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上京告御状
    灾情刚过,百姓们都不富裕,可是这修桥铺路,可需要很多苦力,凡是成年男子,一天六十文钱,凡是成年妇人,一天五十文钱,再有那未出阁的小娘子,帮忙做饭洗碗的,一天四十文钱。

    各地都在招工,处处一样,据说还是人家陈秀才订下的规矩,以免工头中饱私囊,贪了银子。

    再说这修桥铺路,算是大善事,用的都是众人举荐的老实人,大家虽然动工了,少不得心有凄然。

    话说家财散尽以后,陈秀才还想为嫂嫂做点什么,便亲自写了一份状子,求得了那些伤残伙计的另外一番血手印的口供。

    也不知道各地的里正如何听得消息,便纷纷统计各村人数,帮助陈秀才又准备一份联名诉状。

    此举一出,连周围受惠的县衙连同衙役县令,都贡献了一份联名诉状。

    定南府不管是不是挂了陈记招牌的,只要是酒楼饭馆,全都也联名了一份诉状。

    就这样,有史以来,最气势磅礴,轰轰烈烈的一场诉状就此产生了。

    夜晚,准备好一切的陈青云要离开定南府了。

    他在书房准备踌躇着,想要找一册漫画带上,夜深人静时,思念她的时候,便可以拿来看看。

    可是他找了一番,发现都不满意。

    突然,厚厚的书籍下面,似乎压了几张宣纸。

    他心思微动,知道只有她才会动书房里面的东西。

    他把书籍拿到一遍,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三章由她亲手所画的漫画。

    第一张,她在悬梁自尽,然后体内的魂魄慢慢抽离,这个时候,有新的魂魄注入她的身体。

    她是那个时候回来的,陈青云感觉眼睛有些酸涨,捏着宣纸的手也变得有些紧了。

    第二张,她跌落在地,可飘出的魂魄逐渐变得透明,而此时他正破门而入。

    他还记得自己无声地颤抖着,不敢置信地红了眼眶。

    心痛如绞的滋味,每每想起,都无法遏制。

    第三张,她靠在床榻上幽幽醒来,而他端着汤碗,掀帘而入。

    那个时候,汤碗里面只有碎碎的菜叶子和鸡蛋。

    可是她吃了一半,看到他好似还饿着,便不肯在吃了。

    陈青云将三张漫画放进怀里,紧紧地贴着胸口的位置,面容似喜似悲

    这一生有她陪着,他必然不会叫她受一分委屈的。

    陈青云站在书房里,平复心绪以后,乘着夜色去了她的厢房外。

    “等我!”

    陈青云呢喃道,因为忙碌,他都已经三天没有好好跟她说过一句话了。

    此番一别,再见最少也要需一月。

    他会尽快赶回来的,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短暂地离别。

    以后,再也不会了。

    将怀中早已准备好的信件拿出来,陈青云递给身后的萧泽道:“天亮以后,给明珠郡主!”

    萧泽和萧沐面色一变,急声唤道:“公子!”

    陈青云的手扬起,眼眸一片漆黑,示意他们不必再说!

    “这一条路,谁也不能陪我走!”

    “保护好她,所有的一切,按计划进行!”

    “如果可以,就暂时先瞒着她,只当我是去乡下督促修桥铺路去了!”

    陈青云略显几分艰难道,他知道什么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颠沛流离的日子,他不要。

    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他不要她跟着他以后,受尽委屈。

    那样他会心疼得受不了,会发疯的。

    就让他把这一切的后顾之忧,都通通绞碎了吧!

    陈青云走了,上京告御状去了。

    天一亮就出了城门,一夜未眠的齐瀚撑着案桌才勉强站起来!

    他身边的暗探正在一旁回话,十分清晰明了地道:“带着众多联名的诉状,天一亮就骑着马走了,没有人跟着!”

    齐瀚的眼眸晦暗不明,透着几丝孤寂的凉薄,感觉一下子老了许多!

    他无力地对着暗探挥了挥手,出声道:“暗中保护的人跟去了没有?”

    “一共二十个,都是这一批功夫最好的,跟陈青云也熟识的。”

    齐瀚闻言,点了点头,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暗探闻言,当即退下。

    齐瀚感觉眼睛跳痛得厉害,他揉了揉,感觉心里很慌乱。

    透着惊悸后的虚脱感,让他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一样。

    他想,他猜到青云想要干什么了?

    那个孩子,竟然有如此执着的时候!

    甚至于,不惜用命去赌。

    一骑千里路,千般风波起。

    欲诉冤情深,钉板血沾湿。

    但愿,他得偿所愿吧!

    去向京城的飞鸽传书,相信皇上已经接到了。

    天亮以后,明珠郡主收到了陈青云留下的书信,以及,垂头丧气的萧泽和萧沐。

    她狐疑地接过书信去看,顿时手一抖,书信翩然落地。

    “他他疯了吧?”

    “告御状?”

    “早说啊,我这里可以帮他上折子的!”

    “整了半天,他竟然是打这个主意?”

    萧泽和萧沐看着明珠郡主大惊失色的面孔,心里早已了然。

    萧泽硬着头皮,上前闷声道:“公子是想光明正大地娶夫人为妻,他说这一条路,谁也不能帮他走,替他走!”

    “他请郡主照顾好夫人,并且,要瞒着夫人!”

    明珠郡主闻言,沉默了。

    她可以想象这个案子会在京城掀起多大的轰动。

    “快,我要给我大哥去一封密信!”

    明珠郡主急声道,连忙写了一封密信,唤来暗卫,叮嘱必须亲自送到她大哥的手中。

    暗卫领命而去,明珠郡主这才松了一口气,跌坐下来!

    “这件事要怎么瞒住呢?”

    “青云隔山差五,再忙也会过来陪陪心慧的!”

    明珠郡主苦恼道,又担心心慧知道真相后责怪她!

    当真左右为难!

    萧泽闻言,再次出声道:“公子说,告诉夫人他去乡下监督修桥铺路去了,事务繁多,又怕别人贪污银子等等。”

    明珠郡主闻言,嘴角抽搐着。

    去京城一来一回,最起码需要一个月。

    瞒得了一开始,瞒不了后面一个月不见人影啊。

    “公子让我们准备嫁娶的所需物品,不如让夫人跟着备嫁如何?”

    萧沐眼前一亮,忽然就想起公子计划里面,最重要的一部分。

    明珠郡主也立即拍手附和道:“就这么办,嫁衣什么的都要亲自绣的,一个月肯定不够,我再督促她不能偷懒。”

    “再者备嫁这种事情,有娘家人陪着最好不过,我这里就先当是她的娘家了,反正她的亲人现在都在这里。”

    萧泽和萧沐闻言,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

    他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就是连青黛和青鸾都是要瞒着的。

    三人再细细商议一番,最后决定,先将外面一切消息隔绝,以免心慧听闻风声,心里不安稳。

    本来他们也不能露面,要隔绝消息太简单了。

    于似乎,李心慧还没有从大哥伤势好转中松一口气时,明珠郡主竟然联合她娘亲,一本正经地教她做嫁衣。

    上好的红绸红菱红缎,全都摆在她的眼前,然后是各式金钗玉环,家具样式等等。

    李心慧嘴角抽搐着,她跟青云的家具摆设,什么都有,不做!

    金钗玉环她买了又不带,不要!

    嫁衣貌似太快了点吧!

    她伸手去摸自己的脸颊,发现烫呼呼的,眼眸里的光好似看到什么都是红色。

    “青云呢?”

    她出声问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连日子是哪天她都不知道呢?

    明珠郡主的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嗔怒地对着心慧道:“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要好好忙碌了。”

    “再说,你们的案子还没有了结,他在外面忙碌也是为了能够博取一些好名声,等到你们成亲的时候,谁也不敢再说一句污言秽语。”

    李心慧闻言,感觉心像是泡进了蜜罐里。

    她伸手握住柔软的红色绸缎,含羞道:“那就先做嫁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