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思之如狂
    七月的定南府接连下了几场雷阵雨,解了闷热后的丝丝暑气。

    李心慧被闷在府中觉得气燥,贪凉,白日里饮了不少冰镇的酸梅汤。

    到了下晚的时候,隐隐觉得有些头疼。

    吃了晚饭以后,她照旧在油灯下做嫁衣,可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还冷不防被针扎了手。

    那突然袭来的痛感直抵心脏,让她原本恍惚的神情更显几分不安。

    天色已经很晚了,也不知道青云回来了没有?

    她推开房门,就想穿过漪澜小筑,然后去他们的宅院看看。

    周围很静,青黛和青鸾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其实她根本不许要备那么多的嫁妆,毕竟,她和青云早就住在一起生活!

    宅院里的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想法做的,很顺心,也很顺手。

    长康捋了婚宴的菜品来给她看,她自己斟酌又加了几样。

    青云样样都安排得很周到,就算是为他的这一片心意,她也想好好准备。

    都快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了,李心慧感觉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想他,很想,很想。

    刚开始那几天,她还能说服自己,可是越往后,她便渐渐频频出神,精力涣散,仿佛做什么都没有劲一样!

    就连往日最爱花心思的药膳,也成了她打发时间的消遣。

    每过一夜,她的思念便增加一分。

    可是见不到他,她就像是生病的花花草草,蔫头耷脑的,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思之如狂。

    唯一还能让她继续坚持下去的,便是他这几日陆陆续续送来的书信,言语之中也透着思念她的渴望和疯狂。

    这样的信件让她觉得脸热,也觉得幸福,隐隐有了大婚前的隔离之感,整颗心整天不是在想他,就是在想成亲时的婚礼。

    而且他说,他就快回来了。

    以前也分开过两三个月,可也没有如此急切的心情,像是一定要见到他,非常渴望见到他一样!

    李心慧说不出心里那空落落的感觉代表了什么,浑身都没有力气,脑袋像一团浆糊!

    仿佛唯有见到他的那种念头,越来越强,直到彻底催化了她的理智。

    漪澜小院通向陈府的门还没有关,明珠郡主在高竟的书房抽查功课。

    李心慧一个人,朝着那黑漆漆的陈府走去。

    穿过去,前厅,书房,他的卧房。

    没有人点灯,连萧泽和萧沐都不在。

    李心慧的心沉了下去,她在院中矗立良久,许是她有些受凉了,微风一吹,她便微微颤抖。

    她知道自己在等他,也知道自己等不到。

    可是她就是想等。

    她想他了,很想很想,她想抱抱他,贪婪地吸取他身上的体温和气息!

    可是这一切都只在她的心里念叨着,她始终没有等到他。

    到是发现她不见的青黛和青鸾找了过来,这一夜,她有些犟脾气地留在了自己的宅院里。

    然后睡上了青云的床铺。

    那床不如她想象的温暖,有点硬,有点凉。

    她刚刚睡上去的时候,寻不到他的一丝气息。

    可渐渐的,床铺被她睡暖和以后,那股好闻的气息便淡淡地袭来。

    李心慧抱紧被子,深深地吸取属于他独有的气息,然后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困意慢慢来袭,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在一片大有滂沱的窄道上,她站在遥远的对面,眼睁睁看着青云跟着一群看不清面孔的人挤在一起,在大雨中慢慢地前进。

    那窄道在半山腰的位置,上面的山体摇摇欲坠,已经有了要倾塌的趋势。

    她站在对面,一直喊,一直喊

    “青云,快跑!”

    “青云,快跑啊!”

    “山快塌了,不要慢慢吞吞地走,快跑啊!”

    她撕心裂肺地喊着,可是他却怎么也听不见一样,还在慢慢往前。

    惶恐和惊惧来袭,她恨不得飞过去陪着他,可是她过不去。

    她伤心地大哭起来,悲伤的痛苦缠绕在她的心上,让她崩溃地哀嚎起来!

    终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莫大的哀恸让他察觉了端倪,他忽然回过头来,朝着她温柔地笑着!

    好似无声地在跟她说,他没事!

    她停止了哭泣,想要再次开口喊他,可这个时候,他身边那些人忽然朝着她望了过来,一个个都是鬼魅般的面孔,露出地狱之中的残破之相。

    她捂住嘴巴,惊叫一声:“青云,他们是鬼,快回来!”

    可是他却转过头去了,依旧在慢慢地跟着那些鬼怪走!

    那些鬼怪朝着她得意地张牙舞爪,好似就要当着她的面,将她的心上人带去地狱一样!

    她心痛得不能自己,拼命地嘶喊着,追逐着,直到对面的山体轰然倒塌,将青云和那些鬼怪都压在乱石泥土之下。

    她傻呆呆地看着,眼泪肆无忌惮地流着,心脏里面逆流着酸涩痛苦的悲腔!

    不要,不要,不要!

    她还在嘶喊,可是雨水那么大,已经没有人听得见她说什么了!

    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孤独,像是整个世界都寂灭了!

    心痛得恨不能立即死去,温热的泪水自她的眼眶中无声地流着,仿佛怎么也流不完一样!

    她半跪在地上,一直跪着,直到寒冷侵袭着她的身体,在一片犹如荒凉的寒雪之中,她幽幽转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