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婚期
    李林子眸光微微顿了顿,随即摇了摇头。



    “不想了,我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忘了她,娶个爹娘满意的媳妇就好了。”



    “她不能枉顾她爹的意愿,我也不能不顾爹娘的想法。”



    “等这次的风波过去,我便听娘的话,早日娶一个能过日子的就成!”



    前前后后耗了三年了,也确实不能继续耗下去了。



    李心慧知道大哥心里其实还挺惦记那位柳姑娘的,不过那位怎么想的,她也要先弄清楚才是。



    陪着大哥吃完了鸡肉,喝完了鸡汤,李心慧便准备去明珠郡主那里等消息。



    可才出后院,只见前厅里面来了两位客人。



    一个是她爹,另外一个是齐院长。



    明珠郡主在一旁喝茶,看见心慧来了一下,当即轻咳一声!



    “咳咳,齐院长跟李先生是代表你和青云商议婚期的,他们决定将你们的婚期定在八月初八!”



    明珠郡主出声道,齐院子跟着过来,她到是没有想到。



    李心慧也有些愕然,八月初八,一个月都不到了。



    秋闱在八月初九,齐院长也就接受了青云不入仕的事实?



    李心慧狐疑地看向齐院长,觉得有些奇怪!



    齐院长自从青云走了以后了,便深切地自我检讨一番。



    又逢京城的飞鸽传书已到,得知青云已经同意接下暗探营,皇上做主将阳城秋闱推至九月初九,心里大定。



    因此知道萧泽萧沐去请人的时候,便一道来了。



    皇上有意下定南府,还说要赶赴青云八月初八的婚期,他猜测是青云自己说的,所以这才跟李光庆上门,企图安抚心慧。



    “青云那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不过因为要亲自验工,所以得到七月二十左右才能回来。”



    “婚礼要准备的东西,我跟你爹都会安排,最近会有附近州府的人来打探案子的消息,坐审的大人还没有来之前,你们不能出门去。”



    “不然如果你们谁走露了风声,那就白费青云制造的这番议论之压了。”



    李心慧见齐院长又恢复之前谦谦君子的做派,说话的时候,口气温和,透着一股淡定的愉悦。



    已经不像之前频频失态,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了。



    她转头看向她爹,只见他爹笑着点了点头。



    “青云没事,你别担心了!”



    “我们过来就是让你好好准备,别整天胡思乱想。”



    “青云要真有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可能瞒你?”



    李光庆看着女儿明媚的脸庞,喜上眉梢。



    青云这个女婿他喜欢,有胆识有魄力有谋略,最重要的是个情种。



    以后会对女儿好的!



    心慧看着她爹笑意由衷的面容,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嫁衣嘛,她并不准备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图案。



    青云的衣服也是她做的,嫁衣她也做吧!



    心慧想着青云穿着她给他做的嫁衣,两个人一起拜堂的时候,嘴角下意识勾起,眼眸也亮如星辰。



    明珠郡主握在椅子上的手下意识放了下来,房瓦上的萧泽和萧沐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齐院长和李光庆坐直身体,一本正经地开始商量起婚事的流程。



    李心慧在一旁听了暗暗脸红,找了一个借口就回房去了。



    不一会,等两位长辈都走了以后,明珠郡主这才去厢房找心慧。闪舞



    她依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穿针引线的心慧,调侃道:“现在总算是踏实了吧!”



    “我都跟你说了了,梦境是相反的!”



    “最近还做跟青云有关的噩梦没有?”



    李心慧放下手中的针线,搬了凳子给明珠郡主坐下。



    “这两晚做针线做得晚,一沾床就睡着了,一睁眼天就亮了。”



    “感觉一晚上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好快!”



    明珠郡主听闻她没有再做梦,眼眸微闪,心里却知道那一晚上,是青云最痛苦的时候。



    他们之间相爱到,连痛苦都能感受,这份感情,真真叫她羡慕。



    “去打探的人回来了,那个姑娘叫柳晴雨,住在府衙不远处的一家客栈里面。”



    “她爹病了,客栈里面的掌柜隐隐不耐,想要赶人了。”



    “看她那样子,只怕撑不了几天了。”



    李心慧闻言,想了一会,眼眸忽然一亮道:“我傻了吧!”



    “我们不能出去,我爹能啊!”



    “如果她真的关心我哥,我爹出面最合适不过,到时候弄清楚她的想法,我就好办事了!”



    “只不过我们的案子到底还要多久才能结?”



    明珠郡主见她问起案子的事,当即斜倪了她一眼道:“阳城知府都不敢接下,怎么也要从京城调人过来!”



    “我早就写信给我大哥了,他是现任的大理寺卿,正三品加上世子头衔,怎么也不会耽误你跟青云的婚事。”



    “再说,我们手上还有谢府的人呢!”



    “你不觉得他们现在太安静了吗?”



    明珠郡主这么一说,心慧立即警觉起来!



    是啊,太安静了!



    一点都不像谢家老夫人那自以为是的作风!



    其实谢家派了杀手追杀陈青云的,只不过被暗中保护他进京的暗探弄死了。



    谢家老夫人现在愁得头发都快掉光了,府中死了那么多人,徐润泽把府中上上下下都盘问了几遍,一番折腾下来,老夫人病倒了。



    这一病不要紧,府中没有主事的人,乱成一团不说,谢大爷带着美妾小儿,去庄子上小住去了。



    谢老夫人听闻消息的时候,当即就吐了口血,整个人昏昏沉沉地发起高烧来。



    “还是派人盯着谢府才好!”心慧出声道,这个比较重要!



    明珠郡主也反应过来了,当即道:“我一会就安排。”



    “到是你,赶紧绣嫁衣了!”



    “都快来不及了,每天还东想西想的。”



    “从明天开始,饭菜都让厨娘去做吧!”



    “可惜你那大徒弟也去监工去了,不然他的手艺,也是炉火纯青了!”



    明珠郡主对于吃的,一向都很挑。



    可是自从来了定南府以后,好似《食香阁》做什么都合她的胃口,偶尔心慧炖的什么美容养颜汤啊,那更是她的致爱。



    就连竟儿都养胖不少。



    明珠郡主想着儿子刁钻的小嘴,眼里的笑意更浓。



    两人正在说话间,下人前来传话,说是萧泽和萧沐回来了。



    明珠郡主看着心慧一下子亮起来的眸光,心里一酸,面上却调侃道:“渍渍,肯定是情书又来了!”



    “一天一封,见不到也要给你写信。”



    “你说是你想他多一点,还是他想你多一点?”



    李心慧面上一热,眼眸也跟着闪烁起来。



    白皙细腻的脸蛋浮现朝霞般的红晕,像是有柔柔的光,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谁想谁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横竖他惦记着她,她也惦记着他不就好了!



    她看着明珠郡主笑而不语,然而步伐却已经迈动,往前厅而去。



    明珠郡主见她迫不及待的样子,哑然失笑,也跟着出去。



    萧泽萧沐例行公事地汇报一番,随即将信件拿出来。



    李心慧不疑有他,当即拿着书信高高兴兴地回房了。



    萧泽和萧沐见她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处,当即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又忽悠了一次了。



    支起的窗户透入屡屡耀眼的阳光。



    清风徐来,爬满院墙的三叶梅红红火火,开得簇簇拥挤。



    上好的大红色杭绸在手中滑过,柔柔的,软软的,摸起来特别舒服。



    李心慧手执剪刀,正在给青云裁制婚服。



    八月初八的话,天气应该还是热的。



    婚服不能太厚了,不过要做正统,长衫和褙子,一样都不能少。



    裤子,亵裤,袜子,发带。



    如此种种,也要做全才行。



    李心慧想着他穿上婚服,站在她面前的样子,整个人心神荡漾,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



    那些繁复的图案省去,她想做得精细一点,滚边的料子用了红缎,在对襟上面绣上金色的祥云,让整个婚服层叠相覆,尽显低调奢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