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民愤四起
    冷清的御书房里,只有偶尔走动的泡茶声响。

    秦公公昨天接了一封暗探的飞鸽传书给皇上,谁知道皇上看了以后,眉头蹙起,十分不悦。

    这凌厉的气息从昨天开始,便一直延续到现在。

    秦公公猜测着,是不是暗探里面出了内奸。

    谁知道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呢,这第二封飞鸽传书又来了。

    秦公公小心翼翼地奉上前去,皇上看了一眼,接过去打开看了起来!

    半响,只见他蹙起的眉头一点一点地打开,然后有些恍然大悟的愕然道:“怪不得朕说那小子心思缜密,不该是顽劣之徒!”

    “原来拒绝入仕,竟然是为了想要娶自己的嫂嫂为妻!”

    “因为害怕入仕以后,身份悬殊太大,无法得偿所愿,所以便宁愿不入仕!”

    “比起齐瀚,朕到是觉得这个陈青云更重情意!”

    秦公公听完以后,脑路一转,立即想起这个陈青云是谁?

    他也知道圣上为什么会对这个陈青云多加关注,说到底,不过是觉得命运相似而已!

    “罢了,他不入仕就不入仕吧!”

    “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总比苦苦地熬着好!”

    “你替朕回信一封给齐瀚,就说,不要为难他了!”

    “暗探训练营也是时候挪动了,叫他也准备准备,朕在年底将他调入京城国子监!”

    秦公公闻言,连忙颔首应道:“奴才这就去办!”

    可是他的身影刚刚往前走了两步,谁知道皇上立即叫住他道:“算了,你回来吧,还是朕亲自回一封!”

    “不然齐瀚那个家伙还以为朕生气了,暗暗处罚他就不好了!”

    秦公公闻言,立即退避一旁,心里却微微惊讶!

    那个他,自然指的是陈青云!

    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因为一段相似的命运,皇上竟然这般亲厚地称呼!

    这个陈青云不入仕可惜了!

    李林子受伤了,在明珠郡主的宅院中养伤。

    一同去的,还有杨素珍和李心慧。

    余大夫看诊以后,开了些外抹内服的药物。

    “没有什么大碍,皮肉之苦,养上搬个月左右就能下床了。”

    余大夫将方子递给李心慧看,李心慧颔首点头,让青黛去抓药来煎。

    明珠郡主的宅院本来就跟陈府是连在一起的,因此到没有什么不便之处。

    李心慧把哥哥和娘亲安顿好以后,一出来就看到明珠郡主气呼呼地端坐在凉亭里,高竟对着干娘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娘正在气头上。

    李心慧含笑,给了他一个了然的眸光。

    明珠郡主见她还有闲情逸致跟竟儿暗暗交汇眸光,当即冷哼一声!

    “哼!”

    高竟知道他娘跟干娘有话要说,当即带着身边的仆妇去了他的小书房。

    “那等卑鄙无耻的小人,为何不让我去弄死他!”

    明珠郡主气愤道,她都快赶到了,硬是被拦回来。

    心里自然不甘!

    这两年,李家的人对她都很好,过年过节,总是会惦记着她。

    那红酸汤她也喜欢吃,府中就备了不少。

    她还偷偷孝敬了自己的父王母妃,连皇伯父都不曾落下。

    该死的马振海,竟然敢设局污蔑,简直不可饶恕。

    屈打成招,恶意攀连,这样好的机会,她冲进去拿个正着,那个马振海死在定南府都不会有人拿她怎么样?

    李心慧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相信青云。

    可拂了宜姐姐的好意,到底伤了她的心。

    李心慧闷不吭声地走到她的背后,然后替她捏肩。

    她的手劲不轻不重,穴位又拿捏得准,明珠郡主见她小意奉承,身体又倍感舒服,脸色自然而然缓和下来。

    她伸手去拍了拍心慧的手背,略显不满道:“你就知道这样服软!”

    “哼,我都听到姨母哭得惨兮兮的,不过你大哥一声不吭,那血水都端了两盆出来。”

    “你们家的人,到个个都是好的!”

    李心慧闻言,当即调侃道:“呵呵,我大哥当然是好的了,不过你可千万别看上啊!”

    “他可是有心上人的!”

    明珠郡主闻言,转头恶狠狠地瞪着她!

    她看起来有那么饥渴吗?

    李心慧见她一脸不爽的表情,当即轻笑道:“好啦,好啦,我不说就是了!”

    “我这才病好回来呢!”

    明珠郡主瞧着她那珠圆玉润下巴,再看看她粉颊生辉的脸蛋,对上她波光潋滟的眸光,顿时气闷!

    气色这么好?

    比她一天不出门,娇养的皮肤都还好!

    哼!

    她转过头去,不想理会心慧!

    心慧继续柔情攻势,一边给她捏肩捶背,一边小意轻哄!

    半响后,明珠郡主的闷气一扫而空,抬首打量着她,戏谑道:“你就这么相信他?”

    “这可是我为你们报仇的好机会,他说不要就不要了,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李心慧闻言,下意识摇了摇头!

    她可没有想到这么多!

    青云那么在乎她,报仇这种事情,应该是想亲自来吧!

    虽然不知道他去那监狱里面干了什么,不过听娘和大哥的口吻,貌似他一点都不怕那个马振海。

    “我们准备成亲了!”

    李心慧转移话题!

    明珠郡主成功被她转移了视线,上下打量着她认真的面容,当即拍掌道:“就是!”

    “我像你这个年纪,竟儿都出生了!”

    李心慧闻言,瞬间黑脸。

    她不过才十九岁。

    哎古人早婚早育真可怕!

    心慧下意识打了个寒颤,当即道:“我们成亲以后,三年内不要孩子!”

    “呵呵,你别做梦了!”

    “喝避子药很伤身的,青云会让你喝?”

    明珠郡主得意地笑,看着心慧吃瘪的面孔,忽然觉得身心无比舒畅!

    她伸手捏了捏心慧的下巴,调侃道:“乖啊,最好第一胎生个女儿,这样我就替竟儿定下了!”

    心慧闻言,瞬间拍掉她的手,脸色更黑!

    竟儿都快满九岁了要等她的女儿,那岂不是大了十几岁?

    不妥不妥!

    “除非你二胎!”

    心慧瞥了一眼明珠郡主的肚子,想着她也是时候二婚了。

    谁知道明珠郡主一把捏住她的耳朵,在她耳边恶狠狠地道:“你做梦呢!”

    “只有一个竟儿,要就拿去,不要哼哼将来照样拐走你闺女!”

    “哎呦,痛痛放手了!”心慧嚷嚷道!

    这泼辣的女人就是狠,渍渍,疼死她了!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明珠郡主放开她,一脸傲娇得意的表情!

    李心慧揉了揉耳朵,连忙摇头,不敢了!

    这两日心慧都是住在明珠郡主的宅院里,一来是方便照顾哥哥和娘亲,二来也是为了避免青云跟人议事的时候,走露马脚。

    整个定南府都沸腾了,马振海的身份,他做下的恶事,深陷牢狱之灾的《老李酸汤》和《食香阁》老板娘等等。

    最红的戏班子每日都在登台唱戏,戏票全免,大家谁想去看就去看,还有茶水点心。

    短短不到两日,马振海看上小寡妇故而设局陷害人家的娘亲大哥,还把《老李酸汤》的掌柜伙计都打残废了,就是为了套取污蔑的口供,以方便他光明正大地行事。

    众人直骂无耻,又听闻小寡妇自知已经出不了大狱,便委托小叔,将定南府十三家《食香阁》全都挂牌售卖,还附带店中所有招牌菜的菜谱。

    卖来的钱,给定南府治下的偏远城镇,穷乡僻壤等等,修桥铺路,可谓做尽善事。

    众人一边指天骂官府,对地暗抹泪,只当是丧尽天良的报应未到,只盼京中能有大官前来主持公道。

    眼看着一家一家《食香阁》纷纷易主,一箱一箱的银子被抬往各地修桥铺路,就连定南府那有些人脉底蕴的人家,都看不下去了。

    直谈这陈家嫂嫂乃是千古第一大善人,这陈家小叔也是千古第一厚道人。

    万千家财,说散就散,自己还是个小秀才呢,却也并不贪心,尊敬嫂嫂,同情百姓,可怜以后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