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与君夜谈
    余大夫进府以后,明珠郡主便提点了两句。

    年过半百,早已洞察清明的他当即点了点头,心里有了主张。

    把完脉以后,余大夫便出声道:“最近气候无常,时热时凉,他本就卧病在床,肠胃虚弱又受了寒气。”

    “这个病可大可小,调养得当,不用吃药也能好!”

    “调养不当,只怕连续三日,便会有性命之忧!”

    “心慧擅长药膳,只管给他做养胃益气,键脾固肠的吃食就可以了!”

    李林子刚刚才好两天,原本还指望早日下床呢,这一大早上拉了七八次,现在整个人隐隐颤抖,还出虚汗。

    肠胃绞成一团,疼得他直想抓狂。

    又听余大夫说,妹妹会做药膳!

    那还得了,李林子对着妹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十分委屈地道:“妹妹救命啊!”

    明珠郡主见他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撒娇,略带几分长不大的童真,当即“噗嗤”一声,轻笑起来!

    李林子冷不防看到门外竟然还有站着郡主,那一袭水仙般的长裙飘逸入目,他没有抬首,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枕头里,不过继续伸手对着心慧的方向晃动着,继续道:“药膳,药膳!”

    李心慧知道,拉肚子容易引起脱水!

    想着萧泽萧沐过两天就回来了,当即点了点头道:“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给你做!”

    明珠郡闻言,当即挑了挑眉,觉得心里的郁郁一扫而空!

    她十分好兴志地揽着心慧,然后调侃道:“不想你的青云了,渍渍,看吧,还是你大哥重要一些!”

    “你要是实在是想得紧,尽管去,我会帮你照顾好他们的!”

    心慧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刚刚大哥埋首的动作明显有些避及宜姐姐,毕竟跟宜姐姐亲厚的,是她。

    娘和大哥住在这里,多少有些不便之处,若是连她都走了,他们只会更加不自在。

    算了,再等等吧!

    李心慧轻叹一声,当即让青黛和青鸾将包袱都放回去,而她则亲自去了厨房,开始做药膳。

    陈青云包扎好以后,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

    他住的偏殿很大,到处都是一盏一盏亮眼的宫灯。

    他想要起来,可是身体刚刚一动,立即就有火辣辣的痛感来袭,像是筋骨都被砍断了一样,疼得他额头瞬间虚汗遍布!

    陈青云难耐地闭上眼睛,片刻后,再次睁开眼睛,只见那深深的瞳孔里面透着黑漆漆的冷戾。

    他用力地撑着,然后从床榻上起来!

    偏殿很静,他听不到别人的声音,不过他想应该有守门的小太监!

    他从撩开的帷幔中走了出去,偏厅里面,此时正安安静静地坐着一道人影!

    陈青云定睛一看,眼眸微微一震,整个人当即有些僵住!

    “皇上?”

    周乾来了好些时候了,这小子的意志力太强,所以他断定他睡不到天亮。

    没有想到,才过丑时就醒了。

    他深幽的眸光徐徐地看过去,随即指了指身旁的椅子道:“过来坐吧,你来之前,齐瀚的密折就已经到朕的手中了!”

    陈青云慢慢地走过去,然后坐下!

    他的神情和平静,眼眸更是深邃得不起波澜。

    在他的身上,周乾感觉不到一丝畏惧的气息。

    相反,到是有些坦然的敬重。

    “听齐瀚说,你不想入仕!”

    “一个马振海不足为惧,可下一个呢?”

    “难不成你以后都准备进京城告御状?”

    “你要知道,下一次,估计不会这么容易了?”

    周乾把玩着手中的龙纹玉符,这一块跟齐瀚手中那一块,略微不同!

    龙形乃为金色,熠熠生辉,栩栩如生!

    陈青云眼眸忽闪,看着皇上眸色捉摸不定,面容平静无波。

    遣退宫人,在这里等他醒来!

    手中握着龙纹玉符,话语中多存试探之意。

    陈青云知道,皇上想要将他收为己用。

    “世人皆有软肋,或名,或利,或权!”

    “可草民的软肋都不是这些,而是一个人!”

    “为了她,草民什么都愿意做,如果有人欺她,辱她,害她,那我便杀之,灭之,屠之,若是草民保护不了她,那草民就会选择跟她一起承受,直到死亡!”

    这样的感情,仿佛如同烈酒。

    刚一入喉,便会让你犹如被灼伤的感觉!

    再继续品下去,便会感觉全身着火!

    无法自拔!

    周乾的眼眸微微闪烁着,他没有想到,陈青云如此坦诚。

    他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将那个女人,牢牢地护在羽翼之下。

    “可她是你的嫂嫂?”

    “她可愿意?”

    陈青云闻言,眸光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中,有一盏永远都不会熄灭的灯火一样。

    周乾恍惚之中,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她自然是愿意的,否则我所做的一切,对她来说就是囚笼。”

    “而我又怎么舍得折断她的翅膀,将她硬关在我的身边。”

    “正因为她愿意与我共同携手,所以我才不能负她,不能委屈她,不能让人辱她!”

    囚笼吗?

    周乾握着龙纹玉符的手紧了一些。

    一双晦暗的眼眸也渐渐变得冷凉幽深。

    只见他忽然直视着陈青云的眼眸,一字一句地道:“若朕成全了你,你又该如何报答朕?”

    陈青云闻言,当即跪地道:“愿做皇上手中最锋利的刀,铲除一切朝中腐臭肮脏的蛀虫,永不生二心。”

    “朕如何信你?”

    周乾再问!

    陈青云闻言,立即勾唇一笑,冷戾道:“我不恋权势,不贪地位,不求富贵,唯有她才是我心尖上的人,青云愿从此为皇上所用,求的不过是我能与她一世相伴!”

    “皇上做得到,青云便做得到,无需虚假作呕的毒誓!”

    周乾看着眼前少年冷戾的眉峰,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坚定异常,除了决然想要的,其余的便可以通通弃之如敝屐。

    重情之人,往往也是最忠心之人。

    因为他们一旦认定的事情,便绝不会轻易改变。

    他可以成全陈青云,扶起陈青云也需要一定的时日。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若是用得顺手,便可以委以重任。

    若是用得硌手,便可以随手铲除。

    可是心志如此坚定,性格如此坚韧,处事如此圆滑,谋略如此深厚之人,足以聘比当年叱咤风云,力保大周皇室稳固不摇的老太傅。

    “好,朕答应你,亲查此案,给你一个交代!”

    “朕顺道去定南府迎接镇国大将军归来,阳城秋闱,往后顺延至九月初九如何?”

    陈青云的嘴角抽搐着,知道皇上不想让他错过这一次的秋闱!

    “先成家,后赴考。”

    皇上:“”

    一身是伤呢,能洞房?

    皇上撇了一眼陈青云,觉得这婚事太仓促了些!

    可陈青云却继续道:“来的时候,青云已经命人采办婚宴用品,回去以后,婚期定在八月初八!”

    皇上感觉胸口哽了一口老血,他是要夸夸这个家伙十分能干呢?

    还是要奚落他几句,怎么就知道他会同意呢?

    算了,横竖因为齐瀚在中间周和,彼此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朕让贤王世子审理此案,跟你一道先行!”

    “你与你嫂嫂的恩德大义,如今整个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算是朕为你们的婚事送上一份贺礼!”

    “将来,你务必好好给朕办事,你这小子深谋远虑,处事圆滑腹黑,最好给朕玩几手漂亮的翻身仗。”

    “再则,关于你爷爷的身世,京中也只有老太傅或许有些眉目,不过他老人家已经闭门谢客已久,连朕都十几年没有见到了。”

    皇上说完,眸色黯然,语气十分惆怅。

    陈青云早就不是当初的陈青云了,他知晓自己的身世,也知晓宫闱中那些不能说的秘密。

    自然也知道老太傅闭门幽居的原因。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赶回定南府去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相信现在张金辰一干人等,已经很急。

    可再急,远水也救不了近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好不容易扶起来的三品朝廷大员,就这样成为炮灰,陨落在千里之外的定南府。

    尤其是谢明宇被当做走狗一样差谴,翰林院编修,礼部侍郎郭方毅的女婿,谢家大房的嫡长子。

    自此,只怕这一次为他顶罪的人一死,他就能明白其中的蹊跷之处。

    真是期待,那些人狗咬狗,等着被他慢慢收拾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