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同窗挚友
    陈青云上了马车以后,才发现周宁命人将马车铺得非常柔软,而且马车里面还专门备下了一个药箱,可见周宁安排得很妥当。

    陈青云像猫儿一样卷缩在一旁,闭眸养神,目的已经达到一半,剩下的,养好身体就行了。

    周宁上了马车,看到的便是陈青云闭上眼睛睡觉的样子。

    脸色很苍白,唇瓣有干裂殷红的伤口,浓密卷翘的睫毛下是乌青色的暗影,神色疲倦,透着病容的虚弱无力。

    五官菱角分明,轮廓清隽温润,这番无害地躺着,到像是病娇公子,哪里能看看得出心志之坚韧,几乎用鲜血浸泡而成。

    周宁坐到陈青云的身边,便出声道:“当初你们一路相帮,让小妹跟竟儿欢聚团圆,周宁还未当面道谢!”

    陈青云睁开眼眸,看着周宁。

    周宁跟明珠郡主并不是很像,不过眼睛一样漂亮,犀利之中透着光彩。

    轮廓俊逸,肌肤平滑有光,唇红齿白,看起来气色很好。

    再加上早已成亲生子,掌管大理寺两年有余,多少历练了不少世事,看起来持重沉稳,眼眸清明。

    陈青云看着周宁没有架子地对着他拱手,当即道:“宜姐姐与我嫂嫂姐妹相称,不必见外!”

    “世子若是不嫌弃,青云便唤你一声周大哥如何!”

    陈青云淡淡道,知道以后会跟周家的人站在一条线上,自然不能太过生疏。

    周宁自然欢喜,陈青云这份坚韧的心智,别说是皇伯父,就是父王都赞赏有加。

    再加上他跟萧家的关系,将来若是入仕在文官里面颇有建树,也算是朝堂里面一股不弱的势力。

    “自然好了,那我便唤你一声青云!”

    “伤药外服内抹的,都已经全部备好,冤案得尽快平反,这一路跟过去的,都是西山大营抽调出来的精兵,夜行百里不在话下!”

    陈青云闻言,颔首道:“越快越好!”

    周宁明白,妹妹的密信已经说得很清楚,陈青云上京,她那位好姐妹根本就不知道。

    所以,陈青云着急赶回去,不过这一身是伤,颠簸起来只怕会生不如死

    渍渍这样的毅力,何愁将来不能成事?

    周宁一共带了五十个精兵,还有大理寺协同办案的两个官员,除去周宁跟陈青云坐马车,其余的人,全都策马而行。

    出城以后,前面一声马儿嘶鸣,立即有士兵前来回禀道:“启禀世子,前面有人等候招手!”

    周宁疑惑地看了一眼陈青云,他是去办差的,半路截道的人很少。

    陈青云再次睁开眼眸,看着周宁道:“可能是我的同窗挚友,请他们过来吧!”

    陈青云撑着身体坐起来,周宁看着他忍得唇瓣都发紫了,却哼也不哼,心里不由更加敬佩。

    不一会,两年多未见的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便围了上来。

    周宁主动避开,让他们也好说话。

    两年多虽然未见,三人一直书信往来,所以也不曾陌生半分。

    三人的轮廓都已经成熟许多,菱角分明,俊逸有加。

    再加上一身儒雅长衫,一柄优雅折扇,满腹诗书气度风华,三人体态翩翩,早已成为玉树临风的佳公子。

    柳成元看着陈青云那煞白煞白的脸色,当即眼眶泛红,十分气愤道:“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一点风声都不透给我们?”

    “子恒,你现在是不是不把我们当兄弟了?”

    “就是,别以为你很能干,我都打听过了,那钉板上全是你的血,你以为自己的铁融的呢,还能刀枪不入?”

    谢明坤恶狠狠地道,眼眸里闪过心疼之意。

    张华看着他连一双手掌都缠起来,当下眼泪更是流得厉害!

    “你这人做事情永远都不和我们商量!”

    “虽然我是笨了一点,不过我好歹能先给你备点药啊!”

    陈青云抬手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嘴角抿着虚弱的笑容,一双眼眸透着世事苍凉以后的温暖。

    “行了,我不是还没有死吗?”

    “这一次的事情,谁也帮我不了我!”

    “我要回定南府成亲了,你们能否抽空一起去喝杯喜酒呢?”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惊愕地张了张嘴巴,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这浑身是伤,半死不活的样子,是想要去冲喜吧?

    他们三人的嘴角抽搐着,谢明坤鄙夷地看着陈青云道:“你貌似比我们都还小呢?”

    “子恒,这样撇下我们先成亲真的好吗?”

    柳成元随即附和道:‘就是,再说你娶谁啊?”

    “我们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张华挠了挠头,小声嘀咕道:“子恒的身边也只有嫂嫂和青黛青鸾啊!”

    柳成元和谢明坤心神一抖,眸色中透着一丝震惊和不敢置信。

    “你你不会吧!”

    柳成元不敢说出来,不过他震惊的眸光却落在陈青云平静的面容上,企图盯出一个洞来!

    谢明坤心头一震,眸光透着不可思议的打量。

    半响后,他想起京城中如今到处宣扬的陈氏叔嫂美名,以及青云说的,这件事,他们谁也帮不了他!

    如此深的谋略,前前后后都算计到了。

    谢明坤有些骇然,盯着陈青云的眸光也变得幽深起来。

    “是她吗?”

    谢明坤问道,他看着陈青云的眼眸,所传达的意思无比清楚!

    陈青云和煦地笑着,然后点了点头!

    在柳成元和张华莫名其妙的眸光中,只听谢明坤把扇子扔在地上,当即冲着陈青云就爆粗道:“艹,陈青云你丫够狠,老子死也不会跟你作对的!”

    “走走走,刚好家中长辈也准备搬到京城来,我们刚好趁机回去,也好帮忙整理行装。”

    谢明坤出声道,柳成元和张华一听,当即也觉得应该回去。

    可是直到他们被谢明坤拉走了,也还都不敢明说,跟青云成亲的人是谁呢!

    不过,就算不敢明说,他们也知道,只有那个人而已!

    要死了,愁死人了,柳成元和张华憋了一肚子的闷气,一上马车就将谢明坤给押在车厢里一通逼供!

    谢明坤心里被就被陈青云算计震慑到了,这一番见这两个人还不肯面对现实,当即没好气地低吼道:“除了嫂嫂还有谁,不过以后要叫弟妹了!”

    “艹,子恒绝对是我见过心思最深的,手段最狠的,对自己最能下手的!”

    “五十大板,滚钉板,五十鞭刑,踏马的,隔天还能好端端坐在我们面前,没晕,没躺,没哼!”

    “这样的人就是阎王爷都要忌惮三分啊,劳资算个毛啊!”

    柳成元:“”明坤受打击了!

    张华:“”早有预感会这样!

    “哎”

    “这弟妹我如何叫得出口?”

    柳成元忧伤道,重要的是,他没有想到子恒会这么早成亲?

    他爹娘都跟他说了,让他专心念书,不要想着风月之事。

    中了进士以后,便会帮他说亲!

    苍天啊,他不要那种整天就知道哭哭啼啼的。

    张华的爹娘也处于观望状态呢,儿子中了进士,这说亲也能说门官家小姐了。

    谢明坤更甚,他爹的意思是,最好中个状元,榜眼,探花什么的,这样说不定还能被世家小姐看上。

    谢明坤内心无比憋屈,他可不要走谢明宇的老路,看着前程似锦,实则处处受限。

    三人心思渐渐转移到了成亲的这件大事上,他们最后悲愤地表示,青云比他们还小呢,就知道要成亲了,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他们三个呢,白活了,竟然都还没有看得上眼的姑娘!

    艹!

    三人在心里不爽地骂了一声,随即开始想着,要找什么样的媳妇了

    一行人出城以后,便日夜兼程,直奔定南府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