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才尽其用
    “皇上,臣有本启奏,吏部侍郎马振海以权压人,横行霸道,剥夺定南府知府徐润泽审案子之权,诬蔑定南府《老李酸汤》一干人等以及《食香阁》老板娘下毒,重刑逼供,致人残废,其手段狠辣,心肠歹毒,已经不配为人,更不能为官,理应革职查办。”

    “皇上,臣有本启奏,吏部侍郎马振海为官不正,恶意陷害,歹毒逼供,越俎代庖,理应让刑部与大理寺合力侦查,削官流放!”

    “皇上,臣有本启奏,吏部侍郎马振海流连定南府,迟迟不归京述职,实乃大逆不道。其因他看中定南府《《老李酸汤》和《食香阁》两家的钱财,设局暗害,私刑威逼,其心恶毒,其身不正,万望皇上下旨彻查,树清朝堂其余党羽,还我大周清正廉洁之风。”

    晨曦的光照耀在整个京城上空的时候,文武百官正在上早朝。

    大大的殿门被推开,所有官员低着头,按官职大小排列,站得真正齐齐。

    御史台的几个老家伙接二连三弹劾马振海,众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极其鄙夷。

    御史台这帮人,充分体现了马后炮的作用。

    张金辰打量着秦公公手上的三道圣旨,眼眸一片阴暗。

    皇上早已暗自做主,却还是让御史台这帮人上跳下蹿,未必没有警告之意。

    众位大臣各自攒测着,马振海是谁的人,大家心知肚明。

    可越是心知肚明,却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讲,因为没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话到了别人的嘴里,便是污蔑。

    能够混到四品以上的官员,那个不是滑头?

    轻易让人捉住了短处,那还当什么官?

    直接回乡种地得了!

    贤王世子兼任大理寺卿,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凡是犯到他的手中,谁也求不了情!

    谁让人家是世子呢,将来要继承王位的,更何况,还是皇上的嫡亲侄子。

    “朕的京官,巡查灾区时,以权压人,栽赃陷害,屈打成招,妄图攀连,很好!”

    “当日是谁举荐马振海去巡查的,自己站出来!”

    皇上看着御史台闹得差不多了,便冷冷地出声道。

    所有官员的视线一下子就看向张金辰,张金辰面不改色地站了出来!

    文世鸣的心有点抖,面色更是难掩慌张。

    他跟着不安地站了出来,昨日多少还有点把握,可是今日御史台这帮老家伙一闹,他有预感,皇上会趁机降罪。

    果不其然,只听高位上的皇上道:“一个是刚刚起复的礼部尚书,一个是刚刚上任的吏部尚书!”

    “很好,朕到是没有想到,两位爱卿的眼光如此独特,专门挑了一个会给朕惹事的毒瘤镶在定南府!”

    “此时,两位爱卿有何解释?”

    皇上话落,只听张金辰立即出声道:“启禀皇上,马振海昔年在吏部处事周密,谨小慎微,微臣当时举荐,只不过是想他才尽其用!”

    “好一个才尽其用!”

    皇上高昂出声,语气尽显鄙夷!

    张金辰却稳稳不懂,仿佛听不到皇上话语中的讥讽!

    文武百官表示,呸!

    马振海那个战战兢兢,处处看脸色爬上来的人,还才尽其用?

    张金辰这老狐狸的脸皮,越发厚了!

    谢明宇站在殿后,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露出冷冷的讥笑!

    是了,如果有一天他也能在皇上面前冠冕堂皇地说谎,说不定他也是另外一个张金辰!

    皇上对张金辰的无耻已经习以为常了,转头看向文世鸣!

    “你呢?”

    文世鸣感觉脑门上全是冷汗,他微微扬起头,只见皇上冷厉的眸光正直直地射过来!

    他心口一慌,当即道:“臣也是看马振海办事规规矩矩,从未犯错,这才举荐他的,臣万万想不到他如此丧心病狂,竟然敢以权压人,设局污蔑他人啊!”

    “哼!”

    皇上冷哼,一个个出事的时候,就知道摘清自己。

    他瞥了一眼秦公公,多余的话已经不想再说。

    秦公公领会,当即便上前两步道:“皇上有旨,命大理寺卿周宁全力侦查此案,即日启辰,不得耽误。”

    “皇上有旨,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张金辰识人不清,举荐有误,停职调查,回府闭门思过三日,任何人不得探望。”

    “皇上有旨意,吏部尚书文世鸣识人不清,用人有误,停职调查,回府闭门思过十日,任何人不得探望。”

    “钦此!”

    “臣等遵旨!”

    一众官员跪地叩头,皇上早已扬长而去。

    下朝后,周乾匆匆去了聚贤殿,只见陈青云早已穿戴整齐,宽大的衣袍将他身上包扎的伤口全都盖住,他静静地站在殿中,轮廓清隽,眼眸幽深,若不是那苍白的肤色太过显眼,远远看着好似没事人一样。

    周乾的嘴角抽搐几下,心道这要是朕的儿子就好了,这么能忍,文武百官谁是对手?

    “咳咳真的不多留几日?”

    周乾出声道,他早已屏退左右。

    陈青云摇了摇头,收回缥缈的眸光,似有几分挂心道:“不了,她不知道我来,知道了一定会追来的!”

    “我不想她提心吊胆的,她只需要做美丽的新娘子就可好了!”

    周乾:“”感觉被虐到了是怎么回事呢?

    渍渍,心里可真酸!

    嘴也酸,眼睛也酸!

    这么个好小子,到底什么样的姑娘能够吃得这么死死的?

    不过听闻品行,也知道是位不凡的女子!

    罢了罢了,看在这般逆境,他也没有去找萧庭江那个莽夫的份上,也算对他的一种恭维了!

    “行了,一会贤王世子过来,你便跟他一起走吧!”

    “明珠郡主承了你们叔嫂的恩情,贤王府正想找机会报答的,希望朕能赶得及讨杯喜酒喝!”

    朝中现在没有什么大事,赈灾的事情过去了,西北又打了胜仗,刚刚才收拾了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按道理也是可以启程的,不过陈青云着急赶路,帝王出巡,光是精兵都要清点五千,更何况各地所经州府,都要一一通知,光是小憩的庭院都要隆重安排。

    不过八月初八的话,怎么也能赶到的。

    “凤天给你那两个人都是护卫,你现在是朕的人,身边自然少不了护你周全的暗卫!”

    “朕送你两个,你可能心无芥蒂地收下?”

    陈青云闻言,眼眸一亮,嘴角微微上翘道:“求之不得,还望皇上再赐两个,心慧的身边也没有暗卫!”

    周乾:“”说好的帝王监视猜忌呢?

    怎么感觉他吃了大亏了,还“心慧”,周乾感觉心里呕得要死,面上却一冷,凉凉地瞥了陈青云一眼道:“你还要脸吗?”

    陈青云闻言,眸光上挑,十分悠哉地道:“不行就算了,她才是我的命,回去我会物尽其用的!”

    周乾:“”

    这还没有成亲呢,他就已经看到一个宠妻狂魔了!

    皇家暗卫可不是好要的,某些人你给了他,他也只想找机会弄死!

    不过看着陈青云还想要的样子,周乾觉得心里还是挺爽的。

    “行了,等你以后替朕好好办差,朕会赏给你的。”

    “成亲以后,接管暗探营,朕会把你的老师调到京城国子监来。”

    “当年暗探营之所以会迁走,是因为京中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朕不得不避其锋芒,原本这股势力已经沉寂下去,谁知道成王之死,朕再察端倪。”

    “秋闱过后,暗探营驻扎京城,为朕分忧!”

    陈青云知晓那股势力的强大,也知道那股势力由谁掌控。

    外人都只当当今皇上容忍张金辰,可谁又知道,皇上只是不想打草惊蛇。

    恭敬地行了一礼,陈青云道:“定不负皇上所望!”

    周乾闻言,满意地笑了笑,随即拍了拍掌,聚贤殿内立即闪现两名身穿银灰色劲装,面容沉静如水,眼眸幽深如潭,身量修长,手执利剑的两个男子。

    其中一个眉头粗一些,眼睛大一些,皮肤暗黑。

    另外一个眉头略淡,眼睛斜长,皮肤暗黄。

    两个人握剑的指骨突出,周身幽冷,形如鬼魅,确实是艰苦训练出来,以一挡百的暗卫。

    陈青云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他们的名字!”

    “他们没有名字,你可以给他们取一个!“

    周乾出声道,一般皇宫的暗卫,只有代号。

    然而就算是代号,也只有暗卫统领知道。

    他们是活在黑暗里的人,是不需要有名字的。

    不过送给陈青云的这两个,算是破例了。

    “既然是我的人了,那就叫陈擎,陈挚。”

    陈擎,陈挚当即单膝跪地道:“谢主子赐名!”

    陈青云抬首,示意他们起来,皇上见陈青云确实心无芥蒂,多少有种被人信任的满足感。

    不一会,贤王世子周宁来带陈青云离开,皇上目送他们的车架走了以后,这才吩咐秦公公下旨准备,三日后,出发定南府,迎接镇国大将军得胜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