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屈打成招
    “啊”

    “我招,我招!”

    “是我们东家下药的,具体下的什么药我们也不知道!”

    “求大人开恩,不要再打了!”

    掌柜的年纪大,见识也广,知道个马大人就是要对付他们东家。

    他感觉自己骨头都断了,实在是扛不住了。

    而且抗也没有用,这个马大人会将他们活活打死的。

    有了掌柜带头,除了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那个伙计,其余的,但凡还有些力气的,纷纷都指认,是东家下毒的。

    他们惊惧交加,身上都是血淋淋的伤口。

    马振海得到了这一份口供,下面自然是要审李林子和杨素珍了。

    一个一个收拾,他知道那个小寡妇被接出去了,到时候再安排一个陈青云劫走嫌犯的罪名,他们谁也跑不掉。

    所以要在陈青云把人送回来之前,将这小寡妇的娘和哥哥都收拾了。

    杨素珍和李林子在里面听到那些个伙计撕心裂肺的喊叫,早已心焦如焚,担心不已。

    等到衙役去提审他们的时候,偷偷晒给了他们一块垫子。

    “徐大人之前就去报信了,你们尽量拖延时间。”

    “他想听什么,你们就说什么?”

    “可千万不要抗,抗也没有用,他会往死里整!”

    衙役叮嘱道,杨素珍和李林子对视一眼,母子两心里微微有些底了。

    可是他们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掌柜和伙计们被拖回来,血迹一路蔓延,一个个只会哼了,可见上了多大的刑。

    衙役们见了,下意识撇开脸去。

    提审之前已经给了他们的垫子了,只不过不能叮嘱,因为害怕这些伙计们说漏了,到时候功亏一篑。

    他们下手的时候,已经暗中减轻力道。

    因此只是伤了皮肉,没有伤筋骨。

    看起来虽然吓人,不过不会危急性命。

    不过此时不好明说,只得带着杨素珍和李林子继续往前走。

    等到了马振海面前,两个衙役当即变得凶狠道:“跪下!”

    杨素珍和李林子眼眸忽闪,连忙垂头跪下,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马振海以为他们被吓破胆了,心里略微满意。

    他将沾满血印的供词罪证在烛光下晃了一眼,然后冷声道:“你们的伙计和掌柜的已经招了,是你们下毒暗害那两位客人的。”

    “既然如此,你们是自己招供,还是本官大刑伺候?”

    李林子刚想说话,不料娘亲比他更快一步道:“大人,民妇招。”

    “那两个客人明面上经常光顾我们《老李酸汤》的生意,其实暗地里经常调戏民妇,民妇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所以这才下毒的!”

    “噗”

    “咳咳”

    “你咳咳”

    马振海冷不防被呛住,当即面色涨红地咳嗽起来,指着杨素珍那张已经迟暮的面容,一时间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周围的衙役握紧手中的刑具,肩膀耸了耸,牙齿都在唇上咬出了血印。

    李林子满脸愕然,他知道他娘吵架厉害,没有想到这瞎编的本事,也是让他望尘莫及了。

    更牛的是,他娘还一脸大义炳然地说出来!

    渍渍,他终于知道妹妹到底像谁了!

    那么豁得出去!

    “你你你一个老妇那两个死人正值壮年”

    “调戏你?”

    马振海气得浑身发抖,觉得这是他见过不要脸的女人,没有之一!

    杨素珍闻言,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回禀大人,民妇句句属实。”

    “民妇时常在店里帮忙,偶尔上茶,那两位客人便会趁机摸民妇的手,还出言调戏,民妇告诫一番,他们还威胁民妇,要在《老李酸汤》闹事,让《老李酸汤》不能继续做生意。”

    “民妇也是没有办法,这才想要把他们毒死的。”

    要不是衙役们要绷着面孔,一个个都想要鼓掌了。

    想当初云鹤书院那个王婆子是个人才啊,让他们陪审的衙役乐呵了好久。

    可是没有想到,现在这个《老李酸汤》的老板娘更是青出于蓝啊?

    李林子暗暗掐自己一把,对于他娘英勇表示莫大的敬佩。

    杨素珍早年当家太早,性子要强又获得出去,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对她来说,都是狗屁。

    只要能够拖延时间,让儿子不受刑法,再难听的她都能鬼扯。

    马振海显然被她的话震惊到了,愕然地盯着她的面容,只见她皮肤蜡黄有斑,可轮廓确实有几分姿色,更何况,还有一双跟犀利又好看的眼睛。

    年轻的时候,想必是美人,小寡妇是她的女儿,那双眼睛就跟她很像。

    看人的时候,专注起来,还有点吓人。

    马振海不想听她胡说八道,当即直入主题道:“那毒药是你从什么地方买来的?”

    “是什么毒,你怎么下的,你到是一一说来!”

    杨素珍闻言,立即张口就来:“毒药是摆摊的野郎中卖给我的,我当时只说是毒死老鼠的药,不知道是什么毒药。”

    “我当时在店里,他们便要让我亲自上茶。”

    “我心里气不过,便将那毒药抹在茶杯的杯口上。”

    “他们干活累了,喝茶都大口大口地灌,把药粉都舔干净了!”

    这回答,面面俱到。

    众衙役看着马振海面色铁青,气得发抖的样子,心里莫名暗爽。

    “一派胡言,那后厨里面,可是搜出一包毒药,那可是你放的?”

    杨素珍皱起眉头,后厨里面搜出来的,必然是他们乘乱发的。

    当真阴险。

    她冷笑一声,点了点头道:“是的!”

    “那你放在了什么位置?”

    马振海冷声道,胡说八道都能对上,那他也是服了。

    杨素珍回忆一下后厨能够藏东西的地方,便道:“放蘸酱的小碗柜上!”

    马振海眼眸一眯,当即勾起一抹冷笑道:“那后厨根本没有什么药粉,到是那两人吃的酸汤锅底里面,是有剧毒的!”

    “你们《老李酸汤》蓄谋杀人,罪无可赦。”

    “今日若不交代,那毒是谁给你们的,从谁手里买来的,便对你们大刑伺候。”

    马振海狂妄道,恨不得立即定下罪名。

    周围的衙役下意识皱起眉头,知晓马振海是故意诱导杨素珍的。

    那酸汤锅底里面的毒,跟那两个人中的毒是一样的。

    可也许就是马振海他们一行人乘乱放进去的,现在到成了彻底污蔑《老李酸汤》的证据。

    不得不说,上位者的阴险狡诈,恶心至极。

    杨素珍和儿子对视一眼,知道马振海的话外音是让他们攀咬心慧。

    他就是对着心慧和青云来的,马振海在抓把柄。

    杨素珍想起衙役的叮嘱,心里虽然有些安稳,可到底害怕马振海对于儿子下毒手。

    她踌躇着,还没有开口,只听马振海不耐烦道:“来人,将嫌犯李林子重大五十大板!”

    李林子下意识伸手去摸屁股上的垫子,不是很厚,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按下去很棉实。

    他想拖延点时间,不想这么快把罪名引导妹妹的身上。

    “娘,没事的,我肉厚!”

    “我扛得住的,您别乱说!”

    李林子叮嘱道,被衙役拉爬在长条凳上,准备开始行刑。

    杨素珍转头去看,只见那衙役拿着的板子上竟然还有倒刺,像钉子一样。

    她顿时吓得面容失色,惊慌道:“不要打,不要打,我说!”

    可此时的马振海就想发泄一下,看到杨素珍不像刚从那样稳稳地瞎编以后,当即对着衙役道:“狠狠地打!”

    杨素珍闻言,气得眼睛都红了。

    她想上前,结果被衙役给摁住,马振海再怎么样也是三品京官,徐大人都惹不起,他们更加不敢放肆。“啪啪啪”的闷响在刑房里面响了起来。

    杨素珍见儿子头几下只是闷哼,后面脸色煞白,额头遍布汗渍的时候,当即转头看向马振海道:“

    我说,我说,是我女儿给我的!“

    “她知道一些药理,毒药是她亲自配给我的!”

    “呜呜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杨素珍心疼儿子,难受地哭起来!

    李林子唇色发白,身体发抖,似有血腥味飘散在他的鼻息之间。

    他的眼睛睁开又闭上,闭上又睁开,喉咙里面灼痛得很,想说什么,却只溢出一丝沉重的叹息声

    马振海闻言,终于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明珠郡主的车架却被拦在府衙外,而陈青云带着人匆匆地进了牢房,一路无人敢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