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面见龙颜
    聚贤殿外,烈日当头。

    周围都是空旷的路面,连阴凉之处都没有。

    大大的都铜缸倾斜了一小片暗影,可是两缸之间,距离太广因此也不起作用。

    陈青云跪在坚硬的大理石上,身上的鞭子一鞭一鞭地抽下来,侍卫力道之大,仿佛用那鞭子活生生地在他的后背剜肉。

    之前的伤再次加重,太阳直射着他的面孔,他紧闭着眼眸,苍白的红唇咬出血来。

    鼻息之间,浓浓的血腥味袭来,他突然想起一个非常好的形容词!

    血肉横飞!

    “啪啪啪”

    一共五十鞭,还差二十。

    陈青云暗暗数着,皱着的眉峰随着鞭子的挥动而微微闪动着。

    可是他一声不哼,到是让行刑的人颇为佩服。

    “皇上驾到!”

    一个小太监开道出声,所有的侍卫,包括行刑的,全都跪了下来!

    陈青云没有动,皇上比他猜的要来得早一点,应该有老师的功劳!

    陈青云握着满是伤口的手掌,感觉这停顿时间,像是凌迟。

    太阳直晒伤口,止不住血的地方汩汩地流着,他皱起了眉头,不想把身体弄到无法修养的地步。

    “打完了吗?”

    皇上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挺直腰板跪着的陈青云,大致能够看到侧颜。

    轮廓清隽,鼻梁高挺,红唇紧抿着,看起来忍得十分辛苦。

    薄薄的衣衫早就残破不堪,流出的鲜血将衣服浸湿了,让他看起来跟血人一样。

    皇上下意识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秦公公。

    秦公公会意,对着执行的人厉声道:“还傻跪这干什么?”

    “没有听到皇上问话吗?”

    “这没有打完继续打,打完了赶紧送进殿内请太医,这好不容易过了三关,皇上可是要亲自过问冤案的!”

    执行的侍卫,闻言,心神一抖。

    知道秦公公在暗示他,没有打完也打完了。

    “回禀皇上,五十鞭都已经打完了!”

    皇上闻言,懒懒地扫过那僵直的背影,抬步进了聚贤殿,漠然道:“抬进去,请太医!”

    几个侍卫连忙上前去,准备把陈青云抬进去!

    可他们的手还没有碰到陈青云,只见陈青云出声道:“谢过皇上恩典,不过草民还撑得住!”

    陈青云慢慢地站起来,转头,与当今圣上,不过几步之遥。

    他深邃的眸光透着一丝执着的无畏,皇上冷不防他竟然直直地望过来,眸光交汇的瞬间,皇上微微一震。

    皇上再仔细看过去时,只见陈青云的眸光已经变得如墨般漆黑,如光般清透,两种复杂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竟然汇聚成为了一种隐忍复杂,刚毅果敢,阴冷坚韧的执着。

    皇上面上不显,心里却微微诧异。

    还未弱冠,竟然有如此复杂的眸光?

    当今圣上,名为周乾,十七岁登基,如今已经有二十四年的励精图治,正值春秋鼎盛之时。

    周乾注重养身,不恋女色,虽然年过四十,看上去却如同三十出头的男子一样。

    凌厉的眉峰斜插入鬓,鼻梁高挺,眼眸斜长深邃,一张红唇薄厚适中,敛聚神情之时,周身都是上位者的威严和冷戾。

    明黄色的龙袍穿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英武不凡,身躯伟岸。

    陈青云打量周乾的时候,周乾也徐徐地看了过去。

    陈青云的轮廓是十分清隽俊朗的,天庭饱满,五官精致,可脸色却显得很苍白,咬破的红唇染着血珠,看起来有些邪魅。

    他站在那里,身体笔直修长,周身鲜血遍布,如同浴火的凤凰一般,透着一丝无法磨灭的执念,转而重生。

    周乾眼眸里闪过一丝赞赏之意,当即便道:“进来吧!”

    周乾说完,率先往聚贤殿走!

    周围的一干宫人,全都拥簇着,也走了上去。

    直到侍卫都站回原位,陈青云这才慢慢地爬上阶梯。

    这是最后一步了,他不能倒下,毕竟还有人,躲在暗处等着看他昏倒过去,功亏一篑。

    上到第六道台阶的时候,陈青云忽然转头,看向聚贤殿前面,高高耸起的清正殿上二层,正是二品大员办公的宫殿衙署,那青碧色的雕梁檐角下,后廊的廊道里,正静静地矗立着三四位身穿暗红色官袍的二品大员。

    其中一位,眸光尤为犀利,正对准他的眸光,直直地看过来!

    陈青云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讥讽,眼眸里的晦暗一闪而逝!

    张金辰么?

    上一辈子都落在他的手里,不得善终!

    更何况,这一辈子,他也没有打算放过他!

    所以等着吧,张金辰!

    廊道里,分别站着礼部尚书郭金辰,吏部尚书文世鸣,刑部尚书杜玉荣,工部尚书董良。

    四人看着那个那浑身是血的人影进了聚贤殿以后,便各自收回眸光。

    “呵呵,不知道这敢告御状的少年是什么来头?”

    “不过皇上既然都已经接见了,只怕杜大人有的忙了!”

    董良调侃道,略带深意地瞥了一眼张金辰。

    他们都算是内阁大臣,不过吏部尚书文世鸣跟张金辰关系匪浅,到显得独大起来。

    这个案子让杜玉荣想起了当年一夜之间,寇家的罪状人尽皆知一样!

    皇上甚少放低架子,这件事,只怕他落不到他的手中。

    “不管他是什么来头,若真有冤情,皇上必然会下旨彻查的!”

    “那些幕后逞凶,不知收敛的人,只怕是要小心了!”

    杜玉荣意有所指,董良会意,当即两人便走到一处,继续攀谈去了。

    张金辰深邃的轮廓气势逼人,一双阴鸷的眼眸幽冷晦暗,只见他抿着薄唇,露出淡淡的讥讽道:“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少年而已,难不成还能翻云覆雨?”

    “马振海还没有消息吗?”

    张金辰问道,不回京,也没有消息传来!

    派去的人,估计都还没有到达定南府?

    马振海到底在干什么?

    堂堂三品京官,难不成还有人敢软禁他?

    张金辰皱起眉头,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刚刚那个少年阴翳的眸光,好似还带着轻蔑的嘲讽。

    张金辰许久没有这种掌控不了局面的感觉了。

    文世鸣也觉得奇怪,他摇了摇头,出声道:“连阳城孔冬的折子也没有!”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也许正在回来的路上,不然他若是在定南府出事,孔冬难辞其咎!”

    张金辰闻言,颔首想了想,当即道:“派人出京去接,务必要将他的行踪弄个清楚!”

    文世鸣点了点头,他已经派人去了。

    毕竟马振海是他的下属,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他也逃不掉。

    聚贤殿内,陈青云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然后慢慢解开早已零零碎碎的衣衫。

    那些衣衫沾着血肉,微微扯动着,便可以看到被撕开的血肉之景。

    除了见惯血腥的秦公公和皇上,其他小太监下意识闭上眼睛。

    陈青云褪去外袍,然后解开捆绑在腰腹上的诉状。

    鲜血已经浸湿,幸而诉状用油布包着,可绕是这般,那油布上的斑斑血迹,也足以让人动容。

    陈青云将油布慢慢揭开,然后双手奉上诉状。

    一共好几卷,因为他满手血污,所以看起来十分瘆人。

    高位上的周乾微微眯了眯眼,下意识转动着拇指上的翡翠扳指。

    他看着不吭一声的陈青云,仿佛看到的不是一具残躯,而是一个强健的体魄和无法磨灭的灵魂。

    周乾的内心有些震撼,许多年都没有这种震撼的感觉了!

    他接过诉状,除了陈青云亲自写的那一份,其余的,只不过略少一眼。

    “你先下去治伤吧,朕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陈青云闻言,平静无波的眼眸微闪一下!

    他当即叩头道:“草民谢皇上大恩!”

    周乾闻言,看了一眼秦公公。

    秦公公会意,当即连忙招呼两个小太监扶着陈青云去偏殿,等候太医的到来。

    不一会,陈青云便在好几位太医的合力下,将所有的伤都包扎起来。

    与此同时,秦公公奉命将所有状纸,全都让人抄写上百份,贴满整个京城的街头巷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