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熬过去
    “啪,啪,啪”

    板子击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响彻入耳,偏偏那承受板子的人,闷声不哼,像是哑巴一样。

    可板子打到后面,陈青云的脸色越来越白,额前的碎发都湿了,沾在脸颊上。

    一双深幽的眼眸平静无波,仿佛他们打的,根本不是他的屁股一样。

    渐渐的,最后十板子的时候,那屁股后面都已经见血了。

    湿哒哒一片,沾着裤子,让看的人都有几分怵得慌。

    陈青云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心思有些空,他的脑海里都是她的音容笑貌,一遍一遍地回想着,那么鲜活,鲜活得像是给予了他无穷无尽的力量。

    什么是痛呢?

    肌肤之痛,断骨之痛,还是剜心之痛!

    什么是生不如死呢?

    爱而不得,爱而割舍,阴阳相隔?

    陈青云忍不住想笑,癫狂地笑,他用力握紧双手,多希望那些板子可以打得快一点。

    在这京城,他只打算待上两天的时间。

    她找不到他的时候,会担心。

    知道他上京的时候,会追来。

    知道他受伤的时候,会落泪。

    这些他通通都不想,就算真的伤心,那也是他在身边,还可以逗她开心,拥她入怀。

    他苦等许久,若不是为了光明正大娶她,他根本不会来。

    一个连时间都曾经荒芜的魂魄,还有什么可惧的?

    当黑暗将他吞噬的时候,唯独执念将一切延续下来!

    所以,她才是他的命!

    只要她活得好好的,他就不会有事!

    周围的侍卫诧异极了,见这个人被打一顿,竟然还笑?

    那笑容,竟然不是诡异或者阴森,而是得偿所愿的那种舒坦!

    怪哉怪哉,后面的几大板子,侍卫们下意识放轻了力道,很快就过去了!

    板子打完,通向皇宫的宣成门随即被大大地推开,上面的铜钉迎着阳光,像是闪烁着金色的仪仗一样!

    陈青云抬首看去,隐约能够看到皇城内的大理石台阶,很长,上面雕刻着张牙舞爪的龙纹。

    模糊的记忆中,熟悉的感觉分踏而来。

    他眯了眯眼,只见一下子涌出了几十个侍卫,长长的钉板,一路从宫墙的大门外铺了进去。

    许多年都没有用过的钉板了,上面黑漆漆一片,底部还有陈旧的血迹,散发着一股铁锈的腥味。

    陈青云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微微轻颤地往前走。

    宫门外,早已集聚许多官员看热闹。

    谁都想知道,这个告御状的人是谁?

    为什么要告御状?

    所告之人又是谁?

    可是那强撑着身体走进钉板的男子实在是太陌生了,只隐隐可知是一位尚未弱冠的少年,面容俊朗,剑眉星目,红唇略薄,身姿欣长而挺拔,步伐有力而稳健。

    像是学武之人,不过穿着长衫,又像是一位读书人。

    众官员见面孔陌生,年纪又小,只当是哪家大人犯事了,孩子来诉冤屈了。

    长长的钉板要从宣成门外一直滚到皇宫内,进去以后,还要承受鞭刑。

    若是侥幸不死,便可以获得面见皇上,倾诉冤情的机会。

    陈青云样仰面躺在那钉板上,晃眼的阳光让他无法直视天空。

    可是他心里却涌出一股浓烈的满足,终于回来了!

    活着的感觉,真好!

    他嘴角挂着极淡的笑容,淡到透出一股心伤的悲痛!

    众人下意识抹了抹眼眶,没有听到什么撕心裂肺的喊冤,可是这般让人心碎的笑容,却透着一种无法忽略的悲伤。

    养心殿内,急急爬来的小太监黄慌忙跪地道:“回禀皇上,那那位告御状的公子,被打了五十大板,现在到过钉板了!”

    皇上闻言,负手而立的面孔松了一口气,随即挥了挥手。

    秦公公知晓皇上的意思,当即对着小太监道:“下去,再探!”

    “皇上,您看这鞭刑要不要撤了?”

    秦公公试探道,毕竟,之前那个老妇人只下了钉板就断气了。

    皇上闻言,眼眸微眯,透着一丝捉摸不透的晦暗。

    只见他恍惚地摇了摇头,出声道:“规矩,就是规矩,乱不得!”

    “他若是能够挺过来,这件事朕亲自来审!”

    秦公公闻言,心神一抖,仰着头,不敢置信地道:“皇上的意思是老奴还能有幸,陪您下定南府?”

    皇上闻言,没有否认。

    “萧庭江已经生擒了鞑靼王子,狄戎的大将更是溃不成军,早已丢下鞑靼先跑回老巢了。”

    “于情于理,朕都应该去迎一迎!”

    秦公公听到皇上这似是而非的话,心里了然。

    正值各地准备秋闱,如此一来,只怕这个陈青云要错过这一届的秋闱了。

    不过看皇上的意思,只怕也不一定。

    钉板上的钉子很密集,很锋利,扎进肉里的时候,像是钝刀割肉一样。

    一开始并不会觉得很痛,可是越往后滚,就越觉得很痛,新伤,旧伤,钉子陷入旧伤里面,再扎破皮肉。

    鲜血在铁钉上面闪耀着刺目的光,让看到的人,下意识想要移开眸光。

    可是那钉板上的人,却没有后退过半步。

    他一直艰难地,在钉板上慢慢翻滚往前。

    他的身体没有缩成一团,相反,摊开的四肢护住了他的脸,可是却让他受力的手臂,双腿,腰腹,都伤得越发厉害。

    一滴一滴的鲜血浸湿了他的衣服,脸颊上也沾满血迹,他就像是一个修罗场里浴血奋战的铁血勇士,根本不知道何为恐惧,何为胆怯!

    围观的侍卫和官员都被震撼了,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钉板上的人慢慢消失在他们的面前,徒留斑斑血迹

    陈青云感觉周身都很痛,可是他还能忍。

    早已忍过常人所不能忍的一切,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让他的身体看起来有些残败而已。

    但是他的命还在,魂魄还在,想念她的那颗心还在!

    这就足够了,又过了一关,不是吗?

    再难,总能熬过去的!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微笑,连踉跄的步伐都像是绝美的舞步一样!

    那滴答滴答的血迹一路蔓延,周围的侍卫见了,下意识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接下来,便是在聚贤殿外鞭笞,然后等着面见皇上。

    午时的阳光太烈了,焦烤在浑身是伤的肌肤上,那血淅淅沥沥的,好似怎么也流不完一样。

    陈青云渐渐有些头晕,他难捱地抿了抿干裂的唇瓣,觉得喉咙火辣辣的。

    如果没有阳光,他会想着,这是一场梦魇,忍一忍就过去了!

    或者直接什么都不想,像是一场新的死亡,不过是喘息片刻而已!

    可是炙热的温度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他在干什么?

    他在告御状,他在将他们的身份宣告到天下人皆知!

    他要将她的美名,散在大周的每一个角落!

    他要将他的赤诚,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就是他的目的!

    养心殿内,急步的小太监又来了!

    这一次,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急的!

    回话的时候,透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慌张道:“回回禀皇上!”

    “那位又过了钉板了!”

    “不过浑身是血他自己走过来的,那血都洒了一路!”

    皇上转过头来,冷肃的面孔,皱起的眉头,神情略显几分烦躁。

    他交叠在一起的双手,微微握了握。

    心坚志定,不畏艰苦。

    忍痛啼血,不畏酷刑。

    确实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齐瀚的眸光向来不差,这一次,却真寻到一块美玉。

    秦公公暗暗瞥见皇上的小动作,当即便上前道:“皇上,这鞭刑一过,便要面圣了!”

    “不如老奴陪着您先去聚贤殿内歇息片刻,看看这位告御状的公子可能有幸面见圣颜?”

    皇帝闻言,眼眸快速地跳动一下。

    片刻后,只听道他道:“也好,摆驾聚贤殿吧!”

    秦公公闻言,立即招呼一声,摆驾聚贤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