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鼓声震天
    陈青云走了,最先发现端倪的是阳城知府孔冬。

    他的人来到定南府,听到马振海一片骂名,像是打家劫舍,刨人祖坟的下三滥,黑心肝一样。

    孔冬的人没有把马振海接回去,连面都没有见到。

    只说现在马振海一出门,必定要被乱石砸死,所以连日来定南府知府衙门的大门都是紧闭不开的。

    那些接他的衙役当即果断返回,丝毫不敢沾染定南府成片成片的疯子。

    孔冬听闻消息后,觉得马振海不露面实在是可疑,而且之前他求救信件中说有人刺杀他,现在却避而不见,明显不符合常理。

    孔冬害怕马振海出事牵连到他的身上,连忙将实情写了奏折,命心腹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三伏天的热气日夜高涨,连带着人的火气也蹿高三分。

    养心殿内,静谧的气氛中,忽然一盏茶杯碎地而裂。

    “嘭”的一声,震得守门的四个小太监当即跪倒在地。

    在内伺候的秦公公眸色一变,这才过去多久啊?

    暗探送来的消息又让皇上面色骤变,气得眉头都狠狠地皱起来!

    看着皇上铁青的面容,起伏不稳的气息,秦公公上前道:“皇上息怒!”

    “有谁做得不好的,不识抬举的,阳奉阴违的,罢免便是了,犯不着为了他们伤了龙体!”

    “哼!”

    皇上冷哼一声,捏着皱成一团的宣纸丢给秦公公去看!

    秦公公连忙捡起来摊开,深邃的眼眸一扫,顿时心里一抖,不敢置信地抬首看向皇上。

    “这马振海未免也太猖狂了,齐大人面上没有官身,不好伸手。”

    “可是还有明珠郡主在呢?他竟然如此不计后果地行事。”

    “郡主送来那两坛子老李酸汤奴才都吃完了,还想着什么时候,求郡主再给送些来!”

    秦公公愕然道,这个马振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仅污蔑《老李酸汤》,还以大刑逼供,故意攀咬《老李酸汤》的老板一家。

    更为巧合的是,这《老李酸汤》分明就是出自郡主说的《食香阁》老板娘,李心慧之手。

    而那个李心慧正是陈青云的嫂嫂。

    渍渍,这里面的弯弯道道,要不是知晓内情人,谁知道呢?

    “嘭”的一声巨响,皇上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案桌上。

    他冷戾的眉峰皱起,全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凌厉和气势,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寒意遍布,恨不得立即将马振海处之而后快。

    这消息若是别人传来的也就罢了,马振海根本不惧齐瀚,殊不知齐瀚一直都是他的人!

    而且还形如他的幕僚一般,所以马振海的所作所为,齐瀚虽然不能明面上遏制,可是却将马振海的所作所为,一一报了上来。

    皇上生气归生气,可对陈青云敢大开杀戒还是颇为赞赏的。

    知道以势压权,上不惧高官,下不欺百姓。

    萧家给的金银珠宝,为给嫂嫂博取一份好名声,竟然可以随手散尽。

    不远千里,跋涉而来,只为告御状,正清名,这番有胆有识,有勇有谋,城府深而心地正的人,正是他所需要的人才。

    之前本想放他远走,却不想避得了一时,卷入朝堂纷争,别人怎么会让他好过?

    皇上的手指轻轻叩在桌案上,发出十分有节奏的声响。

    秦公公跟随皇上多年,知道这是他思绪有头路的时候,要下决定时的过程。

    他静候在一旁,把后面一页的记载也看了一遍。

    秦公公总算是知道皇上为什么会生气了。

    这个马振海未免也太不张眼了,皇上这才想要不追究陈青云的过失,他在那边竟然把人家嫂嫂都关押了!

    真是老鹰啄了眼珠子,离死不远了。

    “暗卫何在?”

    皇上突然唤道,顷刻间,立即有两个黑影瞬间闪现。

    秦公公只感觉面孔一凉,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去跟护着陈青云的暗探接头,务必要保证陈青云安全抵达京城。”

    “另外,凡是阳城那边来的折子,一律不入吏部,直接给朕截过来!”

    暗卫闻言,立即领命而去。

    秦公公感觉身子抖了一下,心里无比震惊。

    皇宫中的暗卫,个个都是厉害角色。

    可是现在竟然去保护一个小秀才。

    果然时间越久,有些感情就越发显得珍贵起来

    陈青云在西北立了军功,萧凤天上了密折,皇上一笑而过,还说应该加赏一个四品武将之职才好,可心里又想他以文官入仕,便按耐下来。

    陈青云这一路,其实并不太平。

    他走得极快,看起来形影单只,光是黑店都遇到两个。

    谢家得知他准备上京城告御状的时候,立即快马加鞭往京城送信,还暗中找了不少三教九流的杀手,一路追杀。

    好不容易摆平谢家重金请来的杀手,接着又是山贼,不过他本身会武,再加上有二十位暗探暗中保护,到也能勉强应付。

    不过七月初六的时候,他已经抵达京城了。

    与此同时,将近一个月没有接到马振海消息的张金辰察觉到了端倪,当即派了暗探去查。

    贤王世子最近心情很好,镇国大将军的捷报一封接一封地传来,小妹离了高鸿那个畜生,每封家书都透着语笑嫣然的舒坦。

    偶尔还有她们母子俩的画像,笑得如沐春风,连带着父王和母妃都开怀不少。

    可到底隔得远,他们都快三年没有见她了。

    着实有些想念,他这边还寻思着送什么中秋节礼物过去给妹妹和外甥。

    那边立即有心腹来了,说是有定南府的密信来了。

    贤王世子闻言,眼眸一亮,立即去见了定南府的信使。

    这一见不要紧,看完密信以后,整个人呆了片刻。

    “告御状?”

    “你跟陈青云前后进京的?”

    贤王世子问明珠郡主的暗卫,着实吃惊。

    暗卫点了点头,陈青云应该比他快不了多少。

    他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有时候甚至于走了山道,这才用了十二天。

    陈青云最快也就是这个时辰了。

    贤王世子刚刚松了一口气,只听皇宫外的鸣冤的擂鼓之声浑厚地响了起来!

    他的眼皮一跳,心里暗道不好。

    擂鼓阵阵,鼓声整天。

    原本平静的京城,一下子就炸开锅了。

    京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沸腾了。

    一个个摩拳擦掌,暗中打探,到底是谁,敢擂响这二十年来,都没有人再次敢擂响的宣成门外的高架鼓。

    大周自立国以来,未免官官相护,鱼肉百姓,因此在皇宫外的宣成门口设了一个十分巨大的高架鼓。

    此鼓若是被擂响,证明有人想要告御状。

    可这御状也不是好告的,擂响高架鼓以后,管你有冤还是没冤,都要先打五十大板再说。

    然后滚钉板,就算有幸到了皇上跟前,也是要受鞭刑,若是查实有冤,其余冒犯之罪便可以被免去。

    若是查实无冤,流放充军都是轻的,一般都是直接杀头。

    二十年前,有一位老妇为儿子喊冤,仗着五十,滚完钉板便已经落气了。

    皇上怜悯慈母之心,命大理寺重审案件,后来确为冤案,很多人敬佩那位老妇人,然后也知道了告御状的代价相当于以命换命。

    因此这才杜绝了许多心存侥幸,望睹龙颜的之辈。

    陈青云很熟悉京城到定南府的路况,知道许多小径,虽然难走,不过却能够尽快地缩短时间。

    为了不让她担心,所以他每日只睡两个时辰,其余的时间都在赶路。

    暗中跟着他的二十个暗探,整天在背地里哭爹骂娘,直说他不是人。

    陈青云知道自己不能浪费一点时间,因为要在张金辰的人到达定南府之前,将整个冤案闹得人尽皆知。

    如此,才不枉费他这一番筹谋的心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