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一场荒芜时间的等待
    陈青云一直守着心慧,后半夜的时候,他看着闪烁的灯火,不知不觉陷入了一场陌生到惊惧的梦境里。

    高高的帷幔,软软的床榻,一张架子床上,躺着一个头发稀疏,瘦骨嶙峋,眼眸凹陷,皮肤松弛蜡黄的老者。

    他带着一身积雪后的寒意进门,靠近出床榻,唤了一声老师。

    床榻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此人正是即将行将朽木的齐瀚。

    他对着已经是中年的陈青云招了招手,陈青云见状,坐到了床边去。

    “青云为师都听说了,她死了!”

    陈青云知道老师口中的她是指谁,当即脸色豁然一变,眸光也显得暗沉无光!

    齐瀚似有所感,长长地轻叹一声。

    “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可认定的人,认定的事,从来都不会改变!”

    “老师自认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的,可是看到你现在依然孑然一身,老师很愧疚!”

    “当年你回来,想接她一起上京,可是老师怕你们在一起,坏了你的名声,毁了你的前途,便坚决不允,甚至于还背着你找过她。”

    “那个孩子很好,可兼祧两房都不肯留下,为师以为她渐渐地就淡忘了你,谁知道竟然选择决然地出家。”

    “她心里是有你的,可是你的身份带给她的,注定是骂名,而她也不想毁了你的前程。”

    “这些年为师一直很愧疚,也许是为师一手将你这姻缘一手掐断的。”

    陈青云看着,说话都要喘几口气的老师,本以为早已麻木的心,却忽然刺痛起来!

    他的眼中,渐渐有了堆叠的薄雾!

    可是对一个将死之人,他怎么恨得起来!

    终究还是他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想的是改变他们的困境,想的是抬高他们的身份,想的是让她过上绫罗绸缎的日子,想的是让她以他为荣,为傲

    可是到头来,竟然是自己埋葬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他害她一世孤苦,在他一次次的追问下,她什么都不说,因为错在他的身上,让她怎么开口?

    他那么凶狠地想要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可曾想过她的处境和难堪?

    陈青云踉跄地退了出去,外面正值下大雪的时候,他记得那一年,他从雨中一路泥泞地走回去,她在小厨房里烧了旺旺的一堆火等他。

    她帮他擦脸,擦头发,害怕他会冻到,连忙将他的上衣脱去,给他烤热单薄的里衣和夹袄。

    可是他还是冷得厉害,换了衣服以后依旧在发抖。

    她一把将他抱住,然后在他的耳边喃喃自语道:“村里的人都在烧炭卖呢,我知道怎么烧了!”

    “我烧了一些,你带去书院用吧!”

    “不怕了,暖一暖就好了,以后我都不犯糊涂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伙房里到处都是青烟,他被熏了眼睛,涩涩地疼,反手抱住她,眼眶一片湿热

    那个时候,他也想好好照顾她的。

    可是在底层的日子终究不太好熬,看到她被欺负,强颜欢笑的样子,他恨不得自己早日出人头地,护她一方安宁。

    于是,他拼命苦读,知道有人在秋闱中做了手脚,便让老师帮他求取一个京城赴考的名额。

    短短几年,他以状元郎的身份返回定南府,可是她看他的眸光,却从欣慰到恍惚,最后直到有些悲凉。

    他一直都不明白,或者不愿意去明白。

    想着什么能比两个在一起更重要呢?

    他们只有彼此了,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会骂他,他也认了。

    可是他却忽略了,她心里潜藏的那么多担心和惶恐。

    是他亲手把她推开的

    陈青云苦涩地回想着,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在雪地里。

    身后的侍卫,仆人,常随,一个个都跟了上来,打伞的打伞,送暖炉的送暖炉,生怕慢了一步,他就会大发雷霆一样!

    看啊,他现在多风光,一代权臣,当朝首辅,已经成了太傅了。

    可是谁能感受他内心的悲哀痛苦,谁能在他冷的时候,下意识就将他的手搓起来,放在嘴边哈气!

    他这一生,就像是笑话一样,明明已经得到了,却一直不停地追求虚妄的权利,以为那个才是两个人的保障。

    却不知,那才是他这一生,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滚啊!”

    “你们通通都给我滚!”

    他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恨不得那声音也将自己震碎了!

    周围的人惶恐地往后退去,那不安闪烁的眸光,企图窥探的神情,让他忍不住狂笑起来!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像一个疯子一样,把自己笑成了一个傻子。

    周围的亲信都发现他情绪的失控,不敢上前,于是他在雪地中,一直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天亮了

    自此以后,他生了一场大病,辞官回乡。

    所有人都在嘲笑,说他失了帝心,所以不得不在鼎盛之时致仕还乡。

    只有他知道,他这一生,早已失去意义。

    再高的地位,再大的权势,可却已经没有人需要他的庇护,也不会有人连油灯都舍不得点,借着微弱的火光帮他缝衣服。

    他自诩聪明,却不想,到头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最愚蠢的傻子。

    他还不远千里,去将大哥的尸骨带回来给她。

    还当着她,摔碎了他曾经没有来得及送出去的玉佩。

    还曾一声一声地质问她,为什么要抛下他?

    呵呵看吧,他就是这么蠢!

    后来,他带着她的骨灰,走了很多很多的地方,找了很多的奇人异仕。

    最后有一位无为道人跟他说,她虽然死了,心却还在他的身上!

    只要他永不轮回,也许有一天,她会回来找她的心。

    但是这一天,也许是下一世,也许是好几世,也许她再次遁入空门,不会再回来了。

    而他若是有幸,能够等到她,也不过是一世的光景!

    他在她曾经的庵堂下面修了一座双坟,抱着她的骨灰入葬,请无为道人将他的魂魄困在坟内,直到再入轮回

    湿冷阴暗的地方,一年又一年,他的魂魄守着她的骨灰,就这样在无尽的黑暗中,不分年月,没有解脱,孤寂地煎熬着

    黑压压的窒息感,无望的奢想,沉寂如泥土般的死气

    终于,当他都快要忘记自己,忘记自己的初心是为了她等她再次回来,而不是永远地跟她的骨灰长眠的时候,混沌之中,似乎有一束光照耀在他的身上

    陈青云是被吓醒的,好似自己随着时间荒芜一样,他渐渐地开始迷失在黑暗当中。

    那种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抓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记忆一点一点地磨灭,最后连自己是谁都忘记的感觉,像是地牢里面钉满了钉子,每走一步都是鲜血淋漓的痛。

    可是他就算彻底融入到无尽的黑暗当中,孤寂和阴冷也成为他虚无的躯体,可是他的执念,像是坚硬无比的铁锤,一次又一次地,在他快要崩溃的边缘将他捶醒。

    他反反复复地煎熬着,直到最后,已经只剩下无法消散,无法磨灭的执念。

    很多人心悸而死,那种感觉,陈青云不曾体会过。

    可是今晚,他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残忍!

    比凌迟碎心还痛的结局,就是连魂魄都被黑暗吞噬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当初能够当机立断选择留白试题,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一股执念,那便是,娶她!

    为了娶她,仕途都像是路边摇摆的有毒花朵,他连闻一闻都会厌恶几分。

    原本,他应当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为了等她的。

    可是他等的时间太久了,把自己都遗忘了!

    陈青云抬首,看着眼前的佛像,深色的瞳孔里,压抑着悲伤到哀哀欲绝的痛苦!

    良久,当他的视线落在她微微卷曲的身体时,仓惶而哀痛的面容上,顿时泪如雨下

    半夜里,似有小兽般的呜咽哀鸣,似绕梁的余音,在佛殿内久久不散。

    那声音太过压抑凄苦,让听到的人忍不住悲从心来,遏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