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师徒罅隙
    “心慧,心慧!”

    “心慧,你不要吓我!”

    “你怎么了,来人,快来人!”

    “找大夫!,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陈青云嘶喊道,胸腔里面堆积了无数熊熊不安的怒火,他的眼眸殷红如血,整个人像是喃喃自语的傻瓜一样。

    这突如起来的一幕,彻底让他失了方寸!

    他聚敛而来的血腥眸光直直地看向齐瀚,齐瀚被他那毫不掩饰的杀意震慑到了!

    他不敢置信地往后退去,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瞬间如坠落冰窟,冷得牙齿发颤!

    青云竟然怀疑是他做的手脚?

    齐瀚有些艰难地闭上了眼睛,心里忽然间恍然若失,觉得自己跟青云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犹如父子之间的孺慕之情了!

    陈青云抱着心慧往外冲,青黛和青鸾也跟着跑了出去!

    周围的衙役想阻拦,被青黛和青鸾快速点了穴道!

    他们一路畅通无阻,上了马车的时候,赶车的余江瞬间变了脸色!

    “快,去怀仁堂!”

    还有鲜红的血滴在马车的架子上,余江眼眸微眯,瞬间扬起马鞭!

    “驾”

    疾行的马车快速地穿街过道,剧烈的颠簸下,他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

    他太害怕了,眼中一片慌乱,手脚似乎比她的还要冰凉!

    陈青云向来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所以他一直害怕她会出事!

    可是上天似乎频频跟他作对,他怕什么,就来什么!

    他甚至于,连一句问候的话语都还没有机会说出来!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哭喊着,不要不要,千万不要有事,可是她的嘴角还有鲜血,那么红,刺痛了他的眼眸!

    他感觉胸腔里面堆满愤慨,酸楚,暴躁,狂戾的气息,他像是一个突然崩裂的山体,正等待着四分五裂的结局!

    他不停地咬住自己的唇瓣,不停地跟自己说,别慌,别慌,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理智地判断她到底怎么了?

    怎么会这么突然?

    可是他感觉自己心都要被掏空了,哪里还有什么理智!

    恍惚中,他的耳边响起她曾经嬉笑的话语!

    她说,如果她掉进湖里,旁边有一根竹竿,他是会选择跳下去,还是去拿竹竿!

    他当时就知道,她是在故意逗他的,就故意回答了,去拿竹竿!

    然后她笑着说,如果心爱的人遇到危险,再冷静理智的人,都会慌乱!

    看见竹竿,也会视若无物!

    他记得当时的自己,心思微动,看着她的眸光也变得晦暗不明!

    因为他自己知道,遇到她有危险的时候,他一向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陈青云紧箍着心慧的身体,感觉自己浑身都是疼的!

    悲腔的情绪感染着他,让他无法抑制地胡思乱想。

    她昏迷了,嘴角的血渍鲜红刺目,身体冰冷的像是冰窖里面抱出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反复问着自己,可却无法改变她昏迷不醒的事实!

    陈青云重重地呼吸着,觉得胸腔闷痛难挡!

    很快,他们来到了怀仁堂!

    余大夫正在坐诊,冷不防看到陈青云抱着心慧进来的时候,面色顿时一变,连忙招呼他们往内堂里面走去!

    内堂里面有一个小软塌,余大夫道:“快把她放下来!”

    陈青云连忙将她轻轻放在软塌上,手脚发软地轻靠在软塌边!

    余大夫上前把脉,眼眸越来越沉,面色也变得复杂起来!

    “余大夫,她怎么了?”

    “是中毒了吗?”

    陈青云焦急道,他最怕的就是剧毒!

    余大夫摇了摇头,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昏迷不醒,脸色煞白,浑身冰冷的心慧,疑惑道:“从脉象来看,像是心疾!”

    “可是心慧之前的身体很好,不可能有心疾!”

    “你等等,我先给她针灸试一试,看看她能不能醒来!”

    余大夫说完,立即有小童递上针套!

    他立即给心慧施针,可是半响后,直到他收针,心慧都一动不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余大夫面色沉凝地看向脸色比心慧还白的陈青云,出声道:“带去找明德大师看看吧!”

    “她这个样子,不像是一般的疾病!”

    陈青云面色一慌,整个人往前走了两步,身体像是一半陷入沼泽的芦苇,湿冷和阴寒来袭,已经渐渐失去知觉了!

    “走,去南山寺!”

    他道,伸手去抱她,原本没有力气的身体,在接触到她的那一刻,瞬间将她紧箍得紧紧的,不留一丝缝隙!

    他们的马车再次启辰了,青黛和青鸾坐跟余江坐在赶车的外面,三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到底怎么回事?”

    余江压低声音道!

    青黛和青鸾闻言,面色隐隐一变,她们转头看着随风而动的车帘,感觉一股压抑悲伤倾泻出来,让她们两个忍不住红了眼眶!

    “齐院长就说了让夫人接受公子兼祧两房,到时候公子娶一位官家的庶出小姐为妻,还说是假的,只不过让夫人能够跟公子在一起!”

    “然后夫人就喃喃一句:兼祧两房!”

    “忽然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我们发现的时候,公子已经来了,夫人当场就吐血昏迷了!”

    余江皱起了眉头,按道理不应该啊?

    夫人不像是如此脆弱的女子!

    可怎么忽然就吐血昏迷了呢?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三人只觉心乱如麻,多余的话都不想再说了!

    他们一行五人赶往南山寺的时候,齐瀚立即去见了徐润泽,将心慧出事的消息告知他!

    徐润泽面色微变,不敢置信道:“可是吃了什么?”

    齐瀚面色恍惚地摇了摇头,出声道:“吃的东西都是《食香阁》带来的,而且心慧的父母大哥都没有事!”

    “马振海这里,怎么样了?”

    徐润泽闻言,冷笑道:‘昨晚把他胆子都吓破了,今天一直都没有出门!”

    “不过我估计他缓和过来,应该会有所动作的!”

    齐瀚闻言,点了点头!

    他拍了拍徐润泽的肩膀,惆怅道:“照看着点,有什么情况来通知我一声!”

    徐润泽见他有气无力的,眼眸也不像以往那样炯炯有神,当即出声问道:“你看起来有心事!”

    齐瀚闻言,眼眸顿时一暗,面色恍然若失!

    他轻叹一声,喃喃道:“刚刚心慧出事的时候,青云竟然怀疑是我动的手!”

    “我从未想过,能跟青云走到这一步!”

    “也许我一直坚持的,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青云在乎的,我却由始至终,没有认真对待!”

    徐润泽闻言,顿时了然!

    浩敏如此看重青云,也难怪他会有些惆怅和失落!

    “他们相依为命那么久,感情早就深厚有加,当初在谢府的那一跪,我就知陈青云是一个杀伐果决的人。”

    “他既然决定了,要娶心慧,这件事我觉得转圜的余地不大!”

    “先顺其自然,反正青云还年轻,事情也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

    “何必要在这个当口逼他,西北战事一结束,萧庭江就回来了!”

    “这一次青云帮他们这么大的忙,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张金辰欺压青云和心慧,所以,先看看情况吧!”

    徐润泽相劝道,景王透了消息给他,年底回京述职,他极有可能调任保定府。

    那个地方挨着京城,是一个绝好的去处。

    虽然还是四品,不过管辖范围增大不说,还有可能升任巡抚!

    齐瀚只觉得全身无力,徐润泽说的这些,他何尝不知道。

    可是此时,他有些心慌烦闷,感觉青云再也不会像之前那般,虽然跟他争执,可至少心里是敬重他的!

    现在他已经不确定了!

    青云看他的那一眼,冷戾如冰,殷红如血。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隔在他和青云之间的,是深不见底的师徒罅隙晚安了,宝贝们!

    今天医生说,宝贝再输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三爷早上起早写,中午回来写,反正明天应该也是四更!

    希望三爷能够给你们多更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