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谈笔交易
    诡异的气氛静止了。

    马振海敛聚的眸光落在萧泽端过来的大碗上,他能够感觉那些血还是温热的。

    不要,不要,不要喝自己的血这怎么能?

    可是萧泽的动作极快,很快就钳住他的下巴,然后一碗血当即对着他的嘴巴灌了进去。

    “呕”

    浓烈的血腥味呛入鼻息,马振海控制不住胃里的翻滚之意,当即呕吐起开!

    可是他的身体动不了,呕吐的秽物只能随着鲜红温热的血液再次咽下。

    马振海呛得瞳孔方大,面色酱紫,一双涣散的眸光里,全是被死亡辗轧的恐惧和无助。

    他太害怕了,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当上三品大员,他杀过不少的人,也折磨过不少人。

    可那都是刑房里面惯用的手法,最恐怖的莫过于凌迟,车裂。

    哪里像现在这样,根本死不掉,可是却活生生地煎熬着,喝着自己的血,就像是自己往喉咙里面捅刀子,那种被死亡淹没的滋味,一次一次将他推到求生的最高点,可却“嘭”的一声,再次跌下来!

    周而复始,直到他彻底磨砺掉了所有的菱角,变得软趴趴的,像是车轱辘碾过的烂泥巴一样!

    “呕”

    他把自己的血喝完了,整个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接连反胃恶心!

    陈青云冷眼旁观,第二碗的血早就摆放在桌上了!

    他斜倪了一眼已经站不住脚的马振海,冷声道:“再灌!”

    “呕!”

    马振海闻言,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直挺挺地往前栽倒。

    萧泽和萧沐瞬间移开,让他栽倒得狼狈不已。

    口鼻都在冒血,也不知道是吐的还是流的,身体抽搐着,眼眸泛白,看起来像是将死之人的样子了。

    “解开他的穴道吧!”

    陈青云大发慈悲道,玩味的眸光里,透着一股嗜血的冰凉。

    萧泽解开马振海的穴道,可是他已经爬不起来了,上半身都被鲜血打湿了,他埋头匍匐,像是一条阴沟里翻船的死狗。

    “咳咳”

    马振海趴在地上咳嗽了,重重地喘息着。

    陈青云站起来,看了桌上的一碗鲜血,端起来,对着马振海的头就淋了下去。

    血还有些余温,可是马振海却遏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身体涌出冰冷的寒意,最后那点快要消散的理智逐渐回笼。

    他侧过头,满脸是血地仰视着陈青云,仿佛看到鬼魅一般的面孔,牙齿上下打颤。

    “你想知道什么?”

    马振海浴血挣扎,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他唯一能够交换一个痛快的,莫过于心底那点官场秘密了。

    陈青云嗤笑地俯视着地上的马振海,摇了摇头,十分带感地道:“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只是想折磨你而已,就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

    马振海原本还有点精神的,听他这般叫他生不如死的话,当即感觉喉咙涌上一股腥甜。

    “噗”

    马振海喷涌出一口鲜血,当即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陈青云冷戾地看了他一眼,厌恶地移开视线,随即率先走了出去。

    大牢外,徐润泽还没有走,带着一众衙役等在那里。

    陈青云上前,对着侯在一旁的衙役道:“进去给他包扎,然后关起来,只要不死就行。”

    衙役们早就想看看马振海的下场了,当即就去了四五个。

    徐润泽见他的衙役到是挺会见风使舵的,他看着一夜之间锋芒尽显,无所顾忌的陈青云,奇怪地皱起了眉头。

    他总感觉,陈青云的仰仗绝不是萧庭江,也不是明珠郡主。

    他身上那种冷戾独断的气息,像是倾轧朝堂,城府深深,阴谋算计,吃人不吐骨头的权臣一样。

    徐润泽将手中的玉扳指递还给他,轻叹道:“上面有皇家印记,满朝文武,多有听风好闻的习惯。”

    “只不过现在能压他一头,可终究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陈青云知道徐润泽的担忧,他是景王的人,自然想往上爬,帮景王收揽人才。

    最后景王登基,他做了正三品的京兆府尹,实权尽握。

    “他很快就不是马侍郎了,也不会死在定南府,且先帮我照看些许时日,这份人情,他日定当还你!”

    陈青云道,转而吩咐萧泽和萧沐:“将那些受伤的伙计都带回去,出府衙的时候,弄点动静出来,务必要让路过的百姓们看到,屈打成招的血腥。”

    “散播消息,马侍郎以权压人,将《老李酸汤》一干人等,上了大刑,逼迫他们指认《老李酸汤》的东家为凶手,《食香阁》老板娘为制毒帮凶,妄想一网打尽,好缴获两家财物。”

    萧泽和萧沐领命而去,留下淡漠疏离的陈青云,以及微微惊愕的徐润泽。

    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心里逐渐成形,眼眸睁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呢喃道:“那些刺客”

    陈青云闻言,忽尔一笑,转头对着他道:“徐大人若是有空,不如我们私下谈笔交易如何?”

    徐润泽眉头一挑,感觉陈青云的笑容实在是诡异得很。

    可是他还是鬼使神差一般,跟陈青云走到僻静的地方。

    “景王明面上的势力最大,可也最弱,因为萧家是忠于皇上的,老太傅的门生许多都已经外放,不是跟张金辰为伍,就是早已沉寂。”

    “张金辰不是没有弱点,他强就强在,皇上的嫔妃当中,有一位跟他关系匪浅。”

    “而这个嫔妃的身份到底是谁,等《老李酸汤》的案子过去以后,我便告诉你!”

    陈青云淡淡地道,没有人知道,张金辰不是孤儿,他其实还有一位亲妹妹。

    这件事是后来宫变的时候,他才得知的。

    连当今圣上都无比震惊,更何况旁人?

    徐润泽也很吃惊,他疑惑地看着陈青云,心道是不是萧家那边透露给他的消息。

    张金辰跟萧家牵扯颇深,尤其还涉及老太傅。

    老太傅致仕以后,太傅之位悬空多年,皇上始终置若罔闻。

    想来无论是谁,都比不上老太傅那颗赤子之心,不为权势所迷,只为天下百姓着想!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徐润泽问道,他不敢肯定事情的真假。

    更何况,帮着陈青云做戏的代价,很有可能是被罢免。

    “徐大人为何不赌一把,至少如果事败,首当其冲的,是我!”

    “这枚玉扳指就当作抵押吧,如果事败,徐大人可求皇上赦免你的罪。”

    “若是事成,你再还给我,我将张金辰的秘密告诉你,如此,你也并不吃亏!”

    陈青云早就猜到徐润泽会瞻前顾后。

    毕竟一步步地往上爬,便不能行差踏错。

    徐润泽看着陈青云再次递过来的玉扳指,心里知道,这一次接下来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将成为陈青云调遣的对象,而这个玉扳指就像是买下他卖身契的银子一样!

    可是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张金辰屹立多年不倒,暗中跟许多派系牵扯颇深。

    谁也不知道他暗地里支持的人是谁?

    更何况,明面上他一副忠心耿耿,实际却阴狠毒辣,圣上虽有耳闻,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连镇国大将军酒醉时发牢骚都会说,张金辰蛊惑圣听,实在阴险小人是也。

    可是谁让皇上信任他呢?

    若是能够知道那个潜伏在皇上身边的嫔妃,至少景王又会多一份胜算!

    徐润泽握紧手中的玉扳指,眼眸一眯,顿时颔首道:“好,我答应你!”

    陈青云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选择,当即出声道:“我会安排我姨母他们藏在明珠郡主的府邸养伤,对外他们还是在大牢里面,包括心慧也是。”

    “过些日子我会离开定南府一段时间,在我回来之前,尽量将马振海的所作所为宣扬到骂名四起,民愤怨深。”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马振海必定要百口莫辩,成为架空你的权利,将你视为鱼肉的刀俎,如此,我们便可以放心地上演一处大戏了!”

    徐润泽看着陈青云微微地勾起了嘴角,带着嘲讽和鄙夷的冷戾。

    他只感觉心头一跳,虽然不知道陈青云所说的大戏是什么,但是他却暗暗期待着,总觉得陈青云不会让他失望的。

    诡异的气氛静止了。

    马振海敛聚的眸光落在萧泽端过来的大碗上,他能够感觉那些血还是温热的。

    不要,不要,不要喝自己的血这怎么能?

    可是萧泽的动作极快,很快就钳住他的下巴,然后一碗血当即对着他的嘴巴灌了进去。

    “呕”

    浓烈的血腥味呛入鼻息,马振海控制不住胃里的翻滚之意,当即呕吐起开!

    可是他的身体动不了,呕吐的秽物只能随着鲜红温热的血液再次咽下。

    马振海呛得瞳孔方大,面色酱紫,一双涣散的眸光里,全是被死亡辗轧的恐惧和无助。

    他太害怕了,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当上三品大员,他杀过不少的人,也折磨过不少人。

    可那都是刑房里面惯用的手法,最恐怖的莫过于凌迟,车裂。

    哪里像现在这样,根本死不掉,可是却活生生地煎熬着,喝着自己的血,就像是自己往喉咙里面捅刀子,那种被死亡淹没的滋味,一次一次将他推到求生的最高点,可却“嘭”的一声,再次跌下来!

    周而复始,直到他彻底磨砺掉了所有的菱角,变得软趴趴的,像是车轱辘碾过的烂泥巴一样!

    “呕”

    他把自己的血喝完了,整个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接连反胃恶心!

    陈青云冷眼旁观,第二碗的血早就摆放在桌上了!

    他斜倪了一眼已经站不住脚的马振海,冷声道:“再灌!”

    “呕!”

    马振海闻言,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整个人直挺挺地往前栽倒。

    萧泽和萧沐瞬间移开,让他栽倒得狼狈不已。

    口鼻都在冒血,也不知道是吐的还是流的,身体抽搐着,眼眸泛白,看起来像是将死之人的样子了。

    “解开他的穴道吧!”

    陈青云大发慈悲道,玩味的眸光里,透着一股嗜血的冰凉。

    萧泽解开马振海的穴道,可是他已经爬不起来了,上半身都被鲜血打湿了,他埋头匍匐,像是一条阴沟里翻船的死狗。

    “咳咳”

    马振海趴在地上咳嗽了,重重地喘息着。

    陈青云站起来,看了桌上的一碗鲜血,端起来,对着马振海的头就淋了下去。

    血还有些余温,可是马振海却遏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身体涌出冰冷的寒意,最后那点快要消散的理智逐渐回笼。

    他侧过头,满脸是血地仰视着陈青云,仿佛看到鬼魅一般的面孔,牙齿上下打颤。

    “你想知道什么?”

    马振海浴血挣扎,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他唯一能够交换一个痛快的,莫过于心底那点官场秘密了。

    陈青云嗤笑地俯视着地上的马振海,摇了摇头,十分带感地道:“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只是想折磨你而已,就像现在这样,半死不活!”

    马振海原本还有点精神的,听他这般叫他生不如死的话,当即感觉喉咙涌上一股腥甜。

    “噗”

    马振海喷涌出一口鲜血,当即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陈青云冷戾地看了他一眼,厌恶地移开视线,随即率先走了出去。

    大牢外,徐润泽还没有走,带着一众衙役等在那里。

    陈青云上前,对着侯在一旁的衙役道:“进去给他包扎,然后关起来,只要不死就行。”

    衙役们早就想看看马振海的下场了,当即就去了四五个。

    徐润泽见他的衙役到是挺会见风使舵的,他看着一夜之间锋芒尽显,无所顾忌的陈青云,奇怪地皱起了眉头。

    他总感觉,陈青云的仰仗绝不是萧庭江,也不是明珠郡主。

    他身上那种冷戾独断的气息,像是倾轧朝堂,城府深深,阴谋算计,吃人不吐骨头的权臣一样。

    徐润泽将手中的玉扳指递还给他,轻叹道:“上面有皇家印记,满朝文武,多有听风好闻的习惯。”

    “只不过现在能压他一头,可终究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陈青云知道徐润泽的担忧,他是景王的人,自然想往上爬,帮景王收揽人才。

    最后景王登基,他做了正三品的京兆府尹,实权尽握。

    “他很快就不是马侍郎了,也不会死在定南府,且先帮我照看些许时日,这份人情,他日定当还你!”

    陈青云道,转而吩咐萧泽和萧沐:“将那些受伤的伙计都带回去,出府衙的时候,弄点动静出来,务必要让路过的百姓们看到,屈打成招的血腥。”

    “散播消息,马侍郎以权压人,将《老李酸汤》一干人等,上了大刑,逼迫他们指认《老李酸汤》的东家为凶手,《食香阁》老板娘为制毒帮凶,妄想一网打尽,好缴获两家财物。”

    萧泽和萧沐领命而去,留下淡漠疏离的陈青云,以及微微惊愕的徐润泽。

    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心里逐渐成形,眼眸睁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呢喃道:“那些刺客”

    陈青云闻言,忽尔一笑,转头对着他道:“徐大人若是有空,不如我们私下谈笔交易如何?”

    徐润泽眉头一挑,感觉陈青云的笑容实在是诡异得很。

    可是他还是鬼使神差一般,跟陈青云走到僻静的地方。

    “景王明面上的势力最大,可也最弱,因为萧家是忠于皇上的,老太傅的门生许多都已经外放,不是跟张金辰为伍,就是早已沉寂。”

    “张金辰不是没有弱点,他强就强在,皇上的嫔妃当中,有一位跟他关系匪浅。”

    “而这个嫔妃的身份到底是谁,等《老李酸汤》的案子过去以后,我便告诉你!”

    陈青云淡淡地道,没有人知道,张金辰不是孤儿,他其实还有一位亲妹妹。

    这件事是后来宫变的时候,他才得知的。

    连当今圣上都无比震惊,更何况旁人?

    徐润泽也很吃惊,他疑惑地看着陈青云,心道是不是萧家那边透露给他的消息。

    张金辰跟萧家牵扯颇深,尤其还涉及老太傅。

    老太傅致仕以后,太傅之位悬空多年,皇上始终置若罔闻。

    想来无论是谁,都比不上老太傅那颗赤子之心,不为权势所迷,只为天下百姓着想!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徐润泽问道,他不敢肯定事情的真假。

    更何况,帮着陈青云做戏的代价,很有可能是被罢免。

    “徐大人为何不赌一把,至少如果事败,首当其冲的,是我!”

    “这枚玉扳指就当作抵押吧,如果事败,徐大人可求皇上赦免你的罪。”

    “若是事成,你再还给我,我将张金辰的秘密告诉你,如此,你也并不吃亏!”

    陈青云早就猜到徐润泽会瞻前顾后。

    毕竟一步步地往上爬,便不能行差踏错。

    徐润泽看着陈青云再次递过来的玉扳指,心里知道,这一次接下来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将成为陈青云调遣的对象,而这个玉扳指就像是买下他卖身契的银子一样!

    可是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张金辰屹立多年不倒,暗中跟许多派系牵扯颇深。

    谁也不知道他暗地里支持的人是谁?

    更何况,明面上他一副忠心耿耿,实际却阴狠毒辣,圣上虽有耳闻,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连镇国大将军酒醉时发牢骚都会说,张金辰蛊惑圣听,实在阴险小人是也。

    可是谁让皇上信任他呢?

    若是能够知道那个潜伏在皇上身边的嫔妃,至少景王又会多一份胜算!

    徐润泽握紧手中的玉扳指,眼眸一眯,顿时颔首道:“好,我答应你!”

    陈青云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选择,当即出声道:“我会安排我姨母他们藏在明珠郡主的府邸养伤,对外他们还是在大牢里面,包括心慧也是。”

    “过些日子我会离开定南府一段时间,在我回来之前,尽量将马振海的所作所为宣扬到骂名四起,民愤怨深。”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马振海必定要百口莫辩,成为架空你的权利,将你视为鱼肉的刀俎,如此,我们便可以放心地上演一处大戏了!”

    徐润泽看着陈青云微微地勾起了嘴角,带着嘲讽和鄙夷的冷戾。

    他只感觉心头一跳,虽然不知道陈青云所说的大戏是什么,但是他却暗暗期待着,总觉得陈青云不会让他失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