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血洗谢府
    齐瀚好话歹话都说尽了,可是陈青云依旧不为所动!

    回去的路上,天黑风大,带着一丝深夜里的凉。

    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可他想来想去,都知道一个重点,那就是青云不入仕,根本不行。

    除非张金辰倒台,否则趁着萧家举家都在西北打仗,一定会再起波澜。

    张金辰这个人一向心狠手辣,让马振海过来打头阵,不过是想告诉青云,他知晓了!

    一旦马振海失败,下面紧接而来的,可再也不是什么迂回的手段,而是凶狠刺杀。

    萧泽和萧沐,青黛和青鸾,再加上一个余江。

    区区五人,很容易就被人引开,或者在强劲地攻势下,顾此失彼!

    更何况,什么放火,下毒,暗杀,这些年张金辰的手段层出不穷,据他所知的,许多官员告老还乡以后,总是会死于非命。

    而且还查不出具体死因,更别提凶手了。

    齐瀚越想,越觉得心焦。

    他决定了,还是去跟心慧商议一下,虽然他们的关系不如以往那般和蔼,可至少他对他们没有一丝的恶意!

    这点,他相信心慧也是知道的。

    他后悔把夫人送进京城了,现在身边连个帮手和出主意的人都没有!

    齐瀚捋了捋心里想到的方方面面,决定天亮以后,去一趟知府衙门找心慧!

    夜深人静,谢家大房却灯火通明。

    府医都被叫起来的三次,谢府的护卫死了十三个,伤了十五个!

    这样大的血腥事件,别说是谢府从未遇到,就是马振海都忍不住变了脸色!

    他身边带来的四个护卫,一个都没有剩下,两个小厮也都死了!

    谢家大房人心惶惶,谢大爷怕死,将仅剩的护卫都带走了大半,留下几个伤重病残的给他!

    马振海纵横官场二十年了,还从未如此狼狈过!

    犹如丧家之犬,过街老鼠,躲在谢府安排的阴暗小房间内,寂静的夜里,连声音都不敢出!

    接这一趟差事的时候,启程前老师就跟他说了,就算弄不死陈青云,也要将他的嫂嫂先奸后杀,让陈家蒙羞,让陈青云沦为笑柄。

    结果他不过就是将人下了监狱,就迎来如此猛烈的反攻!

    马振海后怕地皱起了眉头,谢府的人已经去知府衙门报信了,希望徐润泽能够来得快一点。

    此时的马振海已经顾不得了,之前他不肯入知府衙门,还怕徐润泽勾结陈青云趁机要他的命。

    可是进入谢府以后,什么三教九流的杀手都来,他这次才察觉不对劲!

    是有人花重金买他的命,而不是陈青云身边的那四位高手。

    来的时候,他早就打听清楚了,陈青云的身边除了一个会功夫的余江,其余四个,都是出自萧家。

    马振海正在思附中,只见一个黑衣人提着一个身材中等偏胖的男人扔在放门外的院子中间。

    他从窗户的缝隙刚好能看到,那个人就是之前跟他接头的,谢府大房的管家。

    “马振海在哪?”

    “快说,不说老子杀了你!”

    黑衣人提着谢府管家,用力地摔在地上!

    “嘭”的一声巨响,谢府管家立即“呕”地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马振海浑身遍体生寒,颤抖着往后退去。

    好不容易才爬上内阁三品大员的位置,他根本不想死,他的前途似锦,他还有娇妻美妾,还有儿子女儿还有金银财宝

    “那马大人是我家老夫人亲自藏的,我也不不知道在哪里?”

    “不过这个院子是谢府最偏僻的院子了应该在这里?”

    谢府的官家磕磕碰碰地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伤了心肺,说话的时候,喘息得厉害!

    “呵呵,应该?”

    “既然你这么没用,那还不如去死!”

    黑衣人说完,立即就要一剑斩下去!

    谢府的官家肝胆裂,忽然哀嚎一声“啊壮士别杀,别杀,小的说,小的说!”

    “是我家大公子写信回来,让小的准备两个死人给马大人开路!”

    “那死在《老李酸汤》里面的两个人进店之前就吃下了有毒的糕点,那糕点是谢府的人暗中给的。”

    “呵呵,看来还真是你们谢府的人勾结马振海陷害人家《老李酸汤》,恶有恶报,老子杀起来也爽快点!”

    “把你们谢府的人都杀光,说不定还能多领一份赏钱呢?”

    “没有主子的纵容,你们怎么敢下毒栽赃?”

    黑衣人说完,提起长剑,毫不犹豫地砍了下去!

    谢府的官家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来保命了,刚刚那个,已经算是他心里最大的秘密了!

    因为《老李酸汤》出事,马大人上门,谢家才接连来了大批刺客!

    他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心里却清楚,对方是为了《老李酸汤》而来的!

    可是现在,他说出来也保不住命,当即嘶喊道:“壮士饶命,我有钱,我有钱!”

    “我把我的钱都给你,都给你,壮士饶命,壮士饶命啊!”

    黑衣人的的长剑再次停留下来,而此时的谢府官家已经跟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散发出恶心的臭味!

    黑衣人提着他那肥胖的身影,快速地从小门掠走了,不一会,传来一声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马振海往后退了两步,瘫软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他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全是冷汗!

    差一点,就只差一点,他就出事了!

    很快,徐润泽带着衙役来了。

    谢府偏僻的小院外,站满了举着火把,握着大刀的衙役!

    徐润泽再次见到马振海的时候,只见他脸色苍白如纸,神情萎靡,一双细长的眼睛下,是一片暗色的青色阴影。

    身体微微打颤,红唇青紫,看起来像是受惊过度一样!

    “大人,可否跟下官描述一下,那些刺客的样子!”

    “就在刚刚,谢府又死了三个人了!”

    “大人巡查别处的时候,是不是惹了什么人?”

    徐润泽试探道,此时的徐润泽根本想不到,暗中动手的人会是陈青云!

    在他的印象里,陈青云就是一位温润如玉的小公子!

    所以他问这些话的时候,显得特别真诚,甚至于有点想要抓住背后之人,让马振海满意离去的态度!

    马振海怔怔地看着他,直到徐润泽面色凝重地看过来,探知欲不加掩饰的时候,他的眉心猛然跳动几下!

    “去知府衙门再说!”

    马振海冷声道,现在他又不确定了,徐润泽到底对陈青云了解多少?

    一路巡查,各地官员纷纷溜须拍马,他一一受了,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他懂!

    就算要收拾,那也要等到回京以后,暗中做些手脚。

    他唯一不加收敛,一来就动的人,唯独只有《老李酸汤》那帮人,还有陈青云的嫂嫂!

    等到徐润泽把马振海接走的时候,整个谢家大房的才开始盘点人数。

    结果,发现大管家不见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谢大爷一向两耳发蒙,不闻世事,得知大管家不见的时候,以为被刺客拖出府外杀了。

    可现在他也不敢疏散下人去找,只得让他们关紧房门,然后守在他的院子,保护他的安危。

    谢老夫人得知的时候,狠狠地砸了一个茶盏,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在她的心里成型!

    她立即吩咐身边的丫鬟婆子去找,可大半夜,到处都是血腥味,尸体都被衙门的人拖走了,可血还没有洗干净呢?

    她们在院子外面徘徊一会,立即回去复命,说没有找到。

    谢老夫人闻言,几欲昏死,面色惨白而慌张,忽然生出一股后怕的寒意。

    与此同时,高高的白桦树上,堆叠的树影将上面的两个人遮掩得严严实实。

    萧沐看了一眼衙役们护着渐行渐远的马振海,再看看树干上挂着,昏迷不醒的谢大管家,嘴角勾勒出一抹冷戾的笑容!

    只见他拎着谢大官家,一跃而下,快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