



    柳晴雨收了哭声,慢慢镇定下来。



    这几日在衙门打探不出消息的时候,她心里其实已经知道情况不妙了。



    再加李光庆这番诱导的话,她以为李林子十有**回不来了。



    一边伤心难受,一边又心酸难忍。



    如果她早点坚持自己的心意,说不定现在她就能够光明正大地守在李家,等着林子哥的消息了。



    可今日这般,都是她自找的。



    李家还愿意接下她的庚帖,让她更是无地自容,当即收敛情绪以后,便暗暗告诫自己,日后如何小心侍候公婆,安心守寡。



    李光庆不动声色地收拾了这父女两个以后,便让柳晴雨扶起柳福明,然后他亲自背去怀仁堂。



    眼见李光庆如此出力,柳福明不免更加愧疚,而柳晴雨也更加难堪。



    父女二人,心思婉转,皆有日后好好报答李家的想法。



    下晚,忙完一天的李光庆去了陈府。



    萧泽和萧沐见状,带他经过漪澜小筑,去了客院的厢房。



    李心慧正在做衣裳呢,听闻她爹来了,猜到应该是柳晴雨的事情,当即便收了针线,泡了茶,父女俩便开始叙话。



    李光庆将柳晴雨父女俩所遭遇的一切,包括现在所做的决定,都说给了心慧听。



    还顺道将柳晴雨的庚帖给拿出来。



    心慧愕然,当即拿起来看了一遍,确定无误以后,给她爹竖起的拇指。



    “怪不得我说您平时闷不吭声的,可娘什么都听您的,原来真是深藏不露啊!”



    心慧赞叹,越发觉得自家老爹十分有魅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