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一世无望的修行
    陈青云们赶到南山寺的时候,正值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

    似乎连清风都带着让人烦躁的火气,陈青云背着她往上爬,台阶那么高,每一步都像是摇摇欲坠的坎。

    她在他的背上,毫无知觉地昏迷着,陈青云能够感受到她那十分微弱的呼吸,像是刚刚出生的猫儿,颤颤巍巍,呼吸时有时无。

    古老的青石台阶中,迸发出显眼的一丛丛绿色。

    陈青云一步一步踏上去的时候,多希望她的生命力,也如同脚下的青草,顽强而坚韧。

    背到半山腰的时候,刺眼的阳光在他的眼前开始有了重影。

    他停顿了一下,回望山下蜿蜒的小道,像是隐隐约约,看到三年前的他和她一样。

    陈青云想,上天应该知道他的软肋,知道他的克星,所以她不会有事的。

    不然在这世间,他还真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也许会搅得天翻地覆也不一定呢。

    反正是无所忌惮了,也无所顾忌了。

    他往上爬,快得像一阵风。

    青鸾和青黛跟得都有几分吃力,余江也脸颊通红,汗渍遍布额头,一双眼睛被太阳刺得睁不开。

    他仰着头看到那重叠在一起的背影,像是天生就应该在一起一样!

    余江觉得眼睛有些湿润,跟了陈青云这三年,他唯一摸透的,便是他跟夫人的感情!

    最重情的人,也许也会是最无情的人。

    当心里的慰藉都消失以后,他敢说,陈青云一定会是一个非常冷漠,而且极其冷血的人!

    大热的天,正值中午,南山寺的香客少得可怜。

    陈青云他们一行人上去以后,直奔明德大师的普贤殿。

    明德大师似乎早有所感,那院门大大地敞开,阴凉的佛堂里,他正跪在蒲团上诵经。

    听见脚步声的时候,他转动着佛珠的手微微停顿。

    陈青云背着心慧很快就冲进去了,嘴里焦急地唤道:“大师,大师!”

    明德大师转头,只见陈青云瞬间就蹿进佛堂。

    他的脸色煞白,眼底一片惊慌之色,额头上遍布虚汗,甚至于靠近以后,他还能感受到陈青云微微颤抖的身体!

    他的瞳孔又黑又暗,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光亮。

    明德大师能够感觉到陈青云一种虚妄的害怕,像是一盏灯,灯油倒掉了,空有灯芯,想要在黑暗里亮起来,便只能燃烧自己,最后化为灰烬。

    “放她在蒲团上躺着!”

    明德大师出声道,这个时候,陈青云便看到,明德大师的面前,是六块蒲团铺起来的垫子。

    他将心慧慢慢地放上去,然后看着明德大师在心慧的四周点起了八盏油灯。

    “大师”陈青云欲言又止,语气带着哀婉的请求。

    明德大师闻言,看着躺在蒲团上,纹丝不动的心慧道:“她顿悟了前生后世,曾经过往的痛苦就会趁机侵袭,今生便要尝尽双倍的苦果。”

    “之前贫僧就与你说过,她有噬心之劫,不过修桥铺路延后,对你们也是一种福泽。”

    “守着她吧,佛前的灯不灭,三日之内,她便能醒来!”

    “她会陷入一场噬心之苦的梦魇,有佛前八方引路灯照耀着,她的魂魄会凝聚归来!”

    明德大师说完,看着跌坐在蒲团上的陈青云,轻叹一声,对着担心不已的,余江,青黛,青鸾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三人对视一眼,知道留下来也帮不了什么忙,便坐到院子中去。

    明德大师进了自己的禅房,诵经念佛,心里却一片惶然。

    佛曰:说不得,解不得,是劫命中定,是缘劫后生。

    他本以为帮了他们,谁知道,这一劫,怎么也避不过。

    不过乌云散尽天空晴,劫后重生情比金。

    但愿那个孩子知道一切以后,能够好好珍惜他们这段来之不易的缘分,不要继续重蹈覆辙,孤苦一生。

    陈青云找了毯子给她盖上,他伸手去探她的体温,不冰了,不过也不热。

    像是一个人还活着,只不过魂魄抽离了躯体。

    他跪在蒲团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明德大师的意思,是他做得太晚了吗?

    如果不是被抓去训练营,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陈青云感觉到一种对命运的无力,就算明德大师耗费心血帮他,可到最后,依旧徒劳无功。

    顿悟前生后世,一句“兼祧两房”就触动了她内心那根虚弱紧绷的弦。

    她之前应当早有猜测,也许前生的老师,也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也许所有的转折,都是从这里开始!

    他在梦里问她为什么当年要走?

    结果原来是老师暗中找了她,并且以兼祧两房的用意伤了她,也许还有为了前程之类的!

    她自知跟他在一起磨难重重,也不愿让他仕途无望,所以走了,带着他以为是深爱大哥的假象,自此以后消失无影无踪,直到多年后再见。

    那时她已经成为出家人,而他早日与入仕为官。

    两人之间渐行渐远,再也无法交汇,可两人也都孤苦一生,不曾再有旁人。

    所以,这是他们的缘吗?

    陈青云忽然有点想笑,是啊,悲腔的笑!

    有冰凉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滑落到脸庞,他可以想象,她所谓的陷入梦魇是什么意思!

    一定是想起所有过往,然后再历经一遍曾经那些日夜伴随她的痛苦。

    被他误解,有口不能解释,不想破坏他跟老师的关系,所有的一切自己扛着,所以早早离世,郁郁而终。

    李心慧昏迷之后,看了自己了前生所有的过往。

    重新历经了一遍所有的埋葬在孤寂岁月里的痛苦,犹如蚂蚁噬心,长年累月,终究还是将她的身体掏空了。

    爱而不得,求而无望。

    生而卑微,活而煎熬。

    她的一生,命途多舛,在孤寂和痛苦之中,郁郁成疾,日夜煎熬。

    其实一开始她并没有想要去出家,她在离开他身边的时候,遇到一位信佛的老人。

    老人跟她说,今生若是过得苦,不妨用今生的时间修来世的顺逐。

    于是,她选择了落发为尼。

    开始了一世无望的修行,为的,便是那遥不可及,梦幻泡影般的来生

    而最初的转折,就是从上吊开始的。

    前生的自己,上吊以后被救回来,因为陈赖皮的偷盗,村里流言四起。

    她无奈之下,只得跟青云住进了书院,在大厨房帮忙。

    后来齐东来觊觎她的美貌,暗中下药,被青云狠狠收拾了一顿,赶出了书院。

    她因为勤快,手艺好,渐渐喜欢上了做吃食,成了书院的掌勺厨娘。

    可是那个时候,她和青云克己守礼,青云为了早日出人头地,第一场的秋闱不中以后,在齐院长的帮助下,三年后,青云去了京城复考。

    青自此一鸣惊人,连中三元,十八岁就成了大周最年轻的状元郎。

    而那个时候,她虽然明白自己的心意,却也知道跟青云渐行渐远,无法相守。

    所以青云以为荣耀回来,会是两个人幸福的开始时,她却在齐院长的劝说下,选择了离开。

    她这一走,便是十年。

    十年后,他的势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多番打探之下,他还是找到了她。

    自此以后,两个人又一起纠纠缠缠十年。

    当初的状元郎身份都让她望而生畏,更何况后来的天子近臣?

    她不肯,也不愿回到他的身边。

    他以为她心里的人一直都是青山,故而十分悲愤痛苦。

    可是看到他痛苦,求而不得的时候,她又何尝不痛苦。

    那些不能说出口的悲伤,渐渐成为了她的一块心病,长年累月下来,她便有了心悸的毛病。

    每次发作,都像是万蚁噬心一样,直到后来,他带着青山的骨灰来给她。

    她终于熬不住了,觉得此生已经无望,也不想再继续挣扎地活着。

    于是,在一个冷冷的雨夜,她吐血而死,死时,她并不痛苦,以为自己得到了解脱,可她的心像是困兽,牢牢地禁锢在某个阴暗湿冷的地方,一直都无法再见天日。

    她跟韩越本有一世姻缘,可是她却始终无法爱上韩越。

    后来她钻研药方,本意是为了复仇,却不想冥冥之中救了许多人,修得大善圆满,得以重生,改变命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