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今生前世
    萧沐回到陈府时,已经五更天了。

    带回来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自然要去跟陈青云回禀!

    陈青云听完萧沐的叙述以后,淡淡道:“天亮以后,送去给明珠郡主,她知道怎么做!”

    “马振海被刺杀,死了那么多人,《老李酸汤》的案子极有可能拖后审理。”

    “天亮以后,你们找些受过《食香阁》恩惠的乞丐贫民,将那两人被人毒杀陷害《老李酸汤》的事情宣扬得人尽皆知。”

    “然后将定南府四面八方,需要修桥铺路的地方都给我圈出来,到时候直接带他们的里正来跟我谈。”

    “包下定南府最大的戏班子,日日都唱一出大戏,高官权贵威逼良家寡妇为妾,被拒不从,暗下毒手施压,最后良家寡妇深陷大狱,寡妇自知无法脱身,便将所有身家转托小叔,修桥铺路,行善积德。”

    萧沐和余江在陈青云的身后心潮涌动,暗暗默磨拳擦掌!

    两人对视一眼,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一抹兴奋还击的爽感。

    公子这招,高!

    既收买了人心,又将马振海陷入泥潭!

    毕竟夫人心善是出了名的,此番遭难,还要修桥铺路,百姓们自然感动有加!

    人若不是到了绝境,怎么会想要散尽家财?

    到时候任凭马振海如何解说,都不会再有人相信!

    萧沐和余江越想越兴奋,连忙退下去安排。

    知府衙门里。

    李心慧并未去知府后宅,徐润泽让人临时腾了两间堆杂物的房间,青黛和青鸾使了点银子,衙役们将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连门锁都是虚挂的。

    吃的是知府后宅送来的饭菜,除了不能出去,一切都还好!

    天亮的时候,李光庆和齐瀚来探监。

    李光庆看着娘子,儿子,女儿,很不是滋味。

    衙役早就自动出去了,虚挂的门锁也拿了下来。

    李光庆一进去,杨素珍就暗暗抹泪道:“没事的,我们根本没有乱加东西!”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不怕!”

    “我今早来的时候去见过青云了,他说最多三天就能救你们出去了!”

    “别担心了,就当是歇息几天了,一年到头都这么辛苦,一双手怎么养也养不好!”

    李光庆哄了哄杨素珍,转头看着儿子睡眼惺忪,一副天塌下来也不关他的事!

    他立即瞪了过去,嘴里没好气道:“这次出去以后,赶紧给我成亲!”

    “林子你要是再拖,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李光庆放狠话,这次的突发事件吓到他了!

    若是妻子跟孩子有什么意外,那他一个光杆老头,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李林子眼眸忽闪,有些心虚地揉了揉眼眶,随即道:“嗯,我知道了!”

    李光庆见他那不以为意的样子,感觉一口气堵在心里,上不去下不来的,憋死他了!

    李心慧见他爹谈起他大哥的婚事,当即出声道:“大哥这么好的人,这么会找不到娘子呢?”

    “爹爹别担心了,出去以后我也出份力!”

    李光庆见女儿发话了,当即也不好说太过!

    他带了一些《食香阁》的点心,当即拿出来给他们吃!

    齐瀚一直站在外面,没有进去,李心慧也只当没有看见,吃着新鲜出炉的鲜虾饺子和鸡蛋羹,觉得倍感美味!

    李光庆见齐瀚站在门外挺尴尬的,当即端了一份招呼他道:“齐院长过来一起吃点吧!”

    “是啊,快来吃点吧!”

    杨素珍跟着附和!

    齐瀚见着将他当透明人的心慧,嘴角微微抽搐几下,黑了张脸道:“不用了!”

    他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

    李光庆看了女儿一眼,然后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去看看吧,我听说昨晚谢家死了十几个人,那个姓马当时就住在谢家!”

    “徐大人瞒着他的身份,不过谢家胆战心惊的下人说漏了不少,现在定南府都在议论,说是有人亲眼看见,谢家码头管仓库的拿了两块糕点给那死的两人,连同什么大官栽赃陷害《老李酸汤》,所以现在谢家遭报应了。”

    李光庆叙述道,大清早的,他消息还没有那么灵通!

    都是青云跟他说的!

    那小子一夜没有睡觉,眼睛都熬得跟兔子一样!

    他来的时候,看到萧泽带回来了两个人,青云一脸严肃地跟他们商议着什么联合周围的村子,清点人数,招工修桥铺路什么的!

    反正那两个人很兴奋,一副唯唯诺诺,任听差遣的样子。

    青云恩威并施,懂得如何算计人心,确实是一块当官的好材料。

    可这样一个聪明又重情的孩子,喜欢他的女儿,李光庆顿时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就算知道齐院长是过来相劝的,他也觉得都是浮云。

    最重要的,还是青云的态度!

    李心慧不想听齐院长说废话,不过她到底担心谢家的事情是不是青云做的?

    从她爹这里听来的话,跟齐院长那里听来的,一定是不同的两个版本。

    她慢慢走了过去,只见齐院长正背墙而立,微微昂首,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还是在想什么?

    “齐院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李心慧出声道,她暗暗猜测,齐院长会说些什么?

    可是她没有想到,齐院长竟然转变态度了!

    他转头,似有几分叹息,几分惆怅,几分妥协道:“昨晚青云怀疑我是不是喜欢他的师母?”

    “我们那个时候,确实没有你们朝夕相处的情分!”

    “我们是老太傅做的媒,一场相亲宴以后,才有了接触!”

    “青云放不下你,可是你也看见了,如果不入仕就会一直被动挨打,云鹤书院的势力网也会被别人收进囊中!”

    “我希望青云能够接手我手上的势力,然后成为新一代的辅臣,他绝对可以做得到。“

    “如果你真的想留在青云的身边,希望他有一个锦绣前程的话,你便继续以长嫂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我会以长辈的身份宣告他兼祧两房,到时候再寻一位官宦之家的庶出小姐做他的妻子,假的那种,不过能够让你们在一起而不受非议!”

    “兼祧两房?”李心慧狐疑,忽然觉得这个词好熟悉啊!

    她皱起眉头,瞬间回想到了!

    梦境里,在梦境里,齐院长也跟她说过同样的话!

    她当时惊惧交加,不愿妥协,也不愿断了他的前程!

    所以她走了出家了!

    李心慧感觉胸口的位置忽然疼得厉害,她忍不住往后退去几步,仓惶的步伐踉踉跄跄,眼底一片骇然之色。

    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发生过的!

    所以,是她重生改变自己的命格了吗?

    李心慧想起明德大师说的,今人可见古时月,古月也曾照今人!

    命途多舛是前生,苦尽甘来是今世。

    不是互换,而是回归本位!

    这一生,谁也不能为你解惑,缘分到了,你便就知道了!

    你与我佛有缘!

    心有千结,慧极必伤,从今往后,你便就叫心慧吧!

    青山,我们就这样吧!

    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去找他!

    “原来竟然是如此吗?”

    李心慧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一股悲凉而痛苦的神色,她感觉胸口的位置像是被什么东西活活撕开一样,那一瞬间,只感觉身体痛到痉挛,她受不住地往后跌去。

    恍惚当中,她看到她面前的齐院长大惊失色,想要伸手来扶她,结果却像是忽然间看见了什么,身体赫然僵住!

    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忽然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焦急万分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一股熟悉的气息窜入她的鼻息,可是她却感觉悲腔和死亡的感觉瞬间涌入她的四肢百骸!

    “噗”她遏制不住地仰头吐了一口鲜血以后,瞬间心悸昏迷,浑身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