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兼祧两房
    大热的天,丝丝暑气钻头觅缝,让人不得安生。

    下午的北苑树影婆娑,往年可以避暑的园林如今竟然只剩下了燥热和烦闷。

    齐瀚得到消息的时候,脸色赫然一变。

    他到是没有想到,张金辰竟然舍得拿自己的另外一只胳膊来打头阵。

    郭方毅被张金辰压着,礼部尚书的位置只怕是无望了。

    可这个马振海却是可以接掌吏部的。

    别的不说,至少定南府周围的官员,没有人敢跟马振海对上。

    齐瀚虽说不管,可心里到底担心,又觉得这个一个好机会!

    可是从他知道消息,心慧也会收监以后,他就一直在等青云上门。

    他姿态都摆足了,心道一开始怎么说,最后怎么让青云妥协。

    可青云直到天黑了也不见来,到是传来的马振海在客栈被行刺的消息。

    齐瀚闻声色变,要知道马振海如今的官职可是正三品大员,而且还是京城的正三品。

    就是胡志昌也不敢放肆!

    可是他竟然被刺杀了虽然没死,可身边的人据说死了两个,伤了三个!

    而马振海连夜住进了谢家大房,丝毫不敢在外逗留。

    也正是他这个举动,将他身后,早就跟张金辰丝丝缕缕勾扯的谢家大房给暴露出来!

    齐瀚再次忍不住来了陈府,陈府很清静,早在两年前,长康和陈赖皮就已经搬出去了。

    萧泽还没有回来,萧沐也没有回来,他的身边唯有余江还在。

    宽敞的院子里,到处都点上了蜡烛,很亮。

    可陈青云却寂寥地站在了院子中间,一片暗影将他笼罩,齐瀚来的时候,一进来就看到空旷的院子,在院子里坐着的余江,以及陈青云那如同暗夜里面悄无声息的幽灵背影。

    “咳咳”

    齐瀚轻咳一声,余江抬眼一扫,自动避到房间去!

    可陈青云由始至终没有回头!

    齐瀚气结,却还是上前道:“这件事你有什么打算?”

    陈青云闻言,声音冷漠道:“他想仗势欺人,我想要他的命!”

    齐瀚闻言,心里一凛。

    他喜欢青云的圆滑和杀伐果决,可这不代表,青云可以弑杀!

    “马振海如果在这里出事,徐大人一定会受牵连!”

    “这件事,你赶快给我停手!”

    齐瀚命令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不明智的。

    陈青云在心里略带讽刺地笑了,他转头,眸光幽幽暗暗,比夜色还黑!

    他定定地看着齐瀚,嘴角上翘,似笑非笑道:“我停手?”

    “我停手以后就不被欺压了吗?”

    “还是说,老师能够帮我?”

    这一声老师叫得齐瀚脸颊通红,那般吵过以后,他还以为青云不肯叫他老师了呢!

    “咳咳老师帮你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

    “只不过我要听话,要离开她的身边,我要入仕!”

    陈青云打断齐瀚的话,重复着让他厌恶的话!

    齐瀚看着青云那鄙夷又嘲讽的眸光,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是也不是!”

    “既然你到现在都还这么执着,那么为师替你指一条明路吧!”

    “兼祧两房!”

    “她虽然为长嫂,却也是你的妻子,日后有了孩子,记在你大哥的名下!”

    “你可以另外娶一房娇妻,假的也行,不过掩护一二,让你们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陈青云之前一直觉得,老师栽培他多年,不容易。

    也许是他太过自私了,只想得到自己,所以才会让老师这么愤怒和难过!

    可是现在他突然就知道了,老师也是自私的。

    因为他选的路跟他背道而驰了,相当于云鹤书院损失了一方势力,所以他才会不甘心。

    也许疼惜和维护是真的有,强制和期望也是真的!

    只不过,这一切都在他殷切希望他掌管龙纹玉符而变了味!

    老师必然知道,真正震慑人的势力,不是明面上的,而是隐匿在背后,出其不意至敌人于死地的!

    皇上的暗探统领,过目多少消息呢?

    他的嘴角忍不住扯了一下,眸光晦暗地看着老师!

    “齐院长请回吧,从即可起,您最好跟我划清界限!”

    “不然,若是牵扯到您的身上可就不妙了!”

    陈青云说完,转过头去!

    齐瀚的脸色僵了一下,他知道青云的态度是已经拒绝了他的想法。

    这可是他苦思冥想以后,才觉得最可靠的法子了!

    到时候青云功成名就再娶娇妻,旁人只能说他重义,而不会说他被色所迷,做出有失体统的事情!

    这么好的一个转折点,可是他竟然说不要就不要!

    齐瀚也是气得够呛!

    “青云,不要任性!”

    “我知道你不忌这个马振海的把戏,可是你要知道,这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张金辰那个人,锱铢必较,不报仇,他是不会解恨的!”

    “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你我师徒一场,这样分道扬镳,未免也太过寒心!”

    齐瀚竖起了感情的旗子!

    可是陈青云也确实觉得寒心,明明她那么好,明明他的身边就只剩下她了!

    可是为什么在他们的眼里,他和她在一起就像是犯了多大的罪一样!

    陈青云想去陈家村过去的流言蜚语,在那些村民的眼中,他们知晓嫂嫂还是可以改嫁给他的。

    那些流言蜚语难听,是因为乡下人忌惮无媒媾和,触霉头,很晦气。

    可是如果光明正大再次改嫁,他们虽然还是有闲话说,至少是认可他们是夫妻的事实。

    乡下那种地方,大官小官,谁会来管你娶的是寡妇还是疯子?

    这一切的变数,不过是老师认为他还有本事往上爬,前途无量而已!

    呵呵!

    陈青云在心里冷笑,他只知道,回家的时候有热腾腾的饭菜,洗澡的时候有舒服热水,四季换衣衫的时候,有新衣服穿。

    他这短短的一生,经历的不算多,却一直在失去,任凭他如何努力,也留不住地失去!

    现在,为什么又要让他失去她?

    兼祧两房?

    他连一声娘子都不能叫,在外人眼中,他们始终是有道鸿沟的!

    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在老师的眼中,竟然是一条出路。

    陈青云看着天上明亮的星星,成片成片去看的时候,连月亮的光芒都淡了不少!

    “在老师的眼中,青云的感情就如此草率吗?”

    “还是老师重来都没有爱过师母,所谓琴瑟和鸣,不过只是假象而已?”

    齐瀚冷不防被噎住,看着陈青云那淡然漠视的眸光,他忽然有一种自残形愧的感觉!

    几十脸认为最有脸面的地方,冷不防被青云拿来嘲讽他,一时之间,齐瀚有些囧然!

    “自然不是的,我与你师母情投意合,可是我们的身份在世人的眼中,容易接受!”

    “可是你们的身份总是会有冷言冷语!”

    “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情你还没有经历过,如果将来人家抓住你的痛处攻击你的呢?”

    “还有你们的孩子,这世间从来不缺乏恶意的损毁!”

    孩子?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一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有想到!

    “如果当初老师没有中了进士,估计也娶不到师母。身份的差距是你们最大的阻碍,可是老师攻克了!”

    “为什么到我就不行呢,如果真的会有流言蜚语伤害到孩子,我可以永远都不入仕,我们移居江南一带,谁会追根究底,去查我们的过去?”

    “或者查到了又怎么样,我不过是一个连举人都考不上的小秀才而已,像我这种吃软饭的人,整个大周数不胜数,别人嬉笑两句,总不会成天口舌生非。”

    话题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而且原本青云是想晚几年,现在倒好,直接说不入仕了!

    齐瀚眼前一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