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预谋
    《老李酸汤》在定南府除了《食香阁》算是最有名的小吃了!

    人均十文钱,吃火锅的时候,还送解渴的酸梅汁。

    李家短短两年,也开了三家分店。

    而昔日打铁的李林子也成了吃苦耐劳的李大厨。

    店面做大了,李家也在定南府买了一栋三进的小院。

    杨素珍请了三个掌柜,自己成天也是游走在三个《老李酸汤》的店面里,时不时个跟着小二招呼客人,或者上后厨帮忙。

    南街的第一家《老李酸汤》的街道对面,停了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

    而此时,正有一人低声地对着车里的人回禀道:“确定这红酸汤确实为《食香阁》的小寡妇亲手所传,那两人已经进去了,现在就等大人入内小坐片刻。”

    车里的人闻言,这才慢慢掀开车帘。

    一张方脸显得宽大,精明的三角眼微眯着,一双不太浓的眉峰渐渐陇聚,嘴角上翘,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这就是那个陈青云寡嫂的娘家?

    萧家藏得够深啊,足足藏了两年半的时间。

    若不是这一次西北出事,估计老师还查不到呢。

    陈青云,齐瀚的嫡传弟子,萧家隐匿在暗处的亲信!

    来人迈动步伐,身边跟了四名护卫,两名小厮,阵仗很大!

    杨素珍刚好在门口招呼客人,见到一下子进来好几位客人,当即扬着笑脸,招呼道:“几位客官里面请,不知道几位是想坐在包间,还是坐在大堂呢?”

    前面开道的小厮闻言,想也没有想就道:“我们家主子很忙,就坐大堂,你们快点!”

    “把你们这里的特色菜,全都一样上一份!”

    杨素珍闻言,连忙让小二带着这一行七位客人!

    不过分了两桌,有一桌,只有一位!

    杨素珍的嘴角抽搐几下,大概知道了,那位单独坐的客人只怕有些来头!

    她去柜台边叮嘱掌柜,让他亲自去招待一番!

    掌柜的也看出那几位有些阵仗,当即挽了袖子就亲自过去倒茶!

    杨素珍在柜台充当掌柜结账,眸光时不时看了过去!

    比齐院长严肃,比徐知府冷淡,比明珠郡主还像一尊大佛!

    她的眼眸忽眨着,心里盘算,定南府好像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杨素珍年轻时,泼辣那是出了名的!

    底气就是不惹事,不怕事,这两年托女儿的福当了老板娘,认识了定南府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家,眼界自然也宽了不少!

    更何况,明珠郡主跟女儿还是好朋友呢,闲逛时,也会来店里吃些小吃。

    杨素珍面上恭敬招待,还特意让小二送了一份香酥肉!

    可好好的一顿饭,吃着吃着,旁边的一桌有两个年轻人忽然倒在地上!

    “哎呦死人了!”

    “天哪,这红酸汤毒死人了!”

    “大家先别吃了,有人死了!”

    大厅里瞬间乱成一团,杨素珍心里一凛,连忙冲上去拨开人群!

    只见那地上躺的两个人竟然七窍流血,瞪大的眼睛里死气沉沉,可那嘴里还有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这怎么会?”

    “来人,快来人,找大夫来!”

    杨素珍慌张道,开的是吃食店最忌讳这种事情了!

    有一个小二连忙跑了出去,可这时,有两个人上前探了探,出声道:“不用请了,人已经死了!”

    “啊”

    杨素珍往后退了两步,愕然地看着地上那两个人的眼珠子瞬间失去所有色彩!

    “报官,快报官”

    “出人命了《老李酸汤》出人命了”

    “死人了,有人被毒死了!”

    客人们鱼贯而出,狂奔而去!

    一时间,《老李酸汤》毒死人的事情快速传播开去!

    除去了去请大夫的小二趁机去了《食香阁》报信以后,《老李酸汤》店铺内的所有伙计,全都被扣押在了店里!

    李心慧和陈青云赶到的时候,只见店铺外面围满了人,大家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渍渍,我几乎天天都吃啊,这怎么就出事了?”

    “谁知道呢,之前都没有事,偏偏现在出事了,也许是那两位客人提前吃了什么东西也不一定?”

    “唉,我都听说了,那两个客人是码头上的工人,也是经常光顾的这种!”

    “怪了怪了,这《老李酸汤》跟《食香阁》算得上是定南府的一大特色了,想不到竟然先后出事!”

    李心慧冷着一张面孔,她敢肯定,《老李酸汤》一定不会有问题!

    那么有问题的人已经死了,这件事肯定有人在背后操纵!

    陈青云的脸色也很难看,他和心慧还准备吃了午膳就过来,谁知道刚刚在吃,就听到长康跑回去报信,说《老李酸汤》出事了!

    这分明就是对准他来的,陈青云盘算着,估计也只有从西北之行就察觉到端倪的张金辰!

    果不其然,他们进去以后,看到一伙人已经将店铺里面的伙计,以及姨母全都看押起来,瞧着那身手凌厉的样子,很像是官府中人。

    陈青云看到一边的圆木桌旁坐了一位中年男人,中等身材,穿了一身蓝色直缀,看料子像是上好的杭绸。

    头上带着耳帽,面容方大,眼睛细长有神,一张薄唇抿着,神色阴沉不定,隐隐透着上位着的威慑和气场!

    他皱了皱眉,上前道:“不知几位可是官府中人!”

    那人抬眸扫了他一眼,眸光犀利如冰,嘴角轻蔑地勾起,不发一言!

    周围的萧泽萧沐上前,挑开那些人看押的利剑,杨素珍寻到一丝喘息的机会,连忙奔向女儿的身边!

    李心慧伸手将她拉过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杨素珍摇了摇头,她还一团雾水呢!

    “吃得好好的,突然就死了!”

    李心慧闻言,看向那端坐在一旁的男人!

    直觉,对方就是冲着她和青云来的!

    可却拿了她的娘亲和大哥开刀!

    李林子见妹妹和青云来了,当即开口道:“不会是酸汤的问题,酸汤都是一个缸里舀出来的!”

    陈青云和李心慧下意识放心了,可眼前的这个男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气氛正在僵持的时候,徐润泽来了,他看到陈青云的时候,还意外地多看了一眼

    看到心慧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有几分尴尬!

    心慧遥遥地行了一礼,侯在一旁!

    “先让仵作把人拖下去验尸,《老李酸汤》暂时关门歇业,协助调查!”

    徐润泽出声道,还没有注意到上面坐着一个看戏的人!

    陈青云对着徐润泽使了个眼色,徐润泽狐疑地朝前看了一眼!

    只见一位面熟的人也徐徐地看了过来!

    二人对视一眼,徐润泽惊呼道:“马大人?”

    “您怎么来了?”

    陈青云皱了皱眉,朝堂上的品阶在四品知府以上,又是姓马,而且还被徐大人用了尊称的,只有近两年来蹿头坐上了吏部左侍郎的马振海。

    马振海看了一眼徐润泽,不咸不淡道:“过来巡查灾区,顺便过来看看徐大人!”

    “没有想到几年不见,徐大人办案的本事见长啊!”

    “这店里死了人,也不关押相关人等,准备就这么放任?”

    徐润泽的眉峰皱了起来,心里思附着,看着马大人的样子,只怕是早有准备!

    他当即拱手道:“马大人有所不知,这《老李酸汤》在定南府已经开张快三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他们还有其他三家分店呢!”

    “而且,不瞒大人,这下官也喜欢吃这《老李酸汤》,昨天还吃过呢!”

    “所以,徐大人是想包庇?”马振海冷嘲道!

    徐润泽面上一僵,知道对方来者不善!

    他转头看了一眼陈青云,只见对方正暗暗蹙眉,面容冷戾!

    “来人,先将《老李酸汤》一干人等收监!”

    徐润泽出声道,马振海入阁以后,管着吏部官员升迁!

    许多人还是暗中忌惮的!

    徐润泽虽然不怕他,但也不想被惯上包庇的罪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