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大哥喜欢的人
    陈青云他们这一路赶往定南府的时候,那边的李林子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萧泽萧沐最近忙着暗中置办聘礼和嫁妆,他们两个没有经验,装作毛头小子找了几个媒婆,用小本子一样一样抄下来。

    什么三书六礼,那些都来不及了,不过热热闹闹的婚礼,自然还是要应有尽有的。

    萧泽萧沐累得半死不活回来的时候,却被明珠郡主告知,夫人要准备去找公子!

    那两人当即打了个激灵,连忙站直身体。

    “郡主,咱们最起码还得拖上十天才行!”

    “您看,要不再给李公子下包泻药?”

    萧泽十分别扭地道,皱着一张苦瓜脸。

    萧沐的嘴角抽搐着,忽然觉得原来李公子的作用竟然是这样的!

    明珠郡主闻言,感觉心口一跳,之前干了,她都觉得挺心虚的。

    现在还干?

    “咳咳,算了吧,我们得另外想办法。”

    “心慧本就懂些病症药理的,这一招不能常用!”

    萧泽萧沐闻言,心里拔凉拔凉的。

    “一定不能让夫人出门,现在外面都是公子上京告御状的消息!”

    “一出门就全露陷了!”

    萧泽哭丧着脸道,这绝对是他执行任务以来,最艰难的了。

    比让他去杀人还难,不痛快不说,还压抑得很。

    明珠郡主自然知道不能让心慧出去。

    要出去也行,深更半夜没人的时候瞎逛逛。

    现在嘛,貌似还真有点棘手了。

    “书信呢?”

    “青云的书信可还有?”

    明珠郡主问道,萧泽闻言,一股脑地全掏出来,信件都还有,反正公子一共写了三十封。

    明珠郡主看着萧泽手中土黄色的一封封书信,当即眼角一抽,伸手拿了两封道:“这样下去她肯定是要怀疑的,我们得想一个法子,让她安安心心待在府中。”

    “要不请李先生过来吧!”

    萧沐出主意道,悄悄带一个人过来,他们到还能做到的。

    明珠郡主闻言,想了想,反正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先请来再说。

    “好,你们两个先别露面,去请李先生来了以后,不行再说!”

    萧泽和萧沐自然听从明珠郡主吩咐,可两人的身形还未动,只见龚嬷嬷从外面进来回禀道:“郡主,徐夫人过来了。”

    明珠郡主皱了皱眉,心里猜测着这个徐夫人是过来传话的。

    她当即道:“请她去花厅等着,我这就过来!”

    龚嬷嬷应声退下去安排,明珠郡主转头对着萧泽萧沐道:“你们两个先别走,这个徐夫人过来,一定有事。”

    明珠郡主闻言,便出去会见徐夫人去了。

    萧泽萧沐一跃上了房梁,轻掠到了花厅的顶上,倾听着下面的谈话。

    明珠郡主跟徐夫人算不上熟悉,不过见过几次,再加上明珠郡主有意隐瞒身份,所以徐夫人也知道不好贸然上门打扰。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明珠郡主的府邸,见到明珠郡主款步而来以后,当即行了一礼。

    茶水点心早已上了,明珠郡主坐到主位上去,看着脸庞圆润的徐夫人,当即出声道:“可是那个马振海有上门异动?”

    徐夫人闻言,摇了摇头。

    “连着三日,都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娘子整日徘徊在府衙外,几次都想塞银子探监,说是要见李林子。”

    “我们老爷见她锲而不舍,担心怕是那位李林子的未婚妻,这才让我过来问一问。”

    明珠郡主闻言,略显几分愕然。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心慧说的,她大哥有心上人的事情。

    “不论是与不是,这个时候,她都不能见。”

    “不然青云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夫人回去以后,可通过衙役的口中让她知晓,李林子现在受了重刑,正在养伤,案子已经告到别处去了,暂时不会对犯人提审用刑。”

    “让她等着,案子还会再审的。”

    明珠郡主交代道,徐夫人闻言,当即明了地点了点头。

    她不方便待太久,当即便起身告辞。

    明珠郡主送她出花厅,站在院子里暗暗蹙眉。

    萧泽萧沐现身以后,明珠郡主道:“你们先去接李先生过来吧!”

    萧泽和萧沐闻言,当即轻功一掠,闪身离去。

    明珠郡主在他们走了以后,唤来自己的暗卫道:“去暗中保护那位徘徊在衙门外的姑娘,确保她的安全无虞后再回来!”

    等到暗卫走了以后,明珠郡主去厨房找心慧。

    心慧正在炖一锅田七木耳乌鸡药膳汤,炖汤的罐子咕咕地冒着热气,她看着小火烧,自己却频频走神。

    明珠郡主一进来闻到味道,下意识就咽了咽口水。

    什么药膳,分明就是美食。

    这几日她自己的气色不好,可大家在她亲自下厨后,养得面红水润,别提有多精神了。

    “咳咳”

    明珠郡主咳嗽一声,李心慧闻声,转头看着她。

    “萧泽和萧沐回来了?”

    她问道,眼眸里闪过一丝流光。

    明珠郡主眼眸一暗,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出声道:“估计快了吧,往常也是这个时候!”

    “刚刚徐夫人过来找我,说是有一位小娘子整天在衙门外徘徊,找你大哥呢?”

    “我猜是你大哥的心上人,不过现在我摸不清楚底细,所以让徐夫人通过衙役透口信给她,让她别在守着在那里了。”

    “我又另外安排了人暗中保护她的安全,你看这件事你要不要告诉你大哥?”

    李心慧闻言,脑袋一瞬间没有转过来。

    有点懵!

    她大哥喜欢他以前东家的女儿,那家有个打铁铺子,田地也不少,可只有一个女儿,要让大哥入赘。

    爹娘不肯,所以一直僵持到现在。

    去年大旱,闹灾,那姑娘家貌似连打铁铺子都关了,听说是去什么姑妈家避难去了。

    她只知道那个姑娘姓柳,叫柳晴雨,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这个时候,明知道大哥出事还赶来府衙,看来心里是有大哥的。

    “嗯,这件事我来管。”

    “先不去找青云了,等会萧泽和萧沐回来,让他们打听那个姑娘住在哪里?”

    “确定是她以后,再打听打听她的近况,我大哥这个人你别看他嘻嘻哈哈的,心里跟我一样倔,认定了谁就是谁!”

    “他每天跟个活宝是的跟我娘耍乐,就是不肯娶亲,我到是觉得,这是一个成全他们的好机会。”

    李心慧仿佛找到一点事情做了,连眼睛都开始发光。

    明珠郡主心里又一块大石头落地,当即道:“用不着等萧泽萧沐,我现在就去让人跟去打听。”

    明珠郡主说完,高兴地往外面走。

    心慧也来了点精神,当即将药膳端下来,盛到汤碗里,端去大哥的房间。

    李林子这两日吃得好,睡得好,屁股上的伤口也都结痂了,除了有点痒痒的和偶尔动到筋骨会疼以外,精神是一等一的好。

    看到妹妹端了好吃的来,立马撑着身体,眼眸一亮道:“渍渍,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一次又是什么好吃的,哎呦,我的好妹妹啊,乌鸡啊!”

    “好东西啊,来来来,我们兄妹俩一起吃。”

    李林子手忙脚乱的地撕了一只鸡腿,烫得他的手拿都拿不住,他把汤勺和筷子都往心慧的面前推,示意她也一起吃。

    李心慧发现,谁要是没有食欲,看看他大哥这胃口立即就有了。

    她端了一个圆木凳子,坐到她大哥的身边,然后也开始学着他那猴急的样子撕了一只鸡腿。

    兄妹俩开始啃了,李林子便啃还一边大口地吸鸡腿上的汤汁,逗得李心慧眉开眼笑的。

    “呵呵,慢点,小心烫。”

    “不怕,这样吃才过瘾啊,晚上还有什么新鲜的吃食没有。”

    “这些你都要教会我啊,要不然你嫁人了,我就不好天天上门了。”

    李林子发现这药膳就是养人啊,吃得他身心舒畅,胃口刁钻,渍渍,这红酸汤摆在他面前都失去吸引力了。

    “好,都教你!”

    “你也跟爹多学点字,至少我写个菜谱你要看得懂吧!”

    李心慧趁机道,她大哥就是不喜欢多学点字,不过下苦力到是挺痛快的。

    可见跟青云那种着迷于画中意境,文章藏锋的人是不一样的。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喜欢那个叫柳晴雨的姑娘,大冷天藏了个热馒头给你吃,大热天悄悄给你塞水果的?”

    “是啊,那时候不是打铁嘛,整天脸皮都快烤化了,里面又闷热,身上经常起疹子。”

    “她就送她爹的药酒给我擦,知道我饭量大,中午时经常给我送饭吃。”

    “多好的姑娘啊,我当时就想能娶到她就好了,后来她爹找我,说让我入赘,我哪敢啊,娘还不剥了我的皮!”

    “她是孝顺的好姑娘,可我也不能违背娘和爹的意愿,让他们出门都被别人戳脊梁骨啊!”

    “你别看爹那个老实巴交的样子,当初你去陈家守寡,村里好多风言风语,说爹没有出息了,说爹卖女儿了,说我们家穷啊,反正什么难听说什么?”

    “后来爹不就大病一场,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咱爹心里还是心高气傲的。”

    李心慧的眼眶有些湿润,她看着继续没心没肺大吃特吃的大哥,心里知道他其实也很心细敏感的。

    爹娘只有他们两个孩子,一个已经让人背后议论纷纷,如果另外一个再走同样的路,只怕两个老人再也抬不起头了。

    “你还想娶那个柳姑娘吗?”

    李心慧看着大哥早已刚毅的脸庞,心里一阵酸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